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之年的倫敦逍遙音樂會終場

更新時間 2012年 9月 10日, 星期一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2:02
終場音樂會(The Last Night of The Proms)

終場音樂會(The Last Night of The Proms)照例舉行,六千觀眾躬逢其盛。

今夏倫敦可謂盛況空前:六月份,女王登基鑽禧大典首當其衝;八月份,舉世矚目之奧運會和殘奧會接踵而至。然而,經過一年往返於中英兩國間工作的經歷,我最喜歡的還是一年一度的夏季逍遙音樂會九月份的終場。

今年是第118屆,恰逢奧運盛會,顯得格外隆重。斗轉星移,2009年的第115屆音樂會,是當時上中學的女兒邀我去海德公園觀看的,而今她已在華威大學就讀一年了。時過境遷,但我們父女對古典音樂之熱衷卻不減當年。

就在殘奧會閉幕式前夕,本屆音樂季的第76場,即終場音樂會(The Last Night of The Proms)照例在倫敦的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舉行,六千觀眾躬逢其盛。並與設在威爾士、蘇格蘭、北愛爾蘭,以及咫尺之遙海德公園四萬之眾的分會場互動,交相呼應。

這是BBC交響樂團的捷克籍首席指揮吉裏·別洛赫拉韋克執棒倫敦六年之後的最後一場告別音樂會,曲目豐富多彩。開場世界首演的年僅26歲的青年作曲家馬克·辛普森的作品「火花」,不僅令人耳目一新,也不禁讚嘆樂壇後繼有人。

亨利·伍德爵士創立的夏季逍遙音樂會,至今是世界上最大規模的古典音樂節。各國音樂家趨之若鶩,堪稱樂壇奧運。飲水思源,每次終場音樂會伊始,都有聽眾代表為伍德爵士半身雕像佩戴花環、擦拭塵埃的程式,使人感動。這尊著名的雕像,平時存放在皇家音樂學院的博物館裏,但每年從七月中到九月初的逍遙音樂會季節,都會陳設在皇家阿爾伯特音樂廳巨大的舞台上方,成為這一音樂盛事的象徵。

交響樂曲目有應景的捷克作曲家蘇克所作之「迎向新生」(其人曾獲1932年奧運會藝術比賽銀牌)、美國作曲家約翰·威廉姆斯為上世紀洛杉磯奧運會譜寫的「奧林匹克主題曲」, 英國作曲家戴流士的「告別之歌」,捷克作曲家德沃夏克的「狂歡節序曲」,以及終場音樂會傳統上不可或缺的亨利·伍德爵士,暨愛德華·埃爾加爵士的作品。

音樂會上蘇格蘭青年小提琴家尼古拉·貝內代蒂演奏了布魯赫的G小調第一小提琴協奏曲,和前蘇聯作曲家肖斯塔科維奇的「牛虻浪漫曲」。這位器樂名伶年僅25歲,時下炙手可熱。其背景是意大利父親、蘇格蘭母親,四歲學琴、八歲成為英國兒童國家交響樂團首席。1997年入梅紐因學校深造,2004年以十六芳齡贏得BBC年度青年音樂家比賽,一舉成名。她演奏用一把三百餘年的名琴,不同凡響。這琴由一銀行家富豪擁有,免費租賃的代價是每年演奏堂會以為回報。

當晚真正的巨星是馬耳他的男高音歌唱家約瑟夫·卡列亞,演唱了眾多歌劇名作,從威爾第的「假面舞會」、馬斯涅的「維特」,到普契尼的「托斯卡」,直至「圖蘭朵」,還有膾炙人口的意大利歌曲「黎明」、西班牙歌曲「格拉納達」,以及羅傑斯的音樂劇名曲「你永遠不會獨行」,以及通常的獨唱壓軸戲 - 英國的愛國歌曲「希望與榮耀的土地」等,不一而足。

卡列亞雖然只有三十三歲,卻已經出演了二十八出歌劇的主角。他十六歲學唱,1998年在米蘭贏得卡魯索聲樂比賽大獎、1999年又在普拉西多·多明戈國際歌劇比賽獲獎,迄今一直活躍在全世界各大歌劇院的舞台上 - 倫敦考文園、紐約大都會、維也納、法蘭克福、柏林、薩爾茨堡、巴塞羅那,不勝枚舉。

卡列亞出場,虎背熊腰,頗有帕瓦羅蒂青年時代遺風,只是缺了白手帕。據說他幼年在英國林肯郡姨媽家模仿老帕,被認定有歌唱天才,於是回到馬耳他後參加合唱團,由此走上歌唱道路,這已是佳話。但不知為何,著禮服正裝卻不系領結,也許是為了喉部鬆弛不成?

卡列亞被譽為「二十一世紀的時髦男高音」,待價而沽。評論家說他是卡魯索再世,兼有浪漫抒情性和英雄戲劇性的特質。嗓音優異、技巧嫻熟,倒也名副其實;一晚連續演唱眾多作品,風格、力度各異。尤其是完成「今夜無人入睡的」高音b後,還要再唱一系列曲目,需強弱搭配。唱的雖顯謹小慎微,功力卻也游刃有餘。欽佩之餘,竊以為其法國作品處理細膩、控制裕如,其實略勝意大利作品一籌。

英國夏季逍遙音樂會百餘年不衰,其重要原因之一是堅持面向草根大眾。雖盡享音樂大餐,卻物美價廉、免阮囊羞澀之窘迫。時下中國國內票價動輒成千上萬,似有天壤之別。超英趕美,如願以償。

夏季逍遙音樂會另一個特點,即超級熱情的古典音樂發燒友群體首當其衝。他們不僅每場必到,還堅持義務募捐,今年又籌集善款八萬二千餘英鎊,以供音樂家救濟之需。聽眾與音樂家,樂思與情感交融互動,如此參與感難能可貴。

終場音樂會的一道亮點是特邀奧運會和殘奧會英國隊的獲獎運動員到場助威,舞台上下歌聲一片。順便一提,英國作曲家本傑明·布裏頓1961年配器的英國國歌「天佑女王」,BBC愛樂合唱團演唱的別具風格,莊重而細膩。明年是布裏頓百年冥誕,預計有不少紀念活動。記得年初布裏頓基金會理事長訪華,我和美籍華人鋼琴家吳龍曾應邀去北京麗晶飯店會面。吳先生和我搭檔多年,本想一起合作布裏頓作品以為紀念,但他不幸年中辭世,只好作罷。「友誼地久天長」,音樂會總是以大聯歡的方式落下帷幕。對過去的回憶,對未來的憧憬,蕩氣迴腸。

每次看完逍遙音樂會終場,大約受現場氣氛影響,心情總難以平靜。打道回府,貪婪地呼吸著倫敦夜晚的空氣,音樂盛宴的點滴滋味竟然回味無窮。倫敦樂風,樂此不彼,這種感覺是獨特而不可替代的。旅英四分之一世紀,BBC交響樂團的面孔更新換代,但夏季音樂會如同鐵打的營盤,逍遙之風依舊。猶如女王陛下的形像,似乎永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聯絡薦言

* 須填寫項目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