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四季的花園食堂

Image copyright

英國的三季陰涼、盛夏短暫,一輪紅日能像莎士比亞說的那樣,將「不滿之冬」,照耀成「光榮之夏」。於是就有一類去處——或稱溫室餐廳,也叫花園食堂——它們捕獲陽光、孕育植物、烹飪食材,帶來標本般持久的新鮮、仔細規劃的野趣,是一種有趣的英式體驗。

初夏轉盛· 牛津

第一次去牛津的Gee』s溫室餐廳,是在一個初夏的傍晚。從寬敞主街上,轉入一道狹長的露天走廊,一側是淺色的木桌長椅,另一側則有蔥鬱的花草盆栽,依牆堆砌。

走進溫室入座,透過落地的玻璃窗,暮色入目,天空像少女心一樣,淺藍濃橙深紫地變幻不停。

據說餐廳主打地中海菜系,配以新舊世界的酒單。帶我去的人說盤中的漢堡不算飽滿多汁,草莓意式奶油布丁也來得太遲;但我想扇貝的頭盤和柔韌的比目魚肉值得回味。坐在通透的玻璃房子裏,心情就容易好,似乎未來也變得更加清晰。

在盛夏時節,又帶來訪的家人吃了一次午餐。盆栽裏的紅色花瓣洋洋灑灑,修剪成球的樹苗好似油畫。我們坐在露天的木桌長椅旁,正午的陽光透過玻璃器皿、玻璃窗牆,給盛夏心情,留下最好的剪影。

深秋入冬· 裏士滿

倫敦西南的裏士滿(Richmond),以大片公園聞名,冬天裏依然草木依依,讓人遐想林深處是否還有鹿影。一路輾轉過去,身邊綠意濃起來,倫敦鬧市的喧囂則靜下去。最後穿過一條極狹窄的夾牆小徑,就來到了Petersham Nurseries溫室餐廳。

Image copyright

走進大院,各色農家物具擺設隨意,充滿鄉村氣息。萬聖的南瓜還未及撤下,聖誕的花環已編織起來。新雨後院子裏泥土濕潤潤的,混著青草味。院中一座座溫室花棚,或為茶室、或為店鋪,各有不同,引人探尋。

溫室餐廳的主廚是米其林星級廚師、《Vogue》美食編輯Skye Gyngell。餐廳桌間擺放著的小棵檸檬樹,青青墜果;插在小醋瓶裏的鬱金香,嫩紫初放;房樑上懸掛下來的聖誕彩球,映出人影。四處色彩鮮明,催動著來客的食慾。佳餚還未上,已讓人目不暇接。

餐廳若訂不上,則可在茶室小憩。深秋初冬,茶室裏人氣剛剛好,不少復古裝扮的老奶奶,閒來品茶,有群聚,有獨坐。溫室裏暖和,窗外冬日的寒氣進不來,趴在窗玻璃上,形成半透明的霧面,偶爾有凝露沿著斜玻璃緩緩流淌下來,露出一道格外明亮的陽光。

茶室外能買得的新鮮蛋糕,看似平常,入口時卻有一點不同,多了一點細碎的果仁,多了幾分濕潤。簡單地只點綴一個糖霜雪花,低糖有機,自產自銷。鮮明的色彩,讓人覺得不像在倫敦;融融綠意,讓人覺得不像在冬天。

一份糕點一杯茶,斜窗邊閒坐,曬曬英國最珍貴的午後陽光。附近莊園裏勞作的大叔,提著農具經過;系圍裙的紅發女孩端著碗碟,陽光映照在小雀斑上。客人在慵懶陽光裏坐乏了,起身去遠處長桌上拿鹽糖小罐,長髮偶然被棚子裏植物枝椏挽住;不知名的小野鳥飛進來,停在木桌上,用尖嘴整理亮色羽毛。

看著這些,竟然覺得有種「採菊東籬」的意味,淡淡升騰起來。

初春晚冬 · 巴比肯

英國初春與晚冬有著漫長糾葛,你中有我、讓人疑惑。這個時節街頭蕭索,難見一點飽滿的綠,各種倫敦人引以為豪的公園裏,也只有一叢叢瘦黃的陸水仙。

然而巴比肯藝術中心裏,卻藏著一個熱帶植物溫室;熱帶溫室裏,可以點一份三層的傳統下午茶。

巴比肯是全歐洲最大的跨藝術中心,集戲劇、畫作、音樂、電影、舞蹈等藝術盛事於一處,也是倫敦交響樂團的大本營,配上市中心的地理位置,堪稱倫敦的藝術心臟。不過鮮有人知,巴比肯三樓是全倫敦第二大的溫室,種有兩千多種熱帶植物,池子裏遊著熱帶魚。

在一個乍暖還寒的周日,去看一場喜歡的展,然後走進溫室,來一份溫暖的下午茶。下午茶是英國人的傳統,從最下層的鹹味三明治、中層的司康餅沾草莓醬與奶油、一直吃到最上層一口一個的甜品,另有香檳開胃、茶水解膩,消磨一個午後,身心也染上熱帶濃情。

倫敦各大酒店下午茶,配有鋼琴師、侍者衣履精緻,然而未免有千篇一律之感。這裏則不大一樣。食客大都是看展間休憩來此,身上自帶藝術氣息;桌邊棕櫚葉、鶴望蘭環繞三層茶架,好似大航海時代的英國軍尉,在千里之外舉辦了社交茶宴。

不知不覺日落又早,讓人意識到新一年夏去秋來。不過坐落在英國各處大大小小的花園食堂,將陽光留住、綠意留住,讓「光榮之夏」迴響在四季中。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