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大象北上:讓科學家們感到困惑的野象群千里跋涉

  • 蘭加納·特瓦裏(Suranjana Tewari)
  • BBC記者
Wild Asian elephants forage and play in Yimen county of Yuxi, Yunnan province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這十幾只瀕危亞洲象的長途跋涉已在世界範圍內引起了科學家們的關注。

大象天生聰明絶頂,日復一日研究大象的專家們已經對牠們的習性有很多了解。

然而,中國一群來自瀕危族群的大象卻讓全球的科學家們目瞪口呆,同時也吸引了全中國的關注目光。

大象進行短距離遷徙並不罕見,但這群大象已在中國跋涉了一年多。從原始棲息地一路走至500公里(310英里)以外的地方。

牠們在去年春天從中國西南部的西雙版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出發,這裏靠近緬甸和老撾邊境。

象群開始向北遷徙,並在過去幾個月突然出現在許多村莊、城鎮和城市。

人們看到牠們打開房門,「打劫」商店、偷吃食物、在泥地裏玩耍、在河中洗澡,以及在森林裏打盹。

牠們還被發現掃蕩了莊稼地,並在人類的院子裏溜達——有一次,牠們成功用鼻子打開水龍頭,排隊輪流解渴。

牠們又開始南遷,最近一次被發現是在玉溪市附近的十街鄉。

目前還不清楚牠們是否正在返回,以及牠們最初為何踏上這段旅程。這是中國已知的大象最遠的一次遷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也是未知。

科學家們的困惑

「事實是,沒有人知道(原因),」紐約城市大學亨特學院的大象心理學助理教授約書亞·普羅尼克(Joshua Plotnik)對BBC說。「這幾乎可以肯定與對相關資源的需求有關,比如食物、水、住所。在亞洲象野外生活的大多數地方,人類干擾活動增加,導致棲息地破碎、流失和資源減少,這應該說得通。」

普羅尼克補充說,這場遷徙還可能與該群體的社交形式有關。

大象是母系氏族,由最年長、最聰明的母象領導著祖母、母親、姑母和兒女。

圖像加註文字,

畫面顯示,這些亞洲象穿越了多個城鎮,在馬路上跋涉。

在青春期後,雄性往往分開獨自行走或與其他雄性在短時間內組團。它們與雌性暫時聚集在一起進行交配,然後再次離開。

然而,這群大象出發時由16或17頭大象組成,其中包括三頭公象。但一個月後,兩隻公象離開了象群。本月早些時候,另一隻也脫離了隊伍。

「這並不罕見,但我很驚訝牠們能呆那麼久,這可能因為是在不熟悉的地方。當我看到牠們走進城鎮或村莊時離得很近,這是緊張的表現,」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首席研究員、教授阿希姆薩·坎波斯-阿塞茲(Ahimsa Campos-Arceiz)說。

與其他哺乳動物相比,大象的行為更接近人類,牠們會感知一系列的情感,比如出生時的喜悅、死亡時的悲傷和在陌生地區的焦慮。

當其中兩隻母象在旅途中分娩時,研究人員也感到驚訝。

視頻加註文字,

雲南「亞洲象部隊」罕見遷徙穿越多城 當局緊急疏散民眾

「大象習慣性很強,生活很按部就班。在即將分娩時遷移到新的地方是很不尋常的。牠們會盡可能找一個最安全的地方,」贊比亞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國際游擊護衛隊」(Game Rangers International)的麗莎·奧利維爾(Lisa Olivier)對BBC說。

奧利維爾表示,這些大象睡在一起的標誌性照片也很不尋常。

「通常情況下,小象是睡在地上,大象則靠在樹上或白蟻丘上。因為牠們太大了,如果遇到任何威脅,需要很長時間才能站起來,躺下會給它們的心臟和肺帶來很大壓力,」她說。

「牠們躺著的事實表明,牠們都筋疲力盡了,完全沒有力氣了,這一切對牠們來說都是從未有過的。它們交流的主要方式是次聲波,也就是腳震動的聲音。但在城鎮裏,牠們聽到的是車輛的聲音。」

視頻加註文字,

雲南北遷野象最新動態:改向西南,仍在昆明附近徘徊

可能在尋找新家

科學家們一致認為這不是遷徙,因為它沒有遵循固定的路線。

然而,由於廣泛的保護工作,中國是世界上為數不多的大象數量正在增長的地方之一。

圖像來源,Reuters

圖像加註文字,

在這張標誌性圖片中,大象們躺在地上睡覺。

中國已嚴厲打擊偷獵行為,這讓雲南的野生大象數量從上世紀90年代的193頭增加到今天的300頭左右。

但是,城市化和森林砍伐減少了大象的棲息地。因此,專家們認為,牠們可能正在尋找一個能更好獲得食物的新家園。

這些叢林中的巨無霸是挑剔的進食機器和饕餮之徒。因此,牠們每天要花很多時間尋找150到200公斤的食物。

空中監控

讓專家們感到很高興的是,在象群的此次跋涉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與人類的危險衝突,而且還有很多其他的積極方面。

官方部署的監測大象的無人機在不干擾象群的情況下,為研究人員提供了大量高質量的信息,並為興奮的公眾提供了難忘的照片。

奧利維爾還強調了中國各級政府和保育組織在保護象群方面的合作。

圖像來源,Reuters

近幾個月來,官員們一直在投置食物誘餌,並用卡車封鎖道路,將大象重新引導到安全地帶。

「我很高興,這種方法不是很有侵擾性。一個非常常見的錯誤是試圖告訴大象牠們應該要做什麼。大象並沒有進化到可以被告知該做什麼,」坎波斯-阿塞茲說。

「當我們試圖告訴牠們在長途跋涉中該做什麼時,牠們會產生很多攻擊性行為,」他說道。

中國媒體每天都在關注這群大象的情況。象群已在社交媒體上成為熱門話題。

這些關注提高了中國人對瀕危大象困境的認識和敏感度,而全球的關注可能會產生深遠的影響。

「這種關注和曝光將有助於全世界的環境保護,」奧利維爾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