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治療:那些提早進入更年期女性面臨的事業挑戰

貝基 Image copyright BECKY KEARNS
Image caption 貝基提前進入更年期,給生育帶來問題。

世界上大約每6對夫婦就有一對面臨不育問題,在英國也是一樣,這意味著英國大約有350萬人受到不育問題的困擾。

但我們今天的這個故事,講述的是一個特殊群體,她們都是一些相對來講比較年輕的女性,卻提早進入更年期。於是,她們不得不面臨生育治療和事業之間的平衡與抉擇。

貝基的故事

Image copyright BECKY KEARNS
Image caption 貝基全家

27歲的貝基剛剛開始一份新工作,並凖備在新崗位上好好表現,做出點成績來。

然而,這一切都被打亂了,因為貝基提早進入更年期。為了將來能有機會要小孩,貝基必須立刻接受不孕症治療,要搶在徹底停經之前收集和冷凍自己的卵子。

接受體外人工受孕(IVF)治療過程複雜、繁瑣。同時,還要費時、費心以及金錢和情感的投入。

用貝基自己的話講,幾乎是她的第二個「全職工作」。這無疑給貝基的工作帶來巨大的挑戰,因為接受荷爾蒙激素治療耗時耗力,必須請假。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攜程CEO孫潔:資助凍卵讓女員工們有選擇

此外,注射荷爾蒙也會讓人的情緒波動起伏,影響情緒和精神健康,繼而影響工作出勤和表現。

在18個月中,貝基就接受了5輪IVF治療,其中還經歷一次流產。

貝基感到壓力巨大,最後決定還是告訴自己的經理。

同時,也不得不放棄朝著自己心儀位置的努力,選擇了一個壓力較小的角色。她甚至考慮全休一段,因為實在無法應付這一切。

缺少支持

Image caption 莉莎接受BBC廣播電台採訪。

英國人力資源協會希望僱主能給予那些有生育問題並接受治療的員工更多的支持和幫助。

但據英國慈善機構生育網絡統計揭示,只有不到一半有生育問題的員工覺得他們得到了自己僱主和同事的支持。因為許多有生育問題的人覺得這種事難以啟齒,同時,他們也不知道僱主能提供什麼樣的支持?

貝基最後決定減少自己的工時,即使這樣,許多時候她也不得不「強顏歡笑」,擺出一副勇敢面孔,特別是當生育治療失敗,身心交瘁的時候。

貝基最終決定到海外接受治療,她使用了別人的捐贈卵,現在是一個3歲女兒和一對一歲多雙胞胎的母親。

開誠佈公

莉莎現在是職業社交網絡領英(LinkedIn)的資深人事經理。但在那之前,她為一家美國的跨國公司工作。期間,她曾接受過兩次IVF治療。

雖然,她兩次懷孕,但最後又都以流產而告終。

這毫無疑問地影響了她的工作業績,她當時請了一些病假,也沒告訴她的經理自己請假的真實理由。

她覺得很難跟經理敞開心扉,討論自己的這種難言之隱。

之後,莉莎決定換工作。到領英工作後,她接受了第三輪IVF治療。這次,她決定與新老闆從一開始就開誠佈公。

莉莎跟老闆說,自己最需要的是工作的靈活性以及一些理解。

雖然,第三輪的IVF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但最大的區別是莉莎這次感受不同,因為有了老闆和同事的理解和支持,也不用再謊稱病假了。

任何事情都是雙向的,有了工作單位的支持,莉莎希望能夠繼續工作下去,並以最佳表現來回報自己所得到的支持。

在乎別人的看法

Image copyright FRANCESCA HOCKHAM
Image caption 弗朗西斯卡從2013年就開始接受生育治療。

弗朗西斯卡也有同感。她在經歷生育治療時總是擔心別人對她的看法。

弗朗西斯卡從2013年就開始接受生育治療。雖然她的經理給予她大力支持,但由於治療時間不確定,在時間安排上仍然十分困難。

但她的第二份工作讓她感覺容易許多,因為公司允許靈活工時以及在家辦公等等。

有些僱主在這方面可能做的更進一步,例如蘇黎世保險公司從今年9月起新出台了一項政策,為公司接受IVF以及流產的員工提供帶薪假。

角色轉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中國單身女性為何選擇到海外凍卵?

生育治療影響的不僅是接受治療的女性。戴維(化名)有一份高薪的好工作。

他和太太之前曾流產過一次,之後接受了三輪IVF治療,但都沒有成功。

儘管戴維得到了單位老闆的大力支持,但在接受生育治療的一年當中還是承受了巨大的工作壓力,包括自己對工作的熱情都受到影響。

因為戴維的職高薪厚,所以即使可以靈活工作和有自主權,但總覺得不太適合自己。

最後,戴維決定換一個「更低薪」的工作,因為這樣會覺得壓力少些,對自己的健康有利,同時也能給妻子更多的支持。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