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英國雕塑家科爾斯

Image caption 英國動物雕塑家Mark Coreth(馬克·科爾斯)在工作室創作

在今年六月結束的英國皇家賽馬會(Royal Ascot)上,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為著名賽馬弗蘭克爾(Frankel)的銅製雕像揭幕。弗蘭克爾素有「常勝賽馬」之美譽,是皇家賽馬會上最著名的寶馬,價值百萬英磅。該銅像出自英國動物雕塑家馬克·科爾斯(Mark Coreth)之手。

九月中,在倫敦梅菲爾區的斯萊德莫爾畫廊(Sladmore Gallery),我專訪了這位以雕塑「運動中的動物」(Animals in motion)聞名的藝術家。

動物雕塑家一般專攻某種動物,如馬或老虎,且多以動物園或其他圈養動物為素材;而馬克卻不拘泥於單個物種,他自信可以捕捉到所有動物的靈魂,其創作源泉來自於天地間所有野生的生命,如大象、雪豹、老虎、野牛、禿鷹、信天翁、企鵝、海獅、長頸鹿、野馬等等。

其足跡遍布世界各地的原野、叢林、崇山峻嶺、沙漠甚至極地。在專訪當中,他無數地次用「興奮」表達他在創作時的喜悅和亢奮。他如癡如醉地一件又一件地向我介紹他的作品,從他的語氣與表情,我能感受到他對動物(尤其是野生動物)雕塑創作的強烈激情。

他所從事的職業,類似野外攝影家,但更為不易。他們都需要在環境艱苦的野外呆上幾周甚至幾月,等待目標動物;不過,野外攝影家只需迅速按動快門,甚至可以遠距離操作;而馬克需要與野生動物保持在視線範圍內,且必須迅速開始製作動物模型。

長年的野外訓練,馬克說自己的眼睛和大腦就如同一攝相機,幾秒鐘內就迅速將動物形像及靈魂刻入腦內,經年不忘。

馬克生於1957年,他對動物形態的敏銳捕捉能力,以及其如相機般強大的大腦記憶能力,並非天生,亦非科班練就。他從小跟從家人在肯尼亞長大。描述起童年的生活環境,馬克的神情充滿懷念。他說那裏地域空曠,所有的物體都巨大無比,無論是天空、雲彩還是山脈。

野生動物漫山遍野,最讓小馬克興奮的是動物們無時不在的動感以及勃勃生機。他後來無師自通,成長為一名動物雕塑家,這段在非洲原野的童年生活功不可沒。

在喜馬拉雅山苦候三周,終遇雪豹

於馬克而言,越是隱藏得神秘的野生動物,就越是充滿了嚮往與創作激情。雕塑雪豹就是馬克最大的人生夢想之一。雪豹生活在喜馬拉雅山高海拔岩石地帶,除了當地的放牧人,鮮有人能覓其芳蹤。用馬克的話說,要見雪豹,如同「looking for a needle in a haystack」(在草垛中找針,意同大海撈針)一般難。

在當地導遊的幫助下,馬克學會了在寒冷的喜馬拉雅山的基本生活技巧,如何尋找雪豹,如何和它說話,如何尊重它,及如何與之互動。他每天背著雕塑包,穿梭在高山上,尋找雪豹。

到了第三周,奇蹟出現了。馬克似乎仍然沉浸在那種懈逅雪豹的幸福中,他說:「你能想像到那種不能自已的激動嗎?我的眼睛馬上像相機一樣迅速工作,開始雕塑雪豹模型。在那尋覓雪豹的一個月裏,我感覺自己已經變成了一隻雪豹,它們的動態全在我腦海里。」

為皇家賽馬會的常勝寶馬塑像,受女王稱讚

弗蘭克爾是匹寶馬,是皇家賽馬會上的常勝將軍。他是英國本地血統,今年7歲,價值百萬英磅。征戰多年後,他進入退休期,開始育種。皇家賽馬會要給它立銅像以志紀念,於是向多位動物雕塑家徵集作品。

Image caption 皇家賽馬會的常勝寶馬塑像,受女王稱讚

除了馬克,參與競標的都是有多年雕塑馬匹經驗的動物雕塑家。可是,英國皇家賽馬會偏偏看中了馬克的作品。他很欣喜,壓力亦大。因為這和雕塑野外動物不同,後者重的是神韻,而前者必須神形兼備。即,任何熟悉弗蘭克爾的人,只要一看此像,就能對號入座。弗蘭克爾住在Newmarket,於是馬克連續去了七趟,每次半小時。這樣他可以長時間地感受弗蘭克爾,摸摸它,量量尺寸,同時亦使用照相機做為輔助。

這樣一匹重量級的寶馬,今年的皇家賽馬會請到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為其揭幕。女王一生熱愛馬匹,相當熟悉弗蘭克爾,揭幕之前,她對馬克說:「你一定雕刻過許多馬,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你的作品吧。」馬克當時心裏壓力山大,因為自己是頭回製作與真馬一樣大小的銅馬雕塑。女王揭幕後,微笑著說:「splendid」(極好的),馬克像是卸下千斤重擔。馬克說女王隨後與自己交談了二十分鐘,好奇地詢問整個雕刻過程。

現在,弗蘭克爾的雕像立在皇家賽馬場的重要位置,正對賽馬場的亮馬圈。

北極熊骨架在家中被盜

作為一位熱愛野生動物的雕塑家,馬克對生態環境的惡化非常敏感。「冰雕北極熊」(IceBear)是馬克最為自豪的項目,這是2009年馬克為喚醒世人對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的一行動裝置藝術系列展,首展設於哥本哈根,當時聯合國全球氣候變化會議正在那舉行。

為了雕塑出神似的北極熊,馬克遠赴北極,在天寒地凍的北極駐營扎寨,以冰為材料製作出小型北極熊模型。

回到歐洲,他又以銅製作出北極熊骨架。在哥本哈根,以小北極熊模型為參照,他把重達11噸的冰雕成北極熊。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北極熊也跟著漸漸融化,幾天以後,地上唯餘一堆水印,及那光禿禿的銅製北極熊骨架,以此反應氣候變暖對北極熊生態棲息地的危害。

Image caption 在北極雕塑北極熊模型

此後冰雕北極熊在世界各地巡展,行跡至倫敦、曼城、加拿大多倫多及渥太華。沒想到,巡展未過半,意外發生了,這個價值一萬五千鎊(約15萬人民幣)的北極熊銅骨架在馬克鄉下居所被盜。當時馬克外出溜狗,該骨架置放在前院,並用金屬架子鎖著。馬克隨即報警,不過至今仍未尋回。馬克對我攤開手,無奈地說:「冰雕北極熊項目就這樣結束了。」

夢想去亞馬遜雕刻捷豹

現在,馬克的作品被許多名人及世界級博物館收藏,包括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約克公爵安德魯王子、英國自然歷史博物館等。他亦被盧森堡王子邀請製作巨龍銅雕像。

雕塑野生動物是他一生的熱愛,其足跡已遍及北肯尼亞、喜馬拉雅、印度叢林、阿根廷福蘭克群島等地,馬克的下一夢想是去南美亞馬遜雕塑捷豹。此外,蒙古高原及戈壁灘亦讓他心心嚮往。這一個半小時的專訪,我隨馬克在世界各地翱翔,很是過癮。

(責編:友義)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