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標本製作界的女性:把屍體變為藝術品

波莉·摩根 Image copyright Leon Neal/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波莉·摩根可能是動物標本製作行業最有名的英國女性

如果讓你想像一個動物標本製作者的形像,你可能會想到一個穿著維多利亞時期狩獵服的鬍子男。現在,離動物標本製作的人氣高峰已經過去一個世紀,一群女性動物標本製作者正在改變人們對於這個職業的看法。

一切開始於學校的博物館之旅。對於當年僅六歲的漢娜·德南(Hannah Debnam)而言,恐龍骨頭很無聊,化石也很無聊,但當她看到哺乳動物標本時,被迷住了。

「我的冰箱裏總有烏鴉」

Hannah Debnam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德南和他的鳥類標本,其中一隻被貓殺死後,它的主人把它給了德南。

「嚇壞了很多其他孩子,但我就是盯著看,獅子、老虎,接好的馬骨架,我完全驚住了。」

今年28歲的她是越來越多的女性標本製作者之一。

「我開車時看到死掉的動物,我就將它們帶回家。我的丈夫不給我送花,而是給我帶死掉的動物。」

「我無法忍受他們在路邊腐爛,就這樣浪費了。」

Fox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德南的丈夫發現了這只幼年的狐狸。

德南住在薩福克郡,她經常在Facebook發帖,讓網友發現路邊死掉的動物時提醒她。

她說自己「冰箱裏總有烏鴉」,現在這些烏鴉旁邊是一隻臭鼬和一隻因心律衰竭而死的小狗。

她說,自己工作時經常變得很情緒化,必須放下工作,讓自己平靜下來。

這也是一項耗費體力的勞動,一隻孔雀可能需要長達兩周才能做好。而由於她的健康狀況,工作變得很困難。

Hannah Debnam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這只鳳頭在自然死亡後送到了德南這裏。

德南說,自己有骨質疏鬆、埃勒斯-當洛斯綜合徵,而且正在從癌症中恢復。

「當你的身體對抗你,你很難相信自己,但這讓我更加堅定。」

臥牀休息的時間,德南會在線看教程,以提升自己的技術。

「我經歷過黑暗時期,但動物標本製作讓我成功度過。這事兒非常特別,讓這些動物重獲新生,讓它們再次美麗。」

「不都是棚屋裏的老頭」

Emilie Woodford Image copyright Emilie Woodford
Image caption 伍德福德與一家保育機構一起工作,帶標本到學校教育孩子。

波莉·摩根(Polly Morgan)用死去的動物製作的藝術品已經被查理·薩奇(Charles Saatchi),凱特·莫斯(Kate Moss)和考特尼·洛夫(Courtney Love)這些明星買下。她可能是這個行業最有名的英國女性。

然而,英國標本製作者協會的艾米麗·伍德福德(Emilie Woodford)認為摩根更像是一位藝術家,而不是傳統的標本製作者。

「我認為動物應該保持自然形態,而不是被製作成藝術品,」伍德福德女士說,「我更喜歡保持自然的樣子。」

Himalayan monal pheasant Image copyright Emilie Woodford
Image caption 伍德福德製作的棕尾虹雉標本。

28歲的伍德福德住在約克,在轉行之前曾是一名獸醫護士。

「野生動物被帶來世上,死時是如此浪費,一切都永遠消失。」

她希望未來外界能更好地理解這個行業。

「這份工作不都是老頭子在棚屋裏完成。像《101斑點狗》和《帕丁頓》這些電影,總是把標本製作者描繪成邪惡的人,我真希望能改變公眾的認識。」

「為了公正對待動物」

Elle Kaye Image copyright Igor Emmerich
Image caption 凱耶製作了這只白孔雀標本,它因感染而死。

艾麗·凱耶(Elle Kaye)的專業是鳥類動物標本。她經常在社交網絡上收到女孩的留言,想要追隨她的腳步。當她教課時,她的學生幾乎都是女生。

今年27歲的凱耶住在赫特福德郡,她說自己在網上收到的攻擊多於同齡人。

她本來預計自己的職業選擇會成為攻擊對象,但是她的外表也成為攻擊的目標。

Elle Kaye and a Scarlet Ibis she created Image copyright Alamy Stock Images/Stephen Chung/Alamy Live News
Image caption 凱耶製作了這只美洲紅鹮標本,它動物園飼養員送來的。

「這不應該關於我個人,或者關於女人,這些工作本身應該能說明一切,但是人們就是找那些事來說。」

「我花了好幾個小時希望改進我的手藝,然後得到的評論說我看起來貧血、我太瘦了、曬得太黑、太年輕。」

「然後問我的父母來自哪裏,我出生在哪個國家,為什麼我看起來是某種樣子,為什麼我整天與死動物打交道還要美甲。太令人沮喪了。」

Kookaburra Image copyright Leo Beiber
Image caption 這只笑翠鳥自然死亡前生活在動物園中。

在維多利亞時代,動物標本製作很常見,當時人們為了製作標本而去捕獵動物。凱耶說,人們常常認為現在情況仍然如此。

「這是一個很大的誤解。『動物標本製作』這個此類似乎附著了鬼魂。我每年做兩次展覽,只是為了試著改變人們的觀點。」

「這項工作太難了。時間、精力、接觸化學物質,我不會因為自己討厭動物而承受所有這些,這真的是一種愛的勞動。」

Elle Kaye Image copyright Igor Emmerich
Image caption 凱耶22歲成為標本製作者前,在大學學習藝術。

寵物主人,專業飼養員和動物園飼養員將死去的鳥交給他。目前,她有五個裝滿貓頭鷹、火烈鳥、鸚鵡和孔雀的冷藏櫃。

凱耶表示,她曾經考慮過離開這個行業,但是對動物保護的熱愛讓他繼續工作。

「當年努力工作,然後被打擊,非常沮喪,影響你的信心。」

「我的工作是為了公平對待動物,並為後代保存他們。我真的想啟發孩子成為生物學家和獸醫。」

「負面的事情讓我失望,但是我努力成為最好的動物標本製作者。」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