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記者「大腕」蘭德爾:我的新聞分析有「文化偏見」

Image caption 蘭德爾是大眾熟知的新聞界人物。

在美國前總統卡特的演講會上,我結識了BBC政治事務副主編詹姆士·蘭德爾(James Landale)。他常在唐寧街十號前為英國觀眾解讀英國政治走向,是大眾熟知的新聞界人物。

走進BBC位於倫敦威斯敏斯特的政治新聞部辦公室,發現這裏與BBC在牛津街附近的總部不同,略顯擁擠。

蘭德爾請我到樓下咖啡廳,為我買了杯綠茶,自己要了咖啡。蘭德爾是我的系友,畢業於布里斯托爾大學政治系;看上去和藹、有種書生氣。

廚房專訪

英國首相卡梅倫出國訪問時,蘭德爾常會代表BBC隨訪。他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2015年大選前在卡梅爾家廚房裏對首相的採訪。所有媒體都想採訪首相,就算能夠被選上,一般只有幾分鐘時間,可卡梅倫給了蘭德爾45分鐘。

Image caption 蘭德爾在英國首相卡梅倫廚房做了45分鐘採訪

蘭德爾說這來源於與首相辦公室的討價還價。至於在廚房採訪,那是卡梅倫的主意。正是在此次訪問中,卡梅倫首次表露自己不會第三次參選。當時此新聞引起英國社會廣泛猜測:誰將會是卡梅倫的接班人?

我問蘭德爾,為何首相會告訴你,而不是別人?他說這並非事先安排,完全是隨機的。他解釋說:可能卡梅倫是在自己家裏,而且和自己打過交道,比較放鬆吧。

因為蘭德爾和卡梅倫都出身於伊頓公學,而且年齡只差兩歲,有傳言說兩人早年結識於伊頓。蘭德爾對我說:「我與首相在工作當中認識,並非在伊頓。我和首相不是很熟,不屬於那種會相互串門、邀約吃飯的朋友。」

我問記者可以和政治家做朋友嗎?他說可以,但是不能濫用政治家的信任。

中國記者「與政府走得太近」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蘭德爾認為中國記者挑戰性不夠。

蘭德爾沒有去過中國採訪。但在英國參加過中國領導人的新聞發佈會。

他笑著回憶:「中國媒體似乎與我們不同。中國同行們less aggressive(進攻性不強),而且和政府走得近了些。不像我們,需要和政府保持距離。我們是代表觀眾向政府官員提問,而政治家們總愛說空話,我的責任就是要pushy(咄咄逼人),要robust(堅韌),要求他們給出明確的答案。如果他們仍然繞彎子,那我就會在節目中點明,說某人不願給出答案。這也是一種採訪的結果。」

蘭德爾發現中國官員不習慣西方記者的提問方式。同時,他認為英國記者很難得到中國領導人在現場的第一直接反應,因為翻譯把記者的問題轉換成中文時,那短暫的空隙給了中國領導人思考的機會。

文化偏見

蘭德爾毫不掩飾,他直言自己在BBC做新聞評論分析時帶有cultural bias(文化偏見)。

他說:我的節目觀眾是英國人,我必須用英國價值觀來分析評論新聞,所以我的觀點是有文化偏見的。

我問蘭德爾,BBC有不帶偏見的中立色彩的新聞及評論嗎?他說:「BBC World Service(國際廣播電台)就是,因為它基本上覆蓋全球範圍,要盡可能國際化,不能帶英國文化偏見。但正因如此,一件新聞事件,要報道給俄羅斯、中國、古巴等各國聽眾,基本上只能講事實,且要花時間解釋新聞背景,不太帶有觀點。所以我反倒覺得有點平淡。」

今年五月,蘭德爾將升任BBC diplomatic correspondent(外交事務記者)。 亦是說,他此後關注的範圍將不再是英國內政,而是國際事務。

我問既是升職,怎麼不是editor(主編)頭銜?他說歷史原因,BBC外交事務報道就沒設過主編位置。他說未來歐盟、敘利亞、中東及俄羅斯將成為他的首要關注。他很快就必須開始重新學習,雖然不需要成為專家,但需要對各國有基本了解,能夠解釋事件背景及原因。

那麼,中國呢?他說會在其次。蘭德爾認為中國是個強大的國家。他舉了個有趣的例子:一位巴基斯坦官員向中國官員抱怨說:北印度的 一塊領土應該屬於巴基斯坦。中國官員說:那個地方是穆斯林地區,你們是穆斯林國家,兩百年後,自然會是你們的領土。巴基斯坦官員疑惑道:兩百年?什麼意思?我們建國不過五十年!蘭德爾解釋說:在中國人眼裏,幾百年不過是彈指一揮間,可在巴基斯坦人眼裏,幾十年就是個大數字。中國與其他國家評論事務的尺度不在一個級別。

(責編:林杉)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