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假定你同意捐獻器官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BBC 宣傳器官捐獻的劇照。每一天,英國平均有3位病人在翹首期盼新器官的煎熬中逝去。

從12月1日起,英國威爾士居民,凡沒有特別註冊聲明死後不願捐獻器官者,都被假定同意捐獻器官。

一封信靜靜的躺在鮑勃·維金斯的書桌上三個星期了,他仍躊躇是否打開它。鮑勃害怕他不能承受感激之情的負擔。

寄信人是69歲的泰瑞·克拉克。他成功的接受了腎移植手術,不但自己從死亡的邊緣回到人間,而且全家人都跟著有了新生活。

給你一顆腎

挽救了泰瑞生命的這顆腎,不是從生前註冊志願捐獻器官的死者身上摘取的, 而是鮑勃捐獻的。

鮑勃與泰瑞素昧平生。鮑勃捐腎的理由很簡單:「我有兩顆腎,我的身體只需要一顆,捐獻一顆給需要的人合乎情理。我不想知道誰接受了我的腎,只要是排在等候腎移植名單上最靠前的人就行了。」

但是,泰瑞接受手術後6個月後,鮑勃終於同意見面。怎一個「謝」字了得?泰瑞說,鮑勃獻出的不僅是一顆腎,而是一個人可以給予的最無價的東西:不求回報的善良。

有血緣關係的親人之間捐腎救親偶有耳聞,從自身摘取一顆腎送給一個陌生人,我第一次聽到。

在等待中逝去

泰瑞是幸運的。英國等待腎移植的病人每年有近6千人。腎器官移植佔到了英國器官移植總數的90%左右,而每年做的腎移植手術還不到3000例。

9月份排在等候器官移植名單上的病人共有6800人。其中,334人在等待新肺,267人在等待心臟,610人在等待肝臟,等待腎臟移植的病人有5500人。

每一天,平均有3位病人在翹首期盼新器官的煎熬中逝去。

病人等待移植的器官,除極個別親人之間或像鮑勃這樣從活體摘取器官外,都是從註冊同意死後捐獻器官的志願者的遺體摘取的。

英國從1971年引入器官捐獻全國志願者註冊。最開始是腎器官捐獻,隨後逐漸擴大到心臟、肝臟、肺、角膜等器官捐獻。

當發生死亡後,醫生首先核查死者的名字是否在器官捐獻者註冊名單上。如果是註冊的志願捐獻者,在徵得家屬的同意後,就可以摘取器官。獲得的器官移植給等待接受者名單上排名最前、最匹配的病人。

英國人是一個好善樂施的民族,包括捐獻器官。調查顯示,90%的人都表示願意死後捐獻器官。但實際上動手去登記註冊的還不到30%。 原因種種,但可以理解。

假定同意捐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移植器官運輸專用箱。人總有一死。與其死後埋入地下或燒成灰,何不將有用的器官捐獻出來,救人一命?延續生命,他人的,也是自己的。

從12月1日起,英國威爾士地區的一項立法生效,可能根本性的改變英國的器官捐獻局面。

從12月1日零點起,威爾士開始執行「假定同意捐獻器官」(presumed consent)。凡在威爾士居住一年以上的英國居民,如果沒有特別註冊不同意死後捐獻器官,都被視為假定同意捐獻。

簡單的說,就是把器官捐獻從註冊成為捐獻者,變為註冊成為不願捐獻者,from opt-in to opt-out。

雖然假定同意 opt-out,已經在新加坡、以色列等許多國家實行至少10多年了,但在英國,威爾士的做法開了先河。

從12月1日開始,威爾士居民仍可以註冊成為器官捐獻者。但是,威爾士地方政府衛生部長特拉科夫德說,「如果選擇不作任何表示,你就等於選擇了同意捐獻。」

迄今,只有大約15000名威爾士人註冊表示不願捐獻器官。業內人士相信,此舉能明顯提升器官捐獻的數量。英格蘭、蘇格蘭和北愛爾蘭正在密切注視威爾士的新做法。

生命的延續

為今天這一步,威爾士政府把新法的實行推遲了兩年,進行了兩年多的「攻心」宣傳戰,試圖改變人們的傳統觀念。

威爾士政府花了340萬英鎊的專款,確保宣傳品送到每一戶人家。電視上做廣告、 超市裏打海報,甚至在火車站搞即興群舞,把器官捐獻的新做法家喻戶曉。

「假定同意捐獻」雖然只適用於威爾士居民,但獲得的捐獻器官則供全英國根據排名統一調配。

人總有一死。與其死後埋入地下或燒成灰,何不將有用的器官捐獻出來,救人一命?延續生命,他人的,也是自己的。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