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如何發揮作用:為什麼仍有人質疑它?

Index image

在過去一個世紀,疫苗拯救了數以千萬計的人類生命,但是在很多國家,衛生專家卻察覺到一個「對疫苗產生猶豫」的趨勢——越來越多的人拒絶使用疫苗。

世界衛生組織(WHO)對此十分擔憂,甚至將這一趨勢列為2019年全球衛生10大威脅因素之一。

疫苗的作用是如何被發現的?

在疫苗尚未存在的時代,是一個比現在危險得多的世界。如今完全能夠避免的疾病,在當時每年會奪走數以百萬計的生命。

在公元10世紀,中國人首先發現了疫苗的早期形式:通過讓健康的人接觸某種疾病結痂後的皮膚組織來建立免疫力。

八個世紀後,英國醫生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注意到,擠奶工們可能會患上輕度的牛痘,但卻很少進一步染上致命的天花。

天花是一種有高度傳染性的感染性疾病,當時的患者死亡率約為30%。倖存者則經常會留下疤痕或者失明。

疫苗機制

1796年,詹納在八歲的兒童詹姆斯·菲普斯(James Phipps)身上進行了一個實驗。

這名醫生將牛痘傷口中的膿注入這名男孩體內,他很快就出現了症狀。

菲普斯一康復,詹納就將天花注入他的體內,但是他卻沒有患病。牛痘令他對天花免疫。

1798年,實驗的結果公之於世,「疫苗」這個詞第一次出現——英文的「vaccine」的詞源正是來自於拉丁文的「vacca」(母牛)。

疫苗給人類的貢獻

在過去一個世紀,疫苗幫助全世界大幅度減少了很多疾病的傷害性。

在麻疹的第一株疫苗於1960年代問世之前,每年約有260萬人死於這種疾病。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麻疹疫苗令2000年至2017年間的麻疹致死人數減少了80%。

vaccination has reduced cases of mumps, measles and rubella

就在幾十年前,患上脊髓灰質炎的人將面臨實實在在癱瘓或者死亡的危險。而現在,脊髓灰質炎已經近乎絶跡。

為什麼有些人拒絶使用疫苗?

幾乎從現代疫苗出現開始,就一直伴隨著對它的質疑。

過去,人們對它的懷疑是出於宗教原因,因為他們認為疫苗是不潔的,又或許他們覺得疫苗侵犯了他們選擇的自由。

在19世紀,所謂的反疫苗聯盟在英國各地紛紛冒起,要求用其他方式對抗疾病,比如隔離病人等。

1870年代,在英國反疫苗活動人士威廉·泰布(William Tebb)到訪過後,美國也出現了第一個反疫苗組織。

Polio has almost disappeared worldwide

在近代歷史當中,反疫苗運動的其中一個核心人物是安德魯·維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

1998年,這名在倫敦工作的醫生發表了一份報告,錯誤地將自閉症及腸道疾病與MMR疫苗聯繫在一起。

MMR是麻疹、腮腺炎和風疹(又稱德國麻疹)的三合一疫苗,主要給幼童使用。

儘管他的論文後來被證實為錯誤,而維克菲爾德也在英國的醫療註冊機構被除名,但是接種疫苗的兒童人數仍然在他的論文發表之後有所下降。

單在2004年,英國接種MMR疫苗的兒童就減少了10萬,後來引發了麻疹病例的上升。

boy with measles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而疫苗的問題也越來越政治化。

意大利內政部長馬特奧·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已經與反疫苗組織站在同一陣線。

美國特朗普則似乎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將疫苗與自閉症聯繫在一起,但是最近又開始敦促家長送小孩去接種疫苗。

一項關於對疫苗態度的國際性調查發現,人們總體上對疫苗的態度正面,但是在歐洲地區,人們對疫苗的信心最弱,其中又數法國的接種者對疫苗最沒有信心。

拒絶疫苗帶來的風險

當總人口當中有高比例的人接種了疫苗,對於避免疾病擴散就會有幫助,從而又對那種沒有相應免疫力或者因其他原因不能接種疫苗的人形成了保護。

這就是所謂的群體免疫力,而當這種保護被破壞時,對於廣大的人口就會形成危險。

多大比例的人口要接種疫苗才能保護群體免疫力,這會因應不同的疾病而有所不同。對於麻疹,這個比例應該高於90%,而對傳染性稍低的脊髓灰質炎則需要高於80%。

去年,美國布魯克林一個極端原教旨主義的猶太人社群當中就分發了傳單,錯誤地聲稱疫苗與自閉症有關聯。

美國爆發數十年來其中一次最嚴重的麻疹疫情,處於中心的正是同一個社群。

measles is on the rise again

去年,英格蘭最資深的醫生警告,太多人受到了社交媒體上關於疫苗的誤導性信息的欺騙,而美國研究者則發現,俄羅斯的社交媒體機器人正在被用來發佈有關疫苗的錯誤信息,從而在網上引起爭端。

據世衛組織指出,在過去數年,全世界兒童接種受推薦疫苗的比例保持在85%。

世衛稱,疫苗繼續每年在全世界範圍內避免了200至300萬人的死亡。

疫苗面臨最大挑戰以及免疫程度最低的地方,是那些近代有過戰亂和衛生體系極差的國家,包括阿富汗、安哥拉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等。

不過,世衛也將發達國家當中對疫苗的輕視看作是核心問題之一——簡單來說,就是人們已經忘記了一種疾病可能造成的傷害。

圖表由羅蘭·休斯(Roland Hughes)、大衛·布朗(David Brown)、湯姆·弗朗西斯-溫寧頓(Tom Francis-Winnington)和肖恩·威爾莫特(Sean Wilmott)製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