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轉英倫:教堂裏的實驗劇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倫敦最隱秘的一個教堂裏上演《愛德華二世》

最近一次特別的劇場觀看經歷,是看《愛德華二世》的演出。它,在倫敦最隱秘的一個教堂裏上演,觀眾大約在30人左右,3、5塊錢的門票,算是教堂管理的收入。這怎麼聽起來都不像是一場正式的話劇演出。但,它的確是一整場完整的莎士比亞劇的演出套路,而且演員全是科班出身的專業演員。

被朋友邀請去看這場演出的時候,我本不以為意。以為只是教堂舉辦的一種小型慈善義演的表演活動。但看到下午時分,劇組在不大的教堂內安裝轉播設備,調試燈光,為了晚上的轉播做凖備,我想這演出來頭可能還不小吧。

正式開始演出的時候,儘管由於教堂的場地有限,沒有傳統的幕簾和舞台。但是觀眾的座位圍繞在演員的兩側,觀眾入場時,道具已經布置完好。在我還在猜想哪裏是演員的入場口時,扮演愛德華二世情人的皮爾斯·加弗斯頓的演員已經從我身後妖嬈而又隆重的出場了。

一會兒,教堂的大門打開,高大英俊的愛德華二世從門後進來,兩人相擁後開始濃情蜜意的對話,一開始就惟妙惟肖的將這位歷史上出了名不作為的英格蘭君王——愛德華二世的形像展現了出來,就這樣,一場充滿血腥屠殺和政治陰謀的《愛德華二世》在不經意間拉開了序幕。

這場《愛德華二世》演出,一共持續了約兩個半小時的時間,加上中間15分鐘的中場休息。不得不說,這出劇的演出規模和演員的水凖令人稱絕,堪比任何售票演出。但令我覺得與眾不同的,卻還是在教堂觀看演出的特殊體驗。

坐落在鬧市區的這個教堂,它藏匿在一個小巷中,安靜,但卻歷史悠久。建於11世紀的這個巴洛克式的教堂,在被大火摧毀一次後重建過,至今,它仍然保留中古世紀的風格。教堂內翻修過一次,小的禱告室內接有電視和新的電子設備,除此以外,教堂仍保有最原始的風格。沒有想到,將教堂內的椅子挪開,騰出了一小塊地,再加上一群演員,也是一齣不錯的戲劇觀看體驗。

我想教堂本身可能就是一個不錯的演出場地吧,尤其對於像這樣的莎士比亞歷史劇來說。在英國看過無數大小的演出,對於從小就沒有表演基因的我來說,演員的任何表演,我都不太critical。 反而,我是將觀看體驗和評價,放在了別的事情上,例如演出劇場啦,服裝啦, 道具啦,當然,還有劇目主題本身有無新意也很關鍵。所以,這次在教堂內的觀看體驗算是最特別的一次。

在英國,大大小小的室內場地,即使是教堂,都可以租借給外面的演出機構當作臨時演出場地。拿東倫敦來說,廢棄的倉庫或者俱樂部,在周末很可能就「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售票演出的表演場地。

記得三年前,第一次接觸到這樣的實驗劇性質的演出時,也是在朋友的邀請下,去了一個廢棄的倉庫,一群年輕人,一腔熱血地將寫劇本,演出,找演出場地等活動統統自己包下來,說起來這可不是一件輕鬆事兒,但對藝術的熱情和追求,讓他們度過了許多難關。最後,就算是一個小場地的演出,也是圓滿的。

演出結束後,我跟朋友走在回家的路上,說起這群演員和創作團隊的毅力,真是讓我們佩服不已,至少在我看來, 可以在毫無支持的情況下開創出一條道路來,這是多麼難得的一件事情!

在這個相信和創造奇蹟的城市來說,真的有很多人每天都在創造著,在建築著很多大大小小的夢想,在自己的夢想裏馳騁,真是難能可貴的精神。就為了這些背後的經歷和創作歷程,看一場別人的戲,作為觀眾的我,還有什麼可挑剔呢?總也是滿足的,至少有人在為了自己和別人創造著些什麼,不是嗎?

教堂裏的這次觀看體驗,倒比三年前開始接觸實驗劇時來的更真實,畢竟規模跟演出性質還是不太一樣。不過,同樣的仍然還是,於我,除了體驗了演出的多樣性以外,還看到了許多人和他們背後對於人生經歷的不斷嘗試。演員們也許白天是一位白領,做著一份跟演員不相關的工作,晚上跟周末就開始了「演出生涯」。在倫敦,演出行業的艱辛,和與之所造就的現實性,讓它本身跟一個大熔爐似的,而且可塑性也極高。

雖然演出市場的激烈競爭,造成了戲劇製作不自覺的偏向了「高大全」的套路,也讓觀眾口味變得越來越挑剔。不過,偶爾在一個不需要排隊和與人擁擠的教堂內,看一場專業的演出,真是覺得自己賺到了呢!

(責編:友義)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