英國男孩悲劇:包皮環切術禁忌和危險

亞歷克斯和媽媽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亞歷克斯和媽媽羅伯茨女士

亞歷克斯是一名年輕、英俊,聰明又討人喜歡的英國男孩。然而,他卻選擇在年僅23歲時自殺,結束了自己本應美好的生命。

這一切都是因為一次不成功的陰莖包皮環切術。

亞歷克斯的媽媽羅伯茨女士對兒子的死感到震驚。亞歷克斯自殺前用電郵的形式給媽媽留了遺書,詳細講述了自己的痛苦掙扎。

但當他媽媽接到這封電郵時,亞歷克斯已經不在人世了。

這一切都是怎麼發生的呢?故事還得從頭講起。

亞歷克斯是羅伯茨女士3個兒子中的老大。亞歷克斯的出生讓羅伯茨女士喜出望外,夢想成真。因為之前,羅伯茨女士一直希望能成為一名母親。

對羅伯茨女士來說,亞歷克斯簡直是個「模範兒子」。他聰明、乖巧,而且對兩個弟弟關愛有加。

他學習好,英語特別優秀。亞歷克斯還特別喜歡歷史課。他的語文老師覺得他具有寫作天才。

酷愛滑雪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兒時的亞歷克斯

亞歷克斯14歲那年,他所在學校組織全班去加拿大滑雪。亞歷克斯從小就喜歡滑雪。加拿大之行更是重新點燃了他對滑雪的熱情,也讓亞歷克斯從此愛上了加拿大這個北美國家。

因此,到了18歲那年,亞歷克斯決定暫時推遲一年上大學,到加拿大體驗生活一年。

亞歷克斯在加拿大生活的如魚得水,結交了許多朋友。工作上也得到上司的提升。

一年很快就過去了,亞歷克斯決定繼續在加拿大再呆一年。就這樣,一年變成了兩年,再延長到三年。結果,到他去世時,亞歷克斯一共在加拿大住了5年。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亞歷克斯酷愛滑雪運動

難言之隱

亞歷克斯在加拿大期間,羅伯茨女士和家人曾數次去看望過他。但是亞歷克斯卻從未對家人提起過自己的「難言之隱」。

但在他留給母親的電郵遺書中,亞歷克斯稱,由於自己陰莖的包皮過緊給他帶來不少苦惱,尤其是在兩性「親密時刻」令他尷尬。

在默默忍受了長期的痛苦之後,2015年亞歷克斯終於在加拿大求醫。醫生給他開了幫助包皮伸縮的外用類固醇藥膏。但在用藥幾個星期後,亞歷克斯覺得沒有什麼作用。於是,他又回去看醫生。

這一現象在醫學上叫包莖(phimosis),它是指包皮口狹小,使包皮不能翻轉顯露龜頭。

這在男孩子小時候屬於正常現象,但隨著年齡增長大多數將會有所改善。亞歷克斯的情況是他的包皮過緊,無法後翻露出龜頭。

包莖未必都會引起任何問題。但如果有這個問題,可能造成小便困難以及性交時疼痛等。

如果在英國遇到這種情況,醫生往往會開外用藥膏以及使用拉抻手法緩解症狀,通常盡量避免包皮環切術。但是,如果症狀嚴重,才會採取手術方式。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羅伯茨女士痛失愛子

但在加拿大,這種手術更普遍。於是,醫生把亞歷克斯推薦給了一名泌尿科醫生。

亞歷克斯在電郵中寫道:「他(該名泌尿科醫生)立即建議做包皮環切術」。

儘管亞歷克斯詢問了有關拉伸治療方法,但被告知這種方法對他不會有用。

接受手術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亞歷克斯是一位非常有人緣的小伙子

儘管亞歷克斯對此有所保留,但還是相信了這名醫生的建議,因為亞歷克斯覺得他畢竟是這方面的專家。

也許是亞歷克斯運氣不佳。他當時電腦出了毛病,做手術前未能及時對這位主刀醫生的醫術以及包皮環切術做足充分的功課。

與此同時,亞歷克斯也沒有向家人或好友諮詢,因為覺得這個問題有點難以啟齒。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亞歷克斯接受了這個「小手術」。那是2015年,亞歷克斯當時21歲。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與弟弟在一起

醫術遭質疑

但亞歷克斯死後,羅伯茨女士閲讀了網上對該名泌尿科醫生的一些評語,其中一名病人表示在該名醫生為她實施了腎部手術後,就無法再正常工作了。

這名患者稱該醫生「摧毀了」她的生活質量。她說:「我是一名3個年幼孩子的母親。我每天都感到劇痛,我的3個小孩害怕極了,每天都擔心我會死去。」

另外一些關於該名醫生的評語包括,醫療器械被留在患者的膀胱中長達3個月之久、誤診、不稱職等。

這些評語讓羅伯茨女士不寒而栗。這名醫生之後受到調查。但加拿大有關調查機構對BBC表示,他們無法透露有關調查細節,除非該名醫生已經受到正式處分。

羅伯茨女士稱,真希望自己寶貝兒子沒有遇到這位醫生。

手術後,亞歷克斯苦不堪言。他在電郵中詳盡向母親描述了他所經歷的苦痛。

「想像一下,如果眼球沒有了眼皮保護後的那種感覺,」亞歷克斯寫道。

羅伯茨女士在形容兒子手術後的痛苦時說,亞歷克斯時時刻刻生活在痛苦中,由於沒有了包皮的保護。任何衣物的微小摩擦都讓他疼痛難忍,以至於讓他無法正常的生活,更別提他熱愛的滑雪運動了。

多爾金是英國泌尿外科醫師協會的成員。他通常會告訴手術後的患者,包皮環切術後龜頭失去了包皮的保護會更敏感,但通常其敏感度會慢慢減弱。

多爾金表示,大多數情況下這些男子會最終調整適應。

痛苦掙扎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家人合影

除了龜頭超級敏感之外,亞歷克斯還出現過勃起功能障礙、刺痛和瘙癢等各種不適症狀,尤其是在包皮系帶(frenulum)被切除後留下的疤痕處。

多爾金解釋說,有時在接受環切術時不一定非要保留系帶。多爾金認為,沒有系帶未必會對男性整個性功能和性快感有什麼影響。

但亞歷克斯不這麼認為。對他來說系帶非常重要。他覺得沒有了系帶就像女性沒有了陰蒂一樣。

羅伯茨女士無法得知亞歷克斯在做完手術後是否再有過性行為。

但亞歷克斯在自己的電郵中這樣形容手術後的感覺:「我原來的性器官,現在成了一個破損的、麻木的棍子。我的性功能也一敗塗地。」

多爾金表示,包皮的作用是為龜頭提供一些保護。同時,龜頭或許還有某種免疫功能。

包皮環切術有多普遍?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21歲的亞歷克斯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95%的尼日利亞男子接受過包皮環切手術。

在英國,這一比例僅為8.5%。英國接受割禮的男子多數是穆斯林或猶教徒。因為割禮是他們信仰宗教的重要組成部分。

在加拿大,大約有32%的男子接受過包皮環切術。

在接受過環切術的男子中,他們的體驗也因人而異。有些人覺手術後自己更享受性生活。

但也有人稱正好相反。

Image caption 多爾金醫生表示,如果不得不進行包皮環切手術,一定要讓患者了解潛在的併發症等。

有些人對做出環切術的決定感到滿意,另外一些人則跟亞歷克斯一樣非常後悔接受了環切術。

亞歷克斯在手術後曾尋求過進一步的醫療幫助和心理輔導。但卻從未向家人和朋友袒露過心扉。

羅伯茨女士曾做過教師,由於兒子的經歷,她現在希望能夠到學校跟男孩子們就這方面的問題進行交流。

她表示,不像女孩子,男孩子通常不願意談論這方面的話題。包皮環切術仍然是一個禁忌話題。

多爾金則承認,在接受包皮環切術後出現嚴重問題的例子很少,但不是沒有,特別是手術實施的不好或是引起對龜頭的傷害等。

同時,它與主刀的外科醫生的技術本身也有很大關係。因為畢竟醫生也是人,也會出各種錯誤。

死亡病例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幸福時光

從世界範圍來看,也經常有環切術導致兒童和成年男子死亡的案例。

例如,在英國曼徹斯特,一名護士在為一名只有4周大的男嬰在家中實施環切手術時導致其流血過多死亡。另一名一個月大的男嬰也是在接受環切手術時流血致死。

在加拿大、意大利都有類似的慘劇。

自1995年以來,僅在南非就至少有1100名男孩由於該手術而死亡。

羅伯茨女士表示,她沒有資格對環切手術評頭論足。但至少在亞歷克斯身上,它沒有任何益處。因此,她呼籲對環切術進行更多的研究,特別是對其風險性,要提醒人們注意。

多爾金也表示,如果不得不進行環切手術,一定要讓患者了解潛在的併發症等。

羅伯茨女士說,醫生沒有告訴她兒子亞歷克斯這些風險。她表示,如果他知道很可能就不會同意接受手術了。

並非個例

Image copyright LESLEY ROBERTS
Image caption 和弟弟一起扮演海盜

英國慈善機構15 Square說,其實亞歷克斯的自殺悲劇並非個例。

該組織負責人史密斯表示,這種悲劇發生的要比人們想像的更頻繁。有時,只不過沒有被媒體報道而已。

亞歷克斯非常內向。羅伯茨女士也是一位非常在意隱私的人,要不是因為這是兒子的死後遺願,她也不想與人分享這個故事。

但是,亞歷克斯希望通過自己的例子能讓更多人知情和受益,打破男性包皮這個禁忌話題。這樣也算自己沒白「犧牲」。

羅伯茨女士說,亞歷克斯在自己的電郵信中寫道:「我們是站在前輩的肩膀上。」

「這是我為自己寶貝兒子做的最後一件事,」羅伯茨女士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