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親密接觸超仿真日本美女

Image caption 記者和埃麗卡對話

九月,陰雨綿綿的早上。東京南部一所老人之家內,老人們正在作常規晨練:慢慢將雙臂舉過頭、慢慢放下來。

屋內前方,一張桌子上站著「教練」:身材矮小的機器人,名叫帕爾洛。帕爾洛身高大約40厘米,發明者稱他為「人形伴侶機器人」。設定程序後,帕爾洛可以唱歌、跳舞、還可與人簡單對話。

用「簡單」來形容可能最合適了。我想讓帕爾洛告訴我天氣預報,很快,小家伙就糊塗了。也許是我日語不好。

但是,帕爾洛這樣的人形機器人只是發明家所說的即將到來的一場革命的開端。

革命的最前線位於日本西部京都外一個毫無特徵的商業園區。這裏是全世界最古怪、最不可思議的一些人形機器人的故鄉。

屋子正中間的椅子上,坐著美女「埃麗卡」。東道主給我們互相介紹。照片中你可能看不太出來,共處一室,埃麗卡真的是像足了真人。我圍著她轉一圈兒,她會轉頭跟著我看,還不時眨眨眼,好像在調整焦距對凖我。

東道主遞過麥克風,告訴我可以問埃麗卡幾個問題。我說,「問什麼好呢?」對方回答,「想問什麼都可以。」

事實並非完全如此。後來我發現,埃麗卡現在諳熟大約20來個話題,包括她的愛好、喜歡哪類寵物、最喜歡的電影等。

埃麗卡告訴我,「我最喜歡吉娃娃。你呢?你有狗嗎?」 我回答有。埃麗卡滿意地嘆了一口氣,好像很高興我們有共同愛好。

幾分鐘之後,我注意到埃麗卡的回答讓我的幾位陪同嘰嘰嘎嘎地嬉笑。原來,她覺得我日語很糟糕、很滑稽,正在開我玩笑!這一幕,讓我不安、窘迫。

埃麗卡的發明人是黑石浩教授(Professor Hiroshi Ishiguro)。我告訴她埃麗卡曾拿我搞笑,教授也笑了起來,問我,「你沒有試試跟她作一些消極對話?」我說,「沒有。」

Image caption 黑石浩教授:動物+技術=人

教授說,「你真該試試。她肯定會非常生氣。我們有那類程序。可以感受到非常強烈的、只有人類才有的感情,我們會全盤忘記她是機器人。」

黑石浩教授對埃麗卡有遠大計劃,他希望讓埃麗卡越逼真越好。他說,這樣做也有實際原因,因為對人來說,最好的交流「界面」是另外一個人。

「現在在日本,我們已經有會說話的電飯鍋了。就好像愛麗絲漫遊仙境一樣—會說話的電飯鍋!人們可以接受這樣的技術,因為我們的大腦可以接受聲音這個界面。」

對黑石浩教授來說,人形機器人是始自穴居人製造石斧的技術革命的延伸。

「人就是動物加技術。人類進化有兩種方式,一是出於基因,二是通過技術。隨著我們開發這項新技術,我們也在改變人的定義。我們不能把人和機器人區分開。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共存。」

一個充滿了智力人形機器人的世界可能會令部分人害怕。但是,老人不再需要輪椅或者升降椅、脊椎受損傷的人可以重新學會走路的那個世界呢?

東京北部另外一個毫無特色的商業園區,山海嘉之(Yoshiyuki Sankai)教授就在勾畫這樣的藍圖。他創建的公司叫Cyberdyne,和詹姆斯·卡梅隆的電影《終結者》中那個未來世界生產生化機器人的公司恰好同名。

山海嘉之堅持說,「絕非巧合!」

這位輕聲細語的工程師已經投入15年開發混合輔助肢(Hal):世界首例由使用者腦波自行控制的機器人外骨骼。

Image caption 記者也來試一試機器人外骨骼

最開始我半信半疑。後來山海給我看了一組令人難以置信的視頻。

第一段,一位小兒麻痺後遺症患者,腿部功能喪失,50年不能動。科研人員給他裝好機器假肢、在脊椎底部貼身處放好感應器。感應器接收到山海教授所說的由大腦沿著脊椎發出的「意圖指令」。這些指令控制機器假肢的動作。

下一段視頻上顯示,三天後,這位患者僅僅通過意圖指令就可移動假肢。

看到腿又能動了,他是什麼反應呢?山海教授說,「他哭了。」

那麼,這項技術是否也可以用於截癱者、截肢者呢?

山海笑了笑,點擊另外一段視頻:「這個人膝蓋以上截肢。你看,使用我們的機器人腿,他可以穩穩地走路了。」

確實如此。還有一段視頻中可以看到他在毫無幫助的情況下上下樓梯。

這項技術目前仍然處於嬰兒期。下一代混合輔助肢將更輕便,小孩兒也可以使用。同時,山海教授還在研究幹細胞技術,以便脊椎嚴重損傷的人也可以使用他們的機器肢。

這可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展望。不遠的將來,仿生人將不再是科幻?!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