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話英倫:上流精英賽馬會 醉酒打鬧人下流

Image copyright daily mirror
Image caption 卡盧瑟斯的「壯舉」被記者的鏡頭調到,撒尿的照片鋪蓋大報小報。

紳士淑女,名流精英,衣冠楚楚花枝招展出席賽馬會。喝點酒,就忘了自己是誰了。

英國格洛斯特郡切爾滕納姆(Cheltenham)城郊的賽馬場,被譽為是英國賽馬的故鄉,歷史悠久。每年3月份舉行的為期4天的「切爾滕納姆金杯賽」,不僅吸引了英國的社會名流,也被當地人稱為是切爾滕納姆的節日。

不過,今年的切爾滕納姆賽馬會,讓當地人也讓全國人記住的,恐怕不是奪冠的賽馬的名字,而是一位出席賽馬會的貴賓。

「撒尿的混球」

取得上屆英甲聯賽亞軍的米爾頓凱恩斯隊(MK Dons )中場球星卡盧瑟斯(Samir Carruthers)在賽馬場的貴賓包廂中,眾目睽睽之下,不但掏出自己的家伙往啤酒杯裏撒尿,而且在同伴們的嬉笑中把尿潑撒到包廂之外。

卡盧瑟斯的「壯舉」被記者的鏡頭調到,撒尿的照片鋪蓋大報小報。

接下來的,便是卡盧瑟斯捶胸頓足的「懊悔」,痛心疾首的「道歉」。

「我不願看到人們記住我的是『那個撒尿的混球』」,卡盧瑟斯說,「我本應該擔當榜樣的角色。我辜負了國家,辜負了米爾頓凱恩斯,辜負了所有的人」。

不就是個二流俱樂部裏踢球的嗎? 還真把自己當根蔥了。讓卡盧瑟斯真正懊悔的,恐怕是他那惡作劇的一幕被記者抓拍到了。否則,「尿撒包廂」很可能是他在Facebook上吹牛的資本。

開屏的孔雀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從頭到腳打扮得光鮮照人出席賽馬會,對許多嘉賓來說,不是為了看馬,而是為了看人和被人看。順手賭一把樂呵一下,那是副業。

有必要提一下包廂的價格,6000英鎊。盧卡瑟斯那身西服,儘管只是看照片,沒有手感的判斷,也便宜不了。實際上,出席賽馬會的嘉賓,各個都是「盛裝出演」,華麗誇張的服飾,早已成了賽馬會的一部分。

英國最著名的皇家 Royal Ascot 賽馬會更是如此,參加賽馬會的男男女女都成了開屏的孔雀,爭奇斗艷。光是女人戴的帽子,就讓人眼花繚亂。

這些人是來看賽馬的嗎?

你的懷疑完全有理由。從頭到腳打扮得光鮮照人出席賽馬會,對許多嘉賓來說,不是為了看馬,而是為了看人和被人看。順手賭一把樂呵一下,那是副業。

有必要也提一下Royal Ascot貴賓包廂的價格,最便宜的10000英鎊(這還不包括增值稅)。能進得了包廂,能衣著華麗呼朋喚友的進包廂,是成功的標誌,是財富的標誌,是階級的標誌,是品味的標誌……

達官貴人,名流顯耀,每年都要到Royal Ascot賽馬會上拋頭露面,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能冤枉了伊麗莎白女王陛下,她老人家每年御駕親征Ascot,真是因為喜歡馬)

醉酒的醜態

Image copyright bbc
Image caption 喬治四世在他繼位之前作攝政王時,就沉溺於美酒、美女、賭博。賽馬場把他的三大愛好匯集一身。

與一派陽春白雪不相稱的,是每年的賽馬會上,都能看到酒吧外和足球場外常看到的景象:踉踉蹌蹌吐翻了胃,昏昏然酣臥路邊不知今夕是何年。

或大打出手扭做一團。男的動拳腳,女的扯頭髮。2011年的Ascot賽馬會上有超過50人被警察逮捕,是我的印象中看到的最高紀錄。

與酒吧外的醉漢或足球流氓不同的是,賽馬場上鬧事的男男女女,都衣著光鮮,像是女王請到白金漢宮喝茶的賓客。

要是喝茶就沒事兒了。這些人喝的是酒。前面提到 Ascot 的貴賓包廂,1萬英鎊的包廂費外,每個人頭還要交1000的酒水費。說是酒水,只喝酒,不喝水。美酒香檳,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

許多人,在啟程前往賽馬會的路上就開始喝上了,到了會場,已是人朦朧,馬朦朧。

唉,英國人這點出息。不過,隨手翻翻賽馬會的歷史老帳,今人或許也不必臉紅。

拿國王喬治四世來說吧,他在1820年下令在 Ascot 建造一個新的看台,供皇親國戚和他們的貴客專用,這就是今天的 Ascot 賽馬場上的「皇家看台」(Royal Enclosure)。

在喬治四世治下,皇家 Ascot 賽馬會成了英國上流社會的社交年曆上最重要的活動。而喬治四世在他繼位之前作攝政王時,就沉溺於美酒、美女、賭博。賽馬場把他的三大愛好匯集一身。

當年的一副諷刺漫畫的標題是:「威爾士親王殿下帶著一位淑女前往 Ascot 賽馬會,不過那個女的一點也不淑」。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