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崔健:搖滾樂是對生活態度的誠實表達

更新時間 2013年 4月 16日, 星期二 -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8:16
崔健專輯

崔健作品首次在全球性正規數字音樂平台發行

周二(4月16日),「中國搖滾教父」的崔健首次通過全球數字音樂平台發行精選輯《The 3rd Sound of China》。

音頻:專訪「中國搖滾教父」崔健

音頻:專訪「中國搖滾教父」崔健

收聽mp3

你需要安裝正確版本的Flash播放器播放這些音視材料

選用其他媒體播放器

崔健在接受BBC英倫網記者子川電話專訪時談到對中國搖滾樂生態的看法以及多年前來英國演出的印象。

子川:您在iTunes上推出精選輯《The 3rd Sound of China》,為什麼到現在才開始在全球數字音樂平台上與公眾見面?

崔健:似乎中國大陸音樂版權的授權一直沒有規範化,很多公司沒有與國際數字音樂公司統一規則保護版權。

子川:這張專輯中有《一無所有》、《新長征路上的搖滾》、《花房姑娘》這樣的老歌,也有比較新的《迷失的季節》、《藍色骨頭》,是自己選出的最有代表性的歌?

崔健:曲目是我、顧問以及網絡出版公司共同確定的,我自己出了一些主意。

子川:第一次在全球數字音樂平台上推出歌曲,有什麼特別的感受?

崔健:我並沒有「上了一個台階」的感覺,而是覺得這是一個基本的,只不過過去沒有做這件事。現在我們只是在做一件基本的事情—這種權利在我們手上已經浪費了好長時間了。

子川:在iTunes上發行之後,了解您音樂的外國人會多起來,對打入西方市場會有很大幫助?

崔健:我沒有想這麼多。因為外國人關注中國經濟、政治要比中國文化要多得多。中國的文化可能是在經濟和政治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才得到關注的。目前,這種關注還是比較少。外國人可能會從技術上覺得我們的音樂在很多方面還很初級、落後,可能他們不會太多地關注我們的內容。

子川:較大的語言、文化障礙是一個很大的因素?

崔健:對,是這樣的。

子川:最近幾年來英國開演唱會的華人歌手比較多,您有沒有興趣?

崔健:有機會的話當然想。其實我1989年第一次出國演出就是在英國,當時對我是很大的事情。我是代表中國大陸去英國在亞洲音樂節(Salem Music Awards)上演出,唱了《一無所有》和《一塊紅布》兩首歌。當時是一位台灣友人請我去的,不是官方代表推薦的。

子川:當時的觀眾接受度如何?

崔健:當時我都沒有覺得是出國演出,因為觀眾都是亞洲人。我不是很看得出每個觀眾都是哪個國家的,但是都是亞洲面孔。

子川:對英國的印象如何?

崔健:我們飛機降落的時候是在一個早上,從機場出來就感覺像在做夢,因為周圍都是安靜又漂亮的小房子。到了酒店之後好像夢醒了,才意識到自己身在倫敦。

我們住的酒店後面就是一座大花園,沒有高樓大廈,覺得原來不是所有的大都市都像紐約那樣的高樓林立。我們在倫敦這幾天一直是陰雨天氣。而且,這裏不像之前想像的那種「人與人之間關係淡漠的資本主義社會」,而是有鄉村抒情的那種東西在。

子川:當時在英國停留了幾天?

崔健:3天。因為時間特別緊,之後還要去法國。演出之後,我去看了一些音樂會,包括倫敦朋克樂隊The Pogues 、美國搖滾樂隊Fishbone的演出等等,印象特別深。

子川:最近就在專注於電影製作和新專輯?

崔健:對。新專輯的製作已經接近尾聲,我還在導演電影《藍色骨頭》。另外,我們即將推出兩年前開始拍攝的一個3D現場音樂紀錄片。

崔健近照(攝影:Li Zi)

崔健:外國人關注中國經濟和政治遠比關注文化要多(攝影:Li Zi)

子川:最近一段時間中國樂迷的懷舊情緒可能比較多,《怒放搖滾英雄》演唱會這樣的品牌出現也反映了這樣一種情結。您如何看這種現象?

崔健:可能大家對現在流行的東西感到審美疲勞—如果沒有新的東西,就從老的中挑有價值的去聽。或者是,通過比較,人們了解到哪些東西的信息量更有價值,更能夠有持續的精神互動,就會去選擇什麼。其實這是一個全球範圍的趨勢,很多年輕人聽老的音樂。

子川:搖滾樂在中國生存仍然很難?

崔健:基本上處於半死不活的狀態。雖然沒有什麼真正達到風頭浪尖的,但是也沒有完全走向低谷。實際上,在中國做搖滾樂的人越來越多,樂器的銷量也特別好。我覺得主要原因是因為經濟發展比較快,帶動了文化市場的一些變化。但是這些變化不是文化市場本身推動出來的,而是被經濟帶動出來的,所以看起來出於低谷,比較被動。

子川:那中國搖滾應該怎麼做才能發展得更好?

崔健:我覺得文化政策在某種程度上也是在被動發展,被經濟政策所制約,文化人的話語權沒有超過搞政治和經濟的人。我認為,中國的文化改革看起來還是行動比較緩慢,雖然有希望,但是緩慢。

子川:最近《中國好聲音》、《我是歌手》等電視節目的流行對搖滾樂的發展有多大的好處?

崔健:雖然這些節目令人覺得搖滾樂可以上電視了,但實際上是因為很多硬件的東西在發生變化,畢竟,這兩個節目中的表演是真實的。有了真實的表演,跟搖滾樂的距離必然越來越近了。但並不是說搖滾樂應該怎樣去進入電視,而是雙方都在做出一定的努力,因為搖滾樂上電視的條件已經成熟了—雖然還是受到一些技術上的限制。

比如,如果電視台沒有足夠的資金和專業團隊的話,將很難呈現出真實的電視搖滾樂演出,因為這需要很多技術上的工作。有時候,我們會向他們提出一些要求,他們才會去做。如果是沒有市場號召力的一般的搖滾樂隊向電視台提出壓力,他們可能不會接受,所以搖滾樂真正進入電視似乎還有一定的距離。

子川:您在幫助年輕人做搖滾方面有什麼樣的努力?

崔健:我覺得樹立一種現場演出的觀念就好像在種莊稼之前需要整合土壤—想要植物生長得好,就需要土壤富有條理和營養,還有保護的關係。搖滾樂真正的意義還是在於去誠實地表達自己。所謂的「第三種聲音」就是非主流、主旋律的聲音,而是獨立的聲音。就是你如何去堅持自己的獨立藝術觀念、創作觀念、表達的形態,必須堅持住。如果沒有堅持住,那就變成第二種聲音或者第一種聲音了。

從我的角度,我盡可能地每一次演出都保持真實,盡量讓每一家電視台都增加對真實音樂表演、詞曲創作的關注度。他們真正關注到這些之後,就會發現這其中有很多積極的潛能。當他們看到這些潛能之後就會逐漸認識到過去或者現有的一些文化管理經驗是廢的,只是為了商業,沒有什麼內容,更沒有對青少年做出積極的榜樣。

這些比較時尚,但是也比較頹廢。我認為搖滾樂正好與之相反—看起來有點頹廢,實際上是真正向上的東西。搖滾樂是對生活態度的誠實表達。讓更多的人看到這一點,就是在鼓勵年輕人。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