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鞍華:《黃金時代》不推崇「民國範兒」

許鞍華
Image caption 許鞍華:《黃金時代》中隱去了一些人性中醜的東西(攝影:肖媛)

香港電影導演許鞍華講述民國女作家蕭紅的新片《黃金時代》很快將在威尼斯電影節閉幕式上全球首映,她本人也將擔任該電影節地平線單元的評委會主席。

趕赴意大利之前,曾經在倫敦電影學院(London Film School)學習的許鞍華來到英倫,出席英國電影協會(BFI)「兩岸三地百年電影光華」(A Century of Chinese Cinema)大型華語影展放映她獲獎無數的電影《桃姐》及觀眾問答活動。

1989年之後第一次來倫敦的許鞍華周一(8月25日)在接受BBC英倫網專訪時表示:「我這次來覺得倫敦好漂亮,跟記憶中的不一樣了」。

許鞍華告訴記者:「在倫敦電影學院學習對我的幫助非常大,而且特別享受,因為當年在香港上大學的時候大家都相信苦功,會比晚上誰睡得更晚,但其實只是填鴨式學習」。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她回憶,當年在英國學的是實踐性的內容,怎麼拿機器真正去拍攝等等,而且學了之後立刻就要用。1970年代在倫敦的時候,英國導演邁克·李(Mike Leigh)剛畢業幾年,曾經給許鞍華的班級講自己跟演員的關係。

許鞍華認為,英國電影協會(BFI)「兩岸三地百年電影光華」非常好,但可能不會很快看到此類活動的影響。

「但是作為文化事業,需要長遠地看,你不知道誰看了一部電影,有一部電影啟發他/她,以後會寫很好的東西、拍很好的戲,而有人把華語電影的脈絡理出來非常重要」,她說。

《黃金時代》即將在中國「十一」期間在中、港、台同時上映,引發海內外華語文化界的關注。許鞍華對BBC英倫網解答了有關這部電影的疑問。

子川:為什麼要拍《黃金時代》這樣一部電影?

許鞍華:幾十年前就曾經想過把女作家蕭紅的一生拍成電影—因為她是一位很好的作家,非常值得拍她的生平,但一直覺得找資金和編劇都很難。

真正開始計劃拍是在2006年拍完《姨媽的後現代生活》的時候。當時有投資人表示想拍蕭紅的生平,我就覺得正中下懷。

編劇李檣創作《黃金時代》劇本用了差不多3年的時間,在那期間我拍了3部香港本土題材的電影。

子川:看到您在有的訪談中說,《黃金時代》包含了您的全部人生觀、藝術觀、價值觀?

許鞍華:不是那麼嚴重,其實就像說笑話,想不到人家把這個評價認真地寫出來。

子川:有人說民國時期的知識分子非常自由?

許鞍華:那個是宣傳,我們在電影中沒有特別渲染這一點,只是老老實實把蕭紅的一生拍了出來。

子川:只是在還原歷史?

許鞍華:對,能還原就還原,根據她本人說的話、寫的東西以及各個當事人說的不同版本,都放進劇本中。

子川:您心目中的蕭紅究竟是什麼樣的人?

許鞍華:其實我拍這個戲越拍越不知道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因為很難概括一個人,尤其是非常複雜的人的想法。我認為,最差的辦法是不停地下判斷說這個到底是不是好人,這樣很幼稚。我們就是想還原她本來的感覺,然後讓觀眾自己判斷她是怎樣的一個人。

子川:最近一段時間,文化界有一些人在推崇所謂「民國範兒」,但也有人質疑,因為那個時期其實很多東西還是很落後的。您怎麼看?

許鞍華:那當然,確實很落後。我拍《黃金時代》不是為了推崇「民國範兒」。我只是覺得,這是講那個時代的一群文人,就想表揚一下他們那個時候比較傳統的關係、那種狀況以及他們的掙扎。再對比一下,他們的抗爭比我們的要辛苦,也比較有誠意。

我們這個時代其實什麼都很難說,不知道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但蕭紅生活的那個時期這些都比較分明,所以我想把這些文人之間的相互關係拍出來,讓大家看看那個時代是什麼樣的,對比我們現在的時代是什麼樣的而已。

我在《黃金時代》中是有意把人性中比較醜的東西隱去的。比如,很多傳說都說,蕭紅跟一個男人好,又跟別人好,居心不良,只是需要依靠男人。這些可能是真的,但我都隱去了,把電影拍得比較正面。

子川:為什麼採用獨白的方式拍《黃金時代》?

許鞍華:獨白的方式其實很普遍,很多戲都採用。因為蕭紅的作品很多,我們就讓她當獨白念出來。如果不用獨白的方式,就要打字幕了。

子川:《黃金時代》中魯迅的形像比較引人關注,為什麼採用這樣的表現方式?

許鞍華:我也沒有把魯迅當成很大一回事—這對香港人來說是比較容易的,因為我們一直沒有把他看成偶像。我就是把他們全部還原成在那個時代生活的人,只不過他們都是作家而已,而不是以大作家的感覺拍他們。

子川:您希望觀眾看了《黃金時代》之後得到什麼樣的訊息?

許鞍華:我希望觀眾能感受到電影人物當時的感覺,然後去了解他們,而不是從認定他們是偉大的人的角度去了解他們。

子川:《黃金時代》到過中國很多地方實景拍攝,遇到困難多嗎?

許鞍華:拍攝期間沒有遇到什麼困難,很順利(笑)。

子川:還是找投資更難?

許鞍華:對!最後是編劇李檣找到的主要投資方星美影業。我當時還問投資人為什麼要投資,對方說在飛機上看了劇本之後就覺得一定要拍。如果投資人說因為這部電影會賣座,那我就不會同意了,因為這可能比較難。

子川:為什麼找湯唯出演蕭紅?如何評價她的表演?

許鞍華:找她來演是因為她的氣質很好,看起來比較像作家。我覺得她的表演很不錯,因為這個角色非常難演,而她把握得很好。

子川:最近幾年中國大陸電影市場比較火爆,但電影審查制度仍然存在,您怎麼看?

許鞍華:我覺得能拍就拍,如果有的題材不能在大陸拍,就優先在香港拍。其實電影的生存環境從來沒有好過,無論的好萊塢還是全世界,找資金都不容易,一定是被發行商剝削,都是你死我活。

從來都沒有導演會覺得很安穩,但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願意當導演。現在其實是形勢大好,所以不應該抱怨,只要把自己的戲拍好就可以了。

子川:形勢大好是指找資金更容易了?

許鞍華:對。因為現在有好多電影觀眾,基本條件都有,資金有的找。以前香港電影界是沒有錢的,沒有人願意投資電影。現在既然有資金又有觀眾,那導演的責任就是把戲拍好。

子川:您即將出任威尼斯電影節地平線單元評委主席,有什麼感想?

許鞍華:我當過很多電影節的評委會主席了,他們都讓我當主席是因為我最老(笑)。可能看別人的電影會比較清楚—看自己沒那麼清楚—心態也會比較輕鬆。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