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情迷美人魚的漁夫

Image caption 馬達加斯加海灘

維佐人(Vezo)確信無疑,他們來自大海。所以,寶寶一生下來,家人會把胎盤放在海邊;臍帶脫落,也會裝進貝殼投入大海,第一次剪頭髮剪下的胎毛也一樣。

銀白色的沙灘一望無際,一輪紅日冉冉升起。你可以看到,孩子們在海邊玩帆船比賽:硬紙疊成的船、塑料袋做成的帆。他們的哥哥姐姐也在海邊,等著父親一天打魚歸來,然後劃著真船出海練練手藝。

維佐人住在海邊,以大海為生,與大海共存。維佐人相信,他們所有的捕魚知識都來自美人魚安培拉馬尼尼薩。維佐人把美人魚供作女神。

也就是這個美人魚女神,告訴漁夫海面下有哪些魚兒在戲水,哪些魚可以捕撈、哪些需要保護。

傳說,當年安培拉馬尼尼薩走出大海,想看看陸地上的生活是怎樣。但是她發現,太嘈雜、忙亂,因此返回大海。不過,美人魚有時還是重返陸地「檢查」人的生活。

據說,美人魚有時還會遊到船邊、接受漁夫的朗姆酒。她當然也要酬謝漁夫啦。轉天,漁夫會發現漁網滿滿的、快要撐破。這裏的維佐人不會在美人魚曾經顯身的海邊附近捕魚,那些地方會被視作聖地。

Image caption 維佐孩童在海邊玩耍

一位漁夫告訴我,他曾經親眼看到過安培拉馬尼尼薩,此後再也不在那裏捕撈大海龜。據他說,安培拉馬尼尼薩有一頭濃密的波浪型長髮,小臂長有魚鰭。他不知道美人魚容貌是否美麗。他說,安培拉馬尼尼薩魅力無比、蠱惑人心。要是看到她的容顏,你就會今生今世永遠跟著她走、不管大海有多深。

其實,國際間也早就有明文規定,禁止在這裏捕撈海龜。但是,小村非常偏遠,距離最近的下一個村開車也要走八個小時!也許,村裏並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有禁令。外部世界看起來真遙遠,這裏的人甚至不知道現在總統是誰,也不知道上一屆總統是誰!

他們對只是在大選競選期間才想起來到這兒來一趟、送點禮收買選票的那些政客根本不感興趣。一位男子告訴我說,「他們唯一的用處是送的體恤衫和大米。」這名男子身上穿的那件體恤衫,胸前印著的總統頭像早就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了。

我問一名信仰上帝的漁夫,你是更怕基督教的那個上帝、還是更怕安培拉馬尼尼薩美人魚。漁夫毫不遲疑地回答道,「當然是下面這個她了,她比上面那個他權力大多了!」

不過,村民並不僅僅是從美人魚那裏獲得保護漁業資源的知識。一家名叫「藍色創業」的英國海洋保護組織也成功贏得維佐人的信任。

「藍色創業」10年前進入馬達加斯加,最開始,希望勸說社區領導人接受停止在部分珊瑚礁中捕撈章魚對他們更加有利,但是工作難度相當大。村民想,這可能又是外國人搞騙局,要掠奪馬達加斯加的海洋資源。

Image caption 馬達加斯加西南部的維佐漁夫

但是「藍色創業」苦口婆心,向漁夫解釋說,章魚壽命只有兩年、而且產仔率非常高,繁殖季節捕撈是適得其反。最後,漁夫總算認同了。

漁夫同意,每年設立兩個月的章魚保護期。後來他們發現,這樣做的結果是捕撈上來的章魚更大、更多!再後來,24個沿岸村莊先後效仿。

維佐人非常窮。對他們來說,每天能吃上一頓飯都沒有保證。當地海洋協會的負責人這樣說:從前受飢餓和迷信左右的人,能自己動手、做成連自己也沒有把握的這樣一件事,給社區帶來了真正的自豪感。通過將現代的保護技術和古老的敬神傳統結合在一起,他們給社區帶來了顯著收益。

今年這次兩個月的禁撈期結束之際,我來到村裏,看到五顏六色的漁船趁著落潮結隊出海。不過出發前還是要先祭祖。漁夫搞了一個簡短儀式,喝著桔子汽水、朗姆酒,一支接一支地抽著煙。這可沒到10點呢!

然後,數百人扛著長矛出海,在淺水區的小洞裏用長矛搜尋獵物。頂著毒辣辣的太陽,一幹就是好幾個小時。

他們的保護努力確實令人讚嘆,但是,看到大群大群人臉上塗著明黃色的天然防曬霜—其中包括磨碎了的樹皮,手裏舉著長矛,殺氣騰騰地尋找獵物,心裏也不禁一顫。眼前這一幕彷彿出自麥克白?也許是電影殭屍啟示錄?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