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我不生孩子,因為我會是虎媽

陳美 Image copyright

陳美是世界著名小提琴家,一位充滿爭議性的明星。知道我要採訪陳美後,一位朋友說:「我最好奇的就是她和她那位虎媽的關係,還有滑雪禁賽醜聞有無後續?」

走近陳美,發現她很上相,也很健談。她並非美女,可是有星味;她身材瘦小,可是會著衣。陳美今年不過36歲,但其人生經歷堪稱傳奇:

她的人生很精彩:年少就紅遍全球,唱片銷量過千萬張。27歲便擁有3.2千萬英磅身家,登上《星期日泰晤士報》30歲以下年輕人財富榜榜首;

她的人生不完整:沒有快樂童年與少年,習琴是其生活全部,到20歲前都不會自己過馬路。其母15年前與之決裂;

她的人生還有些難堪:因涉嫌操控比賽以獲得冬奧會參賽資格,2014年被國際雪聯禁賽4年。

21歲單方面辭退母親經紀人位置,從此母親與之決裂

陳美1978年出生於新加坡,其母帕米拉(Pamela Tang Nicholson)是新加坡裔華人,執業律師;父親是泰國人。1983年,帕米拉帶著陳美,跟隨第二任先生 Graham Nicholson(英國人,同為執業律師)定居倫敦。陳美年少成名後,帕米拉辭去律師工作,成為陳美經紀人。她每天督促陳美習琴4小時(生日除外),為陳美請私人家教(陳美每兩周甚至每月才去一次正規學校)。在她的安排下,陳美的服裝大都來自於名店如迪奧和哈維·尼克斯(Harvey Nichols),陳美10歲那年,她斥20萬英磅,為陳美買了一把產於1761年的意大利名琴瓜達尼尼(Guadagnini)。在長達21年的時間裏,陳美的人生一直由帕米拉照顧、設計和主宰,直到陳美單方面取消母親經理人資格,母女關係嘎然中斷。

國內媒體常把帕米拉稱為虎媽。陳美自己也把「虎媽」一詞掛在嘴上,她承認自己的成功離不開母親的栽培,她說:「我一直生活在充滿高壓的溫室中,不過我的成功的確受益於它。再有天份的孩子,如果不鼓勵或者督促的話,我認為是無法開花結果的。」

不過她亦會對外界透露對母親的不滿,比如爆料少時母親曾掌摑或體罰她。她對BBC中文網記者說:「為人母要有愛,無條件的愛。而我成長中的愛是有條件的,是建立在我能否成為優秀音樂家的基礎上的。我曾想去大學讀英語或歷史,我媽覺得這愚蠢之極,去大學做教授有何意義?一般人在十幾歲時,都充滿浪漫情懷;可我媽一直給我灌輸的是:如果沒有錢和權,你啥也不是。」

清官難怪家務事。陳美與母親的恩怨,外人無法評判。不經任何商量,陳美在21歲生日前決絕地辭退帕米拉,這既像是對母親的叛逆,又像是一種報復,還有對自由的嚮往。不過是否有些武斷及欠考量?於帕米拉而言,這一定是人生當中最不可思議及最不可饒恕之大錯。日複一日、堅持不懈地培養孩子,帕米拉在時間與精力上付出巨大。愛之深,痛之切。要怎樣的一種愛,才會被這種背叛深深刺痛,透骨冰涼,不願相見?

有其母必有其女。和帕米拉一樣,陳美亦很頑固,個性極強。帕米拉極端的手段最終得到了陳美極端的回報。如同火星撞地球,陳美一旦成年,便和母親撞得頭破血流,雙方至今無法痊癒。

Image copyright

幾次創造機會見母親,被拒絕

1999年至今,15年過去了,帕米拉依然拒絕與女兒和好。陳美曾幾次找機會與母親修好,均以失敗告終。

有一次陳美外婆生病,陳美主動告訴外婆,說自己不介意和媽媽同在病房。不過遭到帕米拉拒絕。最後她倆必須錯開探望時間,以免在病房撞上。

還有一次是2009年,當時陳美參與BBC紀錄片「The Making of Me」(《什麼塑造了我?》)攝製,片中以陳美為案例,以科學試驗為手段,討論陳美的成就是來自於天生,還是後天栽培。當時劇組亦邀請帕米拉參加,她回郵道:「我做了21年母親,現在不再是了。我女兒已經30了。」

當BBC中文網記者追問陳美,與母親關係有無最新進展時。她一改燦爛笑容,像是受到攻擊的小動物,有些驚慌道:「我們努力過了,不過沒用。我們就是在索契奧運會時通過幾個短信。」那一刻我有瞬間的內疚,我並無意觸犯她的隱私與痛處。此前她一直「虎媽」長「虎媽」短,像是不把此事放在心上。未曾想這也許是她一生的內傷與遺憾?

陳美指的短信,指的是2014年她代表泰國參加索契奧運會時,曾收到一個沒有落款的短信,祝她好運、享受比賽並保重。這條短信就來自於帕米拉。

所以,迄今為止,陳美母女仍然沒有見面。不過看起來陳媽媽態度有變,起碼又開始關心女兒,而且主動溝通了。這應該算是母女關係緩和的跡象吧?

最親的人是男友及生父

母親從陳美生活中消失後,她的法國男友利昂內爾(Lionel Catelan)成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利昂內爾來自法國滑雪渡假盛地瓦勒迪澤爾(Val d'Isère),是一位酒商,父親是瓦勒迪澤爾前市長。他長陳美10餘歲,亦酷愛滑雪。他們在一起已有15年。陳美對滑雪的獨有情鐘依然與母親有關。少時因為父母常去滑雪渡假, 陳美4歲就開始滑雪,14歲起就憧憬住在滑雪村。2005年她和利昂內爾同時愛上了瑞士著名滑雪盛地採而馬特(Zermatt) ,2009年他們在那裏安了家。

但陳美沒有結婚的打算。她的母親有兩次離婚史,這讓她對婚姻無信心。她自己亦不想生孩子,她對BBC中文網記者明言:「我不會生孩子,因為我也會是虎媽。」可早在幾年前,陳美還曾說:自己將來有了孩子,一定會讓孩子自己選擇人生興趣。看來她換了主意。人生閱歷的增加,的確讓陳美對兒時經歷有了新的理解甚至反省。比如她曾抱怨兒時在倫敦的周末最無聊,因為父母都酷愛音樂,常常在家演奏室內樂,爸爸演奏中提琴,媽媽彈奏鋼琴。後來陳美坦言其實這段兒時熏陶對自己演藝生涯頗有裨益。

滑雪不單是陳美的熱愛,還是她的牽線繩。它不但牽來了陳美最愛的男朋友,同時亦讓她重拾十多年未見的泰國生父之手。他從新加坡回到泰國後,做了十年僧人,現在又回到自己擅長的管理行業。為圓陳美的奧運夢,他幫助陳美獲得了泰國籍,代表泰國隊參加2014年索契冬奧會滑雪比賽。

過去幾年裏,陳美每月只開一場音樂會,大部分時間都在瑞士,把滑雪比賽當成未來人生主要目標與事業。不過讓諸多陳美迷驚訝的是,2014年11月國際雪聯對陳美做出了禁賽4年的處罰。陳美坦承過去6個月一直在焦慮地等待上訴結果。這個處罰中斷了她的人生規劃,目前她只能等待。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