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卡特尼嘆與列儂兄弟情

甲殼蟲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甲殼蟲樂隊的麥卡特尼和列儂在樂隊解散後,曾有數年不相往來。

曾經甲殼蟲成員的麥卡特尼爵士再次回憶起聽到列儂被槍殺時,用「驚恐」來形容他當時的心情。列儂在1980年12月8日被槍殺。

麥卡特尼日前表示,他「很慶幸」他和列儂在決裂多年後,最終重歸於好。

列儂當時是在紐約他所居住的公寓門口被槍殺的。

麥卡特尼回憶說:「一連老幾天,我都不敢相信列儂已經不在人世了。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震驚。」

他說:「我當時在家接到一個電話。當時是個大早起,這個消息太驚恐了,讓誰都接受不了,我也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他回憶說,就連他把這則噩耗告訴給自己的家人都「很難說出口」。

麥卡特尼說:「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太傷心了,我們再也不能見面了,也再也不能一起玩兒了。」

「大混蛋」

殺死列儂的馬克-查普曼(Mark Chapman)據報說,他當時腦海里聽到了讓他殺死列儂的聲音。

在認罪伏法後,查普曼最終以二級謀殺的罪名被處以20年至終生監禁。今年八月,他的假釋請求再次被拒。

麥卡特尼說:「我腦海里總是浮現一個詞,那就是大混蛋。就像是在說那個家伙就是個大混蛋,他殺人也不是出於政治動機,就是隨機地幹了那麼一齣。」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麥卡特尼爵士感嘆他和列儂最終得以盡棄前嫌。

在1970年四月甲殼蟲樂隊宣佈解散後,麥卡特尼和列儂兩人在後來的四年裏,都沒再見過面。

麥卡特尼在說到甲殼蟲樂隊的分崩離析時說:「我們當時到了一個臨界點,我們都感覺再一起混下去特沒勁。」

他說:「我當時的那些年每當想起列儂的時候,都把我們之間的關係看作是勢均力敵的對手。」

麥卡特尼回憶說,當他們倆的妻子分別在七零年代中期生孩子後,這哥倆又開始重新說話了。

麥卡特尼說,後來他們倆都覺得,兩人之間的爭風吃醋「變得無聊」,他們又通過之間的共同點破鏡重圓,相互交流一些做父親的心得、以及怎麼做麵包更好吃等等家長裏短。

麥卡特尼說:「我感到特別高興,我們倆能在他遇刺前重歸於好。否則,如果我們之間的關係再繼續冷下去,然後他遇刺了,那可就糟糕得再也無法挽回了。」

麥卡特尼說:「能和列儂後來言歸于好讓我倍感欣慰。我們畢竟曾經是好哥們兒。」

他說:「人們一說起甲殼蟲樂隊,總愛拿我們散伙說個不停。但其實散伙並不是最重要的。」

麥卡特尼說:「最重要的,是我們之間的兄弟情。」

(編譯/責編:孫晨)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