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藝術家作品亮相薩奇後波普藝展

策展人張頌仁和藝術家穀文達(攝影:劉競晨)
Image caption 策展人張頌仁和藝術家穀文達(攝影:劉競晨)

倫敦薩奇畫廊(Saatchi Gallery)舉辦後波普藝術:東西交匯(Post Pop: East Meets West)展覽,展出包括艾未未、穀文達中國、俄國、英國等多國藝術家作品。

波普藝術(Pop Art)被廣泛視為20世紀最具影響力的國際藝術運動,反映二戰後青年一代的社會文化價值觀,探討通俗文化與藝術之間的關係。

此次薩奇畫廊展出100餘位來自世界各國藝術家的200餘件作品。

為這一展覽的華人作品策展的張頌仁先生20多年前在香港開啟了西方人了解中國當代藝術的窗口。

張頌仁對BBC英倫網記者表示,這個展覽是由俄國收藏家楚卡諾夫家族基金會(Tsukanov Family Foundation)發起,3位策展人分別是他本人、英國波普藝術專家馬可·利文斯通(Marco Livingstone)、在前蘇聯時期擔任莫斯科著名的特列季亞科夫畫廊館長的安德烈·艾若菲夫(Andrey Erofeev) 。

三位策展人決定做3個地區對話為基礎的展覽,通過生存、廣告與消費主義、明星與大眾傳媒、藝術史、宗教與意識形態、性與身體這6個主題探討波普藝術的傳承。

張頌仁把大中華區各個藝術家連在一起。「華裔作為20世紀對現代藝術的反應,波普藝術很大一部分關注的是大眾傳媒、資本主義生產,所以我把波普藝術對意識形態的批判和回應作為主要脈絡」,他說。

他認為,把各國藝術家在同一主題之下的作品放在一起展出會引起英國觀眾的共鳴,因為「我們都生活在當下,這些作品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大家可以了解的現代語言」。

「展覽這樣擺放,給觀眾一個最強烈的信息,即波普作為現代文化的一種現象,是全球性的,它提供了很強的生產和思想的語言以及資源」,他解釋。

Image caption 穀文達用人的頭髮製作的作品「聯合國」頗具爭議(攝影:子川)

特意來到倫敦出席展覽開幕式的華人藝術家穀文達在接受BBC英倫網記者專訪時表示,這次展出的「聯合國」這一作品是為了紀念2000千禧年為韓國光州雙年展而製作,此次的展出已經是全球第11站。

穀文達告訴記者,2000年用人的頭髮做了188面國旗,現在已經有193面國旗。「這是一種反諷,作品想團結各國人民, 但這些年來已經從188個國家分裂到193個。」

他表示, 國旗是用來做區別的,但是他所用的材質是混合的,用20多個國家民眾的人發製作,結合這麼多人的基因,既代表分裂又是團結。

據介紹,作品中用的頭髮有的是捐獻來的、收集來的,或者從中國的回收公司買來的。這個作品牽涉到宗教、文化、經濟、政治等等問題。

穀文達1996年第一次來到英國做這個系列的展覽中的一部分,用了在倫敦收集的頭髮,包括朋克的頭髮,做了一個巨大的英國國旗。

他認為,中國現在是世界事務的核心,從政治、社會、經濟發展等各方面都頗受關注,但是,只有30年歷史的中國當代藝術還很年輕,和中國的很多其它方面一樣仍處在原始積累階段。

「這已經是不容易的過程,因為中國當代藝術誕生之前,西方人一提到中國藝術想到的還是瓷器、青銅器、國畫等等。」

Image caption 中國藝術家馮夢波的作品「出租車!出租車!-毛澤東 III」(攝影:子川)

從2004年左右開始,華人藝術家的作品開始在全球市場開始熱,有的作品可以賣出非常高的價格。儘管如此,也有人提出隱憂。

張頌仁表示,從1990年代開始就已經有人發現華人藝術。所以,2004年前後的情況是,把之前被低估了10年的作品在市場上重新評估。

他認為,市場操作是很難控制的事情,股票市場也有升有跌,藝術作為文化產品,關鍵是它必須要面對每個時代重要的文化造型、生活模式、社會模式。

張頌仁覺得,好的藝術品能不能夠在每個時期捕捉這些東西非常重要,而市場如何去回應這些文化作品不好說。

儘管華人藝術家作品的未來很難預測,但是張頌仁認為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來自中國的當代藝術已經在大家的視野中,所以在文化想像中,中國藝術不可能缺席。

「因此,無論是在世界文化政治上還是思想交易上,中國當代藝術佔有重要的位置」,他強調。

後波普藝術:東西交匯展覽從即日開始,持續至2015年2月23日。

Image caption 中國當代藝術家隋建國的作品為著名雕塑穿上了衣服(攝影:子川)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