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不許發言、可以祈禱的怪地方

迪拜的希臘東正教教堂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迪拜的希臘東正教教堂

從外表看,在迪拜,除了伊斯蘭,其他任何宗教的存在跡象都非常少。但是,這座城市也在無聲地包容著其他信仰。不過,自由是有一定條件的。

馬修神父身披白金兩色的禮袍。他轉過身、面對60多名信徒。

現代風格、寬敞明亮的聖瑪利亞天主教堂內共有13排座位。信徒有穿格子襯衫的中產爸爸、蒙頭巾的奶奶,一身時尚裙裝、帶著孩子的媽媽,甚至還有幾個肌肉發達、穿體恤衫的小伙子。

馬修神父端起聖餐酒的時候,旁邊清真寺內剛好開始傳出召喚穆斯林禱告的歌聲。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迪拜的聖三一新教教堂

那是星期四下班以後,我已經看到坐在後排的幾個人打哈欠了。我是在迪拜參加彌撒。不尋常的是,彌撒使用的語言是烏爾都語。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迪拜是其中之一—,言論自由受到令人窒息的打壓,存在廣泛的媒體審查,幾十名活動人士被鎖在監獄,但是,這裏也有外人很少知情的宗教寬容歷史。

1958年,拉希德·本·薩伊德·阿勒馬克圖姆酋長(現在迪拜領導人的父親)批准在大市場頂上修建印度教寺廟。現在,穿過一條兩旁布滿商店的狹長小巷,即可抵達寺廟。商店中出售的商品琳琅滿目,有各色神人塑像、玫瑰和金盞花環等。

這個國家大約有將近50萬印度教徒,這是唯一的一所此類寺廟。室內彌漫著濃郁的檀香,每星期都要接納成千上萬的信徒,既有印度教徒,也有錫克人。

1966年,也就是迪拜發現石油的那一年,拉希德酋長向天主教傳教士捐贈了一小塊土地。現在,迪拜有了長足的發展,聖瑪利亞教堂已經置身於迪拜中央一條繁忙的四道公路旁。

因為星期日是工作日,迪拜基督教徒禱告的一大特點是,最主要的禮拜都在星期五舉行。對許多人來說,一周只有這一個休息日。這裏的教堂—其中包括聖瑪利亞—通常都要舉辦10幾場禮拜,使用英語、阿拉伯語,還有其他許多不同語言,比如他加祿語、馬來亞拉姆語等。

聖瑪利亞教區牧師蘭尼·康納利神父說,「星期五的彌撒,我們通常接納7000信徒。」

蘭尼神父沒有迪拜天主教徒(主要來自印度和菲律賓)的凖確人數,但是他對迪拜的環境卻非常清楚。他告訴我說,「我們並沒有指望得到這樣的自由。但是,在這個院子裏,我們可以自由表述、實踐我們的信仰。」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聖三一新教教堂院內

這個特點非常重要。在迪拜轉一轉,看不到除了伊斯蘭教以外還存在其他任何宗教信仰的證據。教堂不可以外擺十字架,公開傳教、或者試圖說服穆斯林皈依的人可能會被投入監獄、或被驅逐。

我的那場烏爾都語彌撒結束了,我找到傑裏·羅伯特,他是迪拜巴基斯坦天主教社區的負責人。

羅伯特來自卡拉奇,身材高大、信心十足,一身商務西裝。他已經在迪拜17年了,擔任一家銀行的保安經理。在巴基斯坦,所有教派的基督徒都在忍受暴力攻擊、教堂被焚。我問羅伯特,在迪拜怎麼樣?

他回答說,「好多了。我們在一個穆斯林國家也擁有自由。對我們來說,這裏是一個非常安全的環境。這也正是我們在巴基斯坦所需要的。」

聖瑪利亞教堂一旁,另外一個高牆環繞的院子裏,是聖三一新教教堂。這片地產也是拉希德酋長捐贈的。星期五,數千信徒—主要是非洲人和南亞人—來這裏參加十幾場禱告,禱告分別在小教堂、祈禱廳內同時舉行。

我先去看了看「信仰復興運動者」的聚會,人頭攢動,音樂震耳欲聾,信徒揮舞著雙臂唱歌;然後我加入一場聖公會的禮拜,傳統的聖歌,哀怨的電子風琴;之後,我擠進一場印度基督徒的禮拜;瞧了瞧韓國教會的禱告—青少年高唱基督教搖滾歌曲呢!

爬上石台階,看到科普特教堂內同樣擠滿了信徒,香煙繚繞,地下鋪著紅地毯,牆上鑲著木條,藍色的天頂上有一幅巨大的耶穌基督畫像。鈸聲叮叮、三角鐵咚咚,兩個屏幕上分別顯示出阿拉伯語和科普特語的禱告詞。

科普特人是埃及最大的宗教少數民族,他們在故鄉受到歧視,經常遭遇暴力攻擊。現在10萬科普特人在阿聯酋生活。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科普特教堂的馬科斯神父

留著一臉大鬍子的年輕神父馬科斯已經在迪拜12年了,他說,他們教堂的信徒「非常幸福,對生活很滿意,有自由。」

一名路過的信徒抓住我的手說,「在這裏的生活比在埃及好多了。如果你尊重這裏的法律,沒問題。在那邊兒,如果人家知道你是科普特……」他咧了咧嘴。

在迪拜和整個阿聯酋,還設有其他的教堂—其中幾個都建在現在統治者穆哈默德酋長捐贈的土地上—其中包括另外一個專門為錫克人提供的場所。

迪拜的人權紀錄、政治自由記錄可能非常悲慘,但是,對一些人來說,這座奇怪的城市也是寬容他們宗教信仰的避風港。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