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濰縣集中營童年歲月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被日軍集中營釋放後,戴愛美(右三)和她的兄弟姐妹以及其他孩子即將登上飛機,將與父他們的父母團聚。

戴愛美(Mary Previte)躺在牀上,忍受著腹瀉的痛苦和夏季酷熱。不過,她心裏有種預感,戰爭已經結束。

突然,她聽到了一個不尋常的聲音:一架飛機從日軍集中營的上空呼嘯而過,她在這座集中營裏已經度過了近3年時光。

「我跳了起來,向窗外望去,飛機飛得很低,幾乎可以觸到樹梢,隨後一頂頂降落傘開始徐徐下落,我立刻感到肚子好受多了,」她說。

「人們開始痛哭,抽泣,尖叫,手舞足蹈,上下跳躍,並向空中揮手示意。他們就像發瘋一樣。」這是戴愛美描述人們當時的激動心情。

美軍傘兵很快解放了山東濰縣集中營,當時有 1500名外國僑民被日軍囚禁在那裏。

戴愛美當時只有12歲,她與父母分離已經5年多了。看來,她遭受的苦難即將結束。

二次大戰爆發前,戴愛美和她的父母一直生活在中國,她的父母都是基督教傳教士,並在河南開封開了一所聖經學校。

他們都在中國內地會(China Inland Mission)工作。這是當時中國最大的外國人來華傳教組織之一。

中國內地會是戴愛美的曾祖父、英國傳教士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於1865年創辦的。戴德生曾在英格蘭北部的煤礦重鎮巴恩斯利(Barnsley)擔任牧師。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德生在山東煙台創辦了芝罘學校,旨在解決西方傳教士子女的教育問題。

中國內地會現改名為海外基督使團,最近在巴恩斯利舉行活動紀念該組織成立150週年。

在日本侵華戰爭剛開始時,日軍一般不干涉在華的西方人,因此戴愛美的父母決定繼續留在河南開封。

「其實他們已經買好了回美國的機票,但是父親說,『上帝不只是讓我在順境中傳教,他要求我們不管是在順境還逆境,都要完成傳教的使命』,」戴愛美回憶道。

考慮到安全,夫婦倆還是決定將他們的4個孩子都送到了山東的芝罘學校(Chefoo School)。

父母當時認為這所為外國人開辦的學校很安全。的確,那裏曾一度很安全。

但是,日軍偷襲珍珠港,美軍捲入戰爭後,形勢急轉直下。戴愛美和她的家人以及所有在華的西方人都成了敵人。

珍珠港事件第二天,日軍開進來並接管了學校。

「日軍帶來一個神道教士到球場上舉行了儀式。他們還在桌子、椅子和鋼琴上貼上了紙條,上面寫著日文,就這樣,整個學校都屬於大日本帝國的了。」戴愛美回憶起當時的情景。

她還記得,當時學生們必須去觀看日軍的刺刀練習,因為日本兵在練習時就會大喊「呀」,所以孩子們稱之為「呀訓練」。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日本侵略者將芝罘學校改成軍隊總部。

由於這所學校變成了集中營,當時年僅9歲的戴愛美成為了一名囚犯。

這個小女孩和她的兄弟姐妹與父母失去了聯繫,他們的父母當時仍住在中國未被佔領的地區。

孩子們在芝罘學校裏住了一年,之後日軍決定將學校變成軍事基地。學校的師生們被轉移到了濰縣一個較大的集中營。那裏關押的都是西方盟國的僑民。

戴愛美回憶起當時的情景時表示,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全體師生排隊一起離開學校的那一天。「這是西方統治中國的結束,」戴愛美說。「白人去集中營時,帶走所有可以拿走的東西,路邊擠滿了中國人,但是沒有佣人幫助他們。」

集中營的日子遠比學校艱苦多了,儘管日本兵偶爾表現出善意,但總是非常嚴厲。

戴愛美特別喜歡學校的老師,因為他們能夠通過遊戲解決遇到困難。

當時集中營裏有很多老鼠,老師們就會給孩子們布置任務,讓大家一起抓老鼠。有時候也捉蒼蠅和臭蟲。誰捉得最多就能獲得小小的獎勵。

戴愛美形容老師的做法是「美麗的勝利」。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在分開5年之後,戴愛美才得以和家人重新團聚,這張照片是他們團聚之後拍下的一張全家福。

「我們的老師盡量使天真的孩子們對集中營的生活習以為常,讓他們感到無憂無慮。你知道這樣做,能讓孩子們感到安心,」戴愛美回憶道。

但是孩子們仍然無法迴避集中營的噩夢。

由於缺乏藥品,一些人就死在集中營裏,其中包括英國前奧林匹克運動員埃里克·利德爾(Eric Liddell),戴愛美稱他是「穿著跑鞋的耶穌」。

之後,他們又遭遇了食品短缺。

被關押的人當中也有醫生,他們會讓那些在黑市上能換來雞蛋的人把蛋殼留著,然後用火烤過之後壓成碎末,餵給那些缺鈣的孩子。

「這些蛋殼粉末看上去讓人噁心,吃起來像沙子一樣。」現年已經82歲的戴愛美對當時的感受仍然記憶猶新。

當時,被關在集中營裏的人們根本聽不到外面的戰況,所以戰爭結束的消息傳來時,他們感到很突然,沒有任何預兆。

當美國大兵們來到集中營大門口時,被囚禁的人用他們骨瘦如柴的肩膀把美國兵托了起來。

這些美軍傘兵受到的歡迎,就像是英雄凱旋。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Image caption 戴愛美找到當年解放濰縣集中營的美國士兵和中文翻譯。

幾周之後,戴愛美和她的兄弟姐妹們搭乘飛機前往西安和父母團聚。全家人時隔5年之後再見面,禁不住淚流滿面。

後來,父母決定返回美國。在被選為美國新澤西州議員之前,戴愛美一直從事教育業。

在20世紀90年代,戴愛美花了兩年時間才尋找到當年那6名解放濰縣集中營的美國傘兵。

她跑遍美國去看望這些老兵。有些老兵已經去世,她就去看望他們的親人。「我想再看看他們,面對面地向他們說聲謝謝。」戴愛美說道。

當時,戴愛美唯一沒能找到的是當年隨美軍傘兵一起執行任務的中文翻譯。

幾個月前,一位在美國上學的中國留學生讀到一篇有關戴愛美的文章時,意識到這位下落不明的中國翻譯正是他的祖父——王成漢(Eddie Wang)。

於是,這位留學生與戴愛美取得了聯繫,使她得以通過越洋電話向這位90歲高齡的王成漢表示問候。

70年前,濰縣集中營獲得解放,儘管當時的戴愛美只有12歲,但她在那裏結識的朋友和經歷將伴隨她一生。

(編譯:海倫 責編:郱書)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