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微生物角度看自然分娩和剖腹產的差異

Pregnant women

醫學研究表明,剖腹產嬰兒和自然分娩的嬰兒有極不同的腸道菌群。

英國科學家表示,早期與微生物的互動可成為免疫系統起到「恆溫器」的作用。這可能解釋了為什麼剖腹產嬰兒長大後更容易出現一些健康問題。

研究人員強調,女性不應對新生兒進行「陰道播種」(vaginal seeding),這指的是為剖腹產出生的新生兒抹上他們母親陰道中的分泌物,此前有研究稱這樣能提升嬰兒的免疫力,讓他們更健康。

腸道細菌有多重要?

我們的身體並不全是人體器官。相反,我們的身體是一個生態系統,我們身體的一半細胞由細菌、病毒和真菌等微生物組成。

他們大多生活在我們的腸道,並被統稱為微生物組。微生物組與包括過敏、肥胖、炎症性腸病、帕金森症、抑鬱症和自閉症等疾病有關,而癌症藥的藥效也與其相關。

這項由倫敦大學學院(UCL)的維康桑格研究所(Wellcome Sanger Institute)和伯明翰大學(University of Birmingham)完成的共同研究,評估了我們離開母體的無菌子宮並進入細菌世界時,微生物組的形成過程。

研究人員從近600名滿月的嬰兒尿布中取樣,而有些甚至提供長達一年的糞便樣本。

這項發表在《自然》(Nature)雜誌上的研究顯示,自然分娩的嬰兒從母親身上獲得了大部分細菌。

但剖腹產嬰兒的克雷伯氏肺炎菌和假單胞菌等缺陷較多。

「讓我感到驚訝和害怕的是這些孩子身上攜帶的大量細菌,」來自維康桑格研究所的勞利(Trevor Lawley)博士告訴BBC。

「它可能是其總微生物組的30%。令我興奮的是,我們現在擁有了大量的數據,我們可以在此基礎上,思考如何從出生開始正確建立人體生態系統。」

微生物組

  • 人體只有43%的細胞屬於人類,而其他的部分則是由非人類的微生物細胞群組成;
  • 其餘的是包括細菌、病毒、真菌和單細胞古菌在內的微生物組;
  • 人體基因組 (人類的全套基因指令)由稱為基因的20,000條指令組成;
  • 人類基因組大約由2萬個基因組成,但人體中的微生物群的基因大約在200萬到2000萬個之間;
  • 我們的微生物組也被稱為「第二基因組」。

它影響嬰兒健康嗎?

眾所周知,剖腹產的孩子患比如1型糖尿病、過敏和哮喘等疾病的風險較高。這可能與人體不穩定的免疫系統相關。

自然分娩和剖腹產嬰兒之間的差異隨著時間的推移而逐漸消失,並且在他們一歲時就打平手了。

因此,該領域的一個主要想法是,首先人體天生的細菌很重要,它幫我們訓練免疫系統分辨敵我。

來自倫敦大學學院的研究員菲爾德(Nigel Field)博士說:「這種假設認為,人出生的那一刻可能是一種『恆溫』時刻,它為未來的生活設定了免疫系統。」

「嬰兒生物群」這項研究將繼續記錄嬰兒的童年,並提供更多的清晰內容。

Image caption 人體大部分的微生物存在於腸道。

如何改變新生兒的微生物組?

出生方法對嬰兒的微生物組影響最大,但抗生素以及母親是否母乳餵養嬰兒,也改變了我們的微生物與人類之間的新生關係。

該領域早前的研究已引發「陰道播種」潮流,即為剖腹產出生的新生兒抹上他們母親陰道中的分泌物,以提升他們的免疫力,讓他們更健康。

然而該研究表明,即使是自然分娩的嬰兒也不會比剖腹產嬰兒有更多的陰道細菌。

相反,母親傳給嬰兒的細菌來自於在分娩期間與母親的糞便接觸。研究人員表示,「陰道播種」可能會使嬰兒更易感染B組鏈球菌。

將來有可能在出生時給剖腹產嬰兒提供好細菌的混合物,這樣他們一出生,與微生物世界的關係就是開始走上正道。

「這些是專門為我們服務的細菌,」勞利博士說。

「我最感興趣的是母親傳給孩子的細菌種類,這非偶然,這些細菌與人類的進化有關。這就是我們想要理解和保存的東西,即母子之間的親緣關係。」

孕婦該做什麼?

英國皇家婦產科學院(The Royal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aecologists)副院長懷特(Alison Wright)醫生表示,這項研究的結果具有開創性,但不應阻止女性進行剖腹產手術。

她說:「在許多情況下,剖腹產是一種挽救生命的手術。對於女性和孩子來說,這是一個正確的選擇。」

「微生物組在新生兒中的確切作用以及哪些因素可以改變它,這些問題仍不清楚。所以我們認為,這項研究不應阻止女性進行剖腹產手術。」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