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個世界,一個星球》拍攝感悟和花絮(1):與猴鬥、與人鬥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繼《藍色星球》、《地球脈動》和《王朝》之後推出的一部記述與人類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紀錄片。那些令人震撼、驚心動魄的畫面、撥動人心弦的場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觀……攝製組成員在這裏分享自己的親身經歷和感悟。

  • 導演卡謝爾(Kiri Cashell和直布羅陀的巴巴里獼猴社群
巴巴里獼猴 Image copyright Mark MacEwen
Image caption 巴巴里獼猴一家

《七個世界,一個星球》拍攝期間最令人難忘的經歷之一,是去直布羅陀拍巴巴里獼猴(Barbary macaques)那段。

運氣不錯。我們要拍的那群巴巴里獼猴已經被跟蹤、研究多年,所以開機前就對這群猴子的每一個成員的情況都了如指掌,尤其是這個社群的家族結構。

原來獼猴世界也有江湖,跟人類社會一樣,有貧富差別,在社群裏的地位有高有低。

因此,我們要想理解一隻獼猴複雜的生活日常,關鍵是要確定它在這個家族裏的地位。

暮色中的巴巴里獼猴 Image copyright Mark MacEwen
Image caption 天色漸晚,該回家了。卡謝爾說∶「我們對那群獼猴有了詳盡、貼切、透徹的了解。」

因此,我和攝影師馬克·麥凱文(Mark MacEwen)在那裏跟這群獼猴朝夕相處,近距離觀察了一個多月。

它們智商很高,還很有喜感,天天跟我們作伴,跟我們一起坐在樹蔭下,給我們梳頭髮,翻我們的包,檢查我們的相機,馬克和我時刻得提防著。

這種親密相處的狀態必然會帶來各種混亂和事故,但也使我們得以捕捉到它們的世界、它們的生活中那些緊張、歡快和戲劇化的瞬間。

我們盯得特別緊的是一隻剛生了第一個孩子的年輕媽媽。

剛出生不久的小獼猴 Image copyright Mark MacEwen
Image caption 害怕

她的社群地位很低,幾乎是在江湖的底層,是一隻被排斥、被拋棄的猴。她大部分時間獨來獨往,附近有其他獼猴時她總是神情緊張。

我們自然而然對這個初次當媽媽的獼猴產生了同情心。有一件事真正讓我們深刻領悟到地位低下對她意味著什麼:攝像機拍下了她的寶寶被搶走的情景。

在鏡頭後面,我們當時目瞪口呆,眼看著她的孩子就從她懷裏被另一隻雌獼猴強行奪走。得手的「強盜」穿過一條繁忙的公路,三竄兩跳就爬到一座很高的鐵塔頂上。

小獼猴張嘴大喊 Image copyright Mark MacEwen
小猴 Image copyright Mark MacEwen

這個場面實在令人不忍卒睹——那個媽媽很明顯感到很痛苦,但她無可奈何,因為她地位低下。

我們不知道這起搶孩子事件會有什麼結局,所以提心吊膽地把整個過程拍了下來。

萬幸,最後那個被搶走的孩子還是回到了自己媽媽身邊。

我們大大鬆了一口氣。

原來,獼猴世界也有江湖,也有高低貴賤等級,獼猴也會恃強欺弱。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 製片人愛瑪·納佩(Emma Nappe),迪亞·沃德( Deyá Ward) 紅毛猩猩聯盟( Orangutan Alliance)
紅毛猩猩
Image caption 紅毛猩猩的日子越來越難過,因為棕櫚農場需要擴大種植園,就不斷砍伐原始森林,紅毛猩猩不但家園縮小,覓食也更難

比獼猴更接近人類的紅毛猩猩也在《七個世界,一個星球》裏出現。親眼目睹了它們的艱難日常,製片人納佩發現自己悟出一個道理:我也有責任。

過去10年裏,婆羅洲的原始森林有40%都成了棕櫚種植場,因為世界各地對棕櫚油的需求大增。除了口紅胭脂等美容化妝用品,糕點餅乾之類食品製作也需要棕櫚油。

節目攝製組選中一對紅毛猩猩母子作為拍攝對象。它們生活在西加裏曼丹國家公園(Gunung Palung National Park),屬於比較幸運的。

但作為一個珍稀物種,紅毛猩猩的生存環境越來越惡劣,因為它們賴以為生的森林不斷遭到砍伐。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人類活動給地球留下的傷痕

我剛開始拍攝亞洲題材的影片時,對棕櫚油毫無概念,但與東南亞的野生動物打了4年交道後,我清楚意識到,我們在英國消費棕櫚油,與保護亞洲的森林和森林裏的野生動物直接相關。

這些年來看了太多可怕的視頻,展示了紅毛猩猩和其他野生動物因為森林被砍伐而生計難以維繫的掙扎。

我倒沒有因為意識到這一點而鬱悶、沮喪。我覺得這件事給人一種緊迫感,令人惶恐,同時也給人啟迪。

我可以通過改變自己的行為來為拯救那些雨林出一份力。我可以成為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紅毛猩猩
Image caption 非政府組織IAR拯救紅毛猩猩

沃德和納佩在《七個世界,一個星球》網頁介紹了棕櫚油,以及棕櫚樹的可持續種植。

棕櫚油在現代人類生活中無處不在,從口紅到生物燃油,從洗髮液到食用植物油。但需求的增長並不一定需要通過砍伐森林擴大棕櫚樹的種植來滿足。

個人可以做的是選擇消費可持續方式種植的棕櫚樹提供的棕櫚油,而棕櫚種植農場可以做的是選擇在現有種植規模上提高產量而不是砍伐森林。

為什麼不抵制棕櫚油?

答案並不簡單。迄今為止棕櫚油還是利用效率最高的一種。其他菜油植物油的種植和利用效率不如棕櫚油,因此為了獲得同樣的數量,可能要擴大種植。

可持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是一個非政府組織,公司企業可以加入這個組織,做出相關承諾,比如確認棕櫚油的來歷、保證停止砍伐森林擴大棕櫚樹種植等。

.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