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大英圖書館的「防盜大會」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大英圖書館內飽藏價值連城的古書、地圖、手稿、文獻等。

「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麼?」——魯迅《孔乙己》。

如果把魯迅筆下塑造的窮秀才孔乙己的這句名言翻譯成英文,在倫敦大英圖書館召開的國際大會上宣讀,一定能把一撥兒飽讀詩書的「讀書人」的鷹鉤鼻子給氣直了。

上周五(26日),來自世界各地著名圖書館的管理員、大出版社的出版商、圖書銷售商、大拍賣行的圖書拍賣員以及行業律師們,在倫敦大英圖書館濟濟一堂。

防盜書大會

大會的主題只有一個:日益猖獗的偷盜珍貴圖書的國際性浪潮以及它給人類文明帶來的危害。

大會的題目一言以蔽之:「人類文字遺產的危險時刻」。

這裏說的盜書,不是指江洋大盜趁月黑風高,潛入富豪巨賈的個人閱覽室盜取珍藏。

這裏說的,是像「孔乙己」那樣斯斯文文的讀書人,堂而皇之的進入公共圖書館。不是去借書讀書,而是去偷書竊書。

書中自有黃金屋

而被盜的書,不是像《格雷的50道陰影》、《哈利波特》之類的當代通俗讀物,而是價值連城的古書、地圖、手稿、文獻等。

有些被盜的書,用「價值連城」形容都不準確,因為就是把「城」都連起來,也無法估價。有些首版、孤版圖書和地圖,是無價之寶。

這股讓世界各大圖書館都深受其害的盜書風,風源之一是在合法的圖書拍賣上,珍版古書的身價飆升。比如,2013年底索斯比拍賣行的一次竟拍,一本1640年版的《海灣詩篇》(Bay Psalm Book)拍得3000萬美元的天價。

許多時候,圖書館知道某些藏書很珍貴,但並不知道書的內容和值錢的地方,圖書也沒有逐頁掃描存檔。

於是,某些「飽學之士」身藏刀片,到圖書館裝模作樣埋頭苦讀,暗中小李飛刀把書中珍貴的地圖插頁、手稿、文獻單頁割下帶走。

參加大會的英國大律師帕爾莫說,盜竊名畫、藝術品、古董的事例我們聽到的很多,但從圖書館偷書卻很少為人注意。實際上,國際主要大圖書館都在飽受盜書的困擾。

英國書賊

書中淘金是當代「孔乙己」偷書的主要動機之一。但也不盡然,有些讀書人偷書不為利,而為名。

英國過去10多年中發生的最大兩起讀書人偷書案件是最生動的例證。

賈逵斯(William Jacques)是劍橋大學畢業,絕對的秀才。不過,他對文化歷史的精通和對古書拍賣的知識都沒用到正地方。

他從劍橋大學圖書館偷起,一直偷到倫敦圖書館、大英圖書館。

他專偷第一版古書、手稿文獻。到他東窗事發,4年間偷了500多本書和手稿。這些偷來的書輾轉在英國各地和海外的拍賣行上市,拍賣價值超過100萬英鎊。

賈逵斯被判入獄四年。但正如法官在判決時所說,「這些書極其珍貴,不僅是從金錢上衡量,更因為它們的無法替代和歷史的重要性。」

另一個英國的竊書大盜是哈基姆扎德(Farhad Hakimzadeh)。今年67歲的哈基姆扎德是伊朗裔。他不但愛讀書,還勤奮著書立說,花甲之年仍不斷出書。

哈基姆扎德的著作都是有關歐洲和中東地區的歷史淵源的。哈基姆扎德的著作圖文並茂,有歷史手稿、插圖、古地圖。他以自己的權威知識榮任英國伊朗文化遺產基金會董事。

哈基姆扎德的學術能力或許不容置疑,但他書中的插圖、地圖卻來路不正。它們不是哈基姆扎德苦心孤詣多年搜集來的,而是到大英圖書館、牛津圖書館等地「按圖索驥」,用刀片偷割來的。他居然把這些割下來的地圖、手稿等直接貼進自己的著作。

哈基姆扎德不為錢,但他的行為造成的損失卻是用錢無法挽回的。

大英圖書館舉行的專題研討會上,會議組織者之一,美國著名律師斯皮格勒說「盜竊圖書是幾乎困擾所有國家及圖書館的問題。他的危害超出了這些書的金錢價值,因為它們往往是無價的。它們一旦丟失了,一個國家的一段歷史也跟著丟失了」。

大英圖書館牽頭的「防盜書大會」是歷史上的首次。要能真正找到對付的辦法,剎住「秀才」偷書風,恐怕開一次會還遠遠不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