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比諾」歸來

Image copyright beano
Image caption 漫畫界又重新拾回對《比諾》的關注,開始了對主角的尋根討論。傳統漫畫的熱度因此提升了些許。

當傳統漫畫幾乎被遺忘的時候,英國兒童漫畫之王《比諾》開始主人公尋根記。英國老牌連載漫畫正努力再次成為焦點。

定義英倫

什麼能代表英國?早在三年前,博伊爾(Danny Boyle)就試圖在兩個小時的奧運會開幕式裏,用800名護士和無數煙花來體現英國。然而有評論認為,傳統漫畫《比諾》(The Beano)和《丹迪》(The Dandy)才能代表英國。

在不起眼的簡裝紙上印刷的連載漫畫,主題鎖定英國,諷刺詼諧著描述英國的「叛逆」,此「叛逆」獨指學生對家長和老師的逆反。

這樣的內容很容易博得和漫畫人物中年紀相仿的孩子們的芳心,在20世紀50年代,對於這些在校學生來說,英國式的禮拜並非去教堂,而是去買《比諾》。

正如《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周刊所分析:「英國是個沒有超級英雄的地方,有的就是「一群留著鼻涕的男學生」。」

即便是最新的連載,仍舊保留舊時的詼諧風趣。比如類似成人版《比諾》諷刺雜誌《Private Eye》中,有個叫「德福·斯努迪」的角色就是根據英國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創造,倫敦市長強生(Boris Johnson)的言語也經常被評論形容為令人驚訝不已、無厘頭的「比諾口氣」。

看來,用《比諾》之類的「大男孩」主題漫畫定義英國,也並非無理取鬧。

勁敵

然而這些風靡上世紀50年代的連載漫畫,被當今熱火朝天的社交網絡、電視、遊戲充斥得不輕。

英國作家奧威爾(George Orwell)在《Boys' Weeklies》中說:「看看路邊窄小雜鋪店裏,《比諾》、《丹迪》等同類兒童漫畫所佔的空間,就能知道他們目前在人們心中的地位。」

當紅符合年輕人胃口的雜誌,主題變得多樣化,冒險主題、養成遊戲等等都大得人心。定義英國變得彷彿不再重要,個人主義顯得愈發張揚。在《都市報》(The Metro)90後難以理解的15件「往事」中,《比諾》名列前茅。

《丹迪》曾在上世紀50年代擁有200萬的銷量,在2012年居然宣佈取消紙質出版,全部上線。《比諾》在2003年的發行量還是六位數,而十年之後,迅速降到了7000。

更強的勁敵來自於十幾年前興起的與電視同步的雜誌。BBC就成功地將其熱播電視劇《神秘博士》(Doctor Who)的《神秘博士探險》(Doctor Who Adventures)捧成了發行量最高達到155000的明星同步雜誌。

同類的電視同步雜誌還有發行量為52000的《海綿寶寶》漫畫,遠遠超過了傳統《比諾》,更不用說以社交網絡為基礎開發的養寵物雜誌《Moshi Monsters》,發行量高達228000。

歸來

只是近日,漫畫界又重新拾回對《比諾》的關注,開始了對主角的尋根討論。傳統漫畫的熱度因此提升了些許。

當三年前英國奧運金牌得主恩尼斯(Jessica Ennis)出現在《比諾》特輯與淘氣包丹尼斯(Dennis the Menace)賽跑的時候,似乎就有傳統漫畫轉型的苗頭。

不斷將明星搬入漫畫劇情中,是傳統漫畫的一大變化。2013年為慶祝創刊75週年的特刊,貝克漢姆(David Beckham)、弗格森爵士(Sir Alex Ferguson)還有當紅的單向樂隊(One Direction)和傑西J(Jessie J)紛紛以漫畫的形像出現。

不難看出,傳統英國漫畫和其他娛樂形式一樣,都在進化。漫畫市場開始不再局限於兒童,青少年和成人漫畫市場都在增長。奧布萊恩表示:「再也不存在一個孤立的漫畫世界。」以前可能從來不看漫畫的人,現在或許會因為這些新元素得增加而開始關注漫畫。

更有別出心裁強眼球的是《比諾》、《神秘博士》中主角的作者薩瑟蘭德(Kev F Sutherland)開始全英巡迴舉辦自己的大師班。無疑引來媒體追逐。

眼下,正上演著《比諾》主人公淘氣包丹尼斯的尋根記。新近一期丹尼斯自己驚爆「爸爸」來自八十年代的說法,很有些電影《回到未來》的邏輯。不過無論哪個時代的丹尼斯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他們各自都伴隨一代人的成長。

《比諾》的歸來尚不知何去何從,到底以上的轉型事件是否足以將它再次捧紅,將電視和遊戲甩在身後,還無人知曉。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