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二戰的「衣裝戰略」(3)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圖畫記載了托馬斯•羅爵士出使印度

第二次世界大戰催生了世界範圍的自由獨立運動,原本在英國等歐洲勢力掌控下的殖民地,在建國的過程中,大都生成了新的服飾。民族國家本就是想像中的社區、共同歷史的延續,而服飾則幫助產生想像、承載歷史。亞洲強人的標誌性服飾,更一度引領了潮流,有的沿用至今。

「非紳士之選」

伊麗莎白一世時期,東印度公司建成。赴印的英國人愈來愈多,卻注重保留英式打扮,而非融入當地。托馬斯·羅爵士(Sir Thomas Roe)是出使印度的第一任英國皇家大使,莫臥兒宮廷綴滿金銀絲線、珍珠寶石的華服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然而,當莫臥兒皇帝賜給他一件榮譽長袍時,他服從禮儀地穿上,心中卻暗懷不滿,在日記中寫道:「它更適合倫敦的戲台,而非紳士之選。」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印度開國總理尼赫魯身穿尼赫魯裝

東印度公司要求在印度的員工穿英國布料製作的衣服。這恐怕有點兒諷刺——英國從印度進口的主要物品之一就是布料。分佈在各個殖民地的英國官員,大都不願被當地服裝文化同化,擔心與引以為榮的祖國文明失聯。吃穿用度顯地位,文明鏈上有高低。尤其在非洲殖民地,當地人使用塗料、紋身、獸皮、羽毛等裝飾品,習慣性地裸露大片皮膚;偶爾使用布料時,也偏向手工的垂墜、流蘇、折疊,而非機械化的剪裁、縫紉、修身。給歐洲殖民者的感覺,就是當地服裝在文化、經濟上雙重落後。於是,當倫敦人高價購買異域衣料以抬顯身價時,在海外的英國人寧願穿著層層疊疊的高領套裝,抗拒炎熱的赤道天氣。儘管倫敦的風尚傳到殖民地大都為時已晚,卻依然被不斷複製模仿。

不但英國人,想在殖民地進入管理層的本地人也追隨帝國時尚。新加坡、香港的華人,也逐漸穿起西式褲裝,戴上黑色大禮帽,試圖將身份與帝國主義統治階級聯繫起來,從而得到一份生意合約或政府工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英國007系列電影裏的大反派諾博士也穿上尼赫魯裝

睡衣這種最不為外人所見的衣裝,代表了本地服飾罕見的「逆襲」,從殖民地反向傳播出去。寬鬆、輕便的睡衣,在炎熱的印度次大陸極為實用,英國人回到涼爽地帶後依然樂意沿用。

尼赫魯裝與中山裝

二戰改寫了國際格局,許多殖民地人借勢反擊,用或剛或柔的手段,贏取國家獨立。服裝作為醒目而具有象徵意義的物件,也展現出獨特的個性。

尼赫魯裝(Nehru Jacket)得名於印度共和國的開國總理尼赫魯,是一種立領的修身上衣,長度及臀,結合了北印度宮廷服裝設計與西方影響。與許多反殖民領袖相似,尼赫魯深諳西方文化,曾經按西式風尚打扮;成為國民領袖後,一舉一動受人矚目,遂回歸傳統生活方式。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中山裝在英語世界裏通常被稱為「毛裝」

尼赫魯裝在印度及東南亞鄰國很是流行。後來反銷至西方,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想要掙脫翻領和領帶的西方,也受到歡迎。法國設計師皮爾·卡丁曾設計了無領版本;英國披頭士樂隊(The Beatles)穿著它歌唱。邦德系列電影中的不少反面角色,比如《諾博士》中的諾博士、《海底城》中的卡爾·斯特隆伯格,《八爪女》中的卡馬·汗,都曾穿它亮相。在星球大戰系列電影中,銀河帝國的官員制服,也借鑒了它的領部設計。

2015年,現任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穿著一件尼赫魯裝接見了奧巴馬的訪問,後來這件衣服拍賣出近70萬美元的高價。

尼赫魯裝的中國同伴,非「中山裝」莫屬。在英語世界裏,它通常被稱作「毛裝」(Mao Suit)。中山裝的原設計者是孫中山,結合了日式洋服、學生裝、西裝的元素,衣服上的四個口袋和五粒紐扣,還有「四維」、「五權」之說。既符合現代審美,又不照搬西方風格。上世紀二十年代,國民政府的公務員,需按律穿著中山裝。在那時,它對年輕的革命者而言是重要的「風尚宣言」。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各國領袖穿上中山裝

1949年,毛澤東主席在天安門上身著中山裝,宣佈新中國成立。改良版的中山服在整個國家流行起來,象徵著無產階級的團結,標凖化的設計,不區分階層與性別,宣傳大同的理想,構建起一種共同的國民身份。男女老少都穿著它,胸前的口袋裏,或許還藏著一本小紅書。

這種中性的綠、灰、藍色中山裝,近年來在香港和上海的精品店裏又悄悄出現,購買者多為年輕都市人,透出一絲後現代的微妙時尚態度。

(責編:郱書)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