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英國:金裝律師的亞洲算盤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中國遊客早已成為英國旅遊業的一塊大蛋糕;目前定制旅程精品化的趨勢更加明顯。

有兩個工作上認識的朋友,都是倫敦金融城年利達(Linklaters)的律師,三十出頭。今夏一日下班剛過八點半,對「魔法圈」律所的人來說時間尚早,約在英格蘭銀行邊的一家酒吧小聚。

倫敦的夏日、夕照下的露天酒吧,讓人覺得愜意。兩個律師掐松領帶,各自拿著一品脫的啤酒,搖晃著金色的腦袋說:「Juliet,我們新成立了一家公司。」

「做什麼的公司?」

「定制英國文化之旅——面向超高淨值客戶、專攻亞洲市場。」

觥籌交錯間兩位律師講解了一下商業計劃。他們主要在英國社交季(Social Season)為異國客戶定制行程,幫助客戶深度體驗當季純英式的賽事和活動,覆蓋的運動包括馬球、高爾夫、戶外射擊、帆船和賽馬,文化與購物體驗則有薩維爾街西服定制、鑽石鑒賞、古董博覽、花展園藝、威士忌私品會等等。

「比如,我們不光帶你去看馬球賽,還在賽前陪你練習這種運動、比賽時讓你坐在第一排座位、賽後帶你下場與明星球員交談合影——只要客戶想得到、我們就做得到,令你體驗普通英國人都知之甚少的『高文化』。」

另一個接著說道:「最近英國脫歐、匯率低迷,我們的項目收費對亞洲遊客而言更具吸引力。今夏我們招待了第一批日本客戶,是在日本外交部的朋友介紹來的官員團隊,算是小小的首戰告捷......當然,我們對中國市場也非常感興趣。」

先吃到蛋糕的競爭者

Image caption 金融城裏的金裝律師打起了中國旅客生意的主意。

聽他們說到這裏,我想起前不久,與一位在英國做精品旅遊業的華人前輩聊天。那是在一個隱於Mayfair的會員制私人俱樂部,也恰是他平時帶國內貴客體驗英國社交的地方。前輩從業十餘年,自己有過政府駐外部門的履歷,為人豪邁,有深而廣的中國客戶源。我們最初結識,也是因為幾年前他協助國內某省份文化官員,到歐洲各國巡迴宣傳藏傳唐卡。

前輩自己愛穿定制西服,周末在高爾夫球場揮桿,時常攜帶家人品下午茶、逛時裝預售。他所覆蓋的業務,包括兩名律師提及的不少經典英式項目。熟悉英國之道的同時,這位旅居英國多年並仍扎根於中國文化的華人,顯然也深諳中國高端客戶群衣食住行上的偏好。

Image caption 今年英國脫歐後匯率猛跌,引起各行業震蕩,包括旅遊業。

順便值得一提的是,前輩的女兒,金融城某歐行的一名女經理,也有自己可發展為副業的愛好——烹飪,並擅做歐陸西餐、印度菜等。前輩笑稱,哪天愛女在金融城忙膩了,找幾個投資人出來開私房餐館也好;畢竟懂得亞洲人的口味,如果做出改良版的地道西餐,說不定也為自己將來的客戶,增添了一處用餐的選擇。

留英中國年輕人中,也不乏參與定制英國文化旅的。有一位她倫敦政經學院的師姐,我還在那裏讀本科時就有聞名。師姐畢業後開始創業,公司致力於中英文化藝術類公關、藝術品經紀。她任藝術顧問的倫敦「收藏之旅」,在倫敦亞洲藝術周知名古董畫廊、拍賣行、博物館、學術機構專業人士濟濟一堂之際,幫助國內收藏者通過藏家拜訪、專家對談等形式與藝術古董收藏行業專業人士建立聯繫。術業有專攻,「收藏之旅」專業性強、目的明確,更容易定位目標客戶群。

金裝律師的優勢

「——Juliet,你覺得我們的計劃怎麼樣?」律師碰了碰我的杯子。

「聽起來很棒,」我回過神來,站直了身子說,「當然,文化套利——我的意思是文化傳播——這塊蛋糕已經有不少人在吃了。」我在中國女生裏算是很高,但站在他倆身旁才到肩膀。早知道他們要討論生意上的事,該把辦公室裏的高跟鞋穿來才對,我心裏想。兩位律師有著金融城白人精英的經典長相和打扮,看起來像兩個英國文化的活標本。這大概也是他們從事這一行的長處。

他們分別在伊頓和溫徹斯特私校的優雅競爭裏度過少年時光,接下來一個去了牛津大學,另一個出國去了巴黎讀書。一直以來家境優越,平時上班也按小時計費,不愁錢花;創業初衷,是想要擁有自己的生意,並享受推廣自己擅長的愛好乃至生活方式的感覺。

在英式體驗上,他們也許能帶來更純正的經歷;但是如何填補對異國客戶文化上的理解,以將自己的優勢充分地傳達出去,是一個挑戰。他們沒有成型的後勤支持團隊、缺乏業內經驗,但也另有主業;傾注精力多少、從中收益多少,更靈活可調。

不論前景如何,越來越多的人——包括金融城裏的英國專業人士——都嗅到了亞洲和中國高淨值人群出遊這塊蛋糕的香味,也明白英國的文化蛋糕尤其好賣;同桌吃蛋糕的人變多,吃的方法、偏好的部位有所不同,或許真的有不少人能分到自己喜歡的一塊。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