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德國—難民潮推漲極右潮

Image caption 支持者的旗幟:用德國國旗的金紅黑三色畫成的基督教十字架

德國總理默克爾對難民的「開門政策」正在國內引起反彈。最近一次民調顯示,她所領導的政黨支持率跌至過去幾個月以來的最低點,反移民政黨的支持率則有所攀升。每天,大批難民繼續湧入,給德國帶來沉重負擔。德累斯頓仍然定期舉行反移民遊行,記者注意到,沒有抒發恐懼和擔心的民主渠道,一些普通百姓也被推入極右勢力的懷抱。

「我們是人民」、「我們是人民」。陣陣口號在街頭迴蕩。我們先聽到聲、然後才看到人群。

一路走向寬闊的廣場,看到越來越多的抗議者加入示威人潮。黃色的路燈燈光映照下,示威者肩扛手舉的標語橫幅清晰可見:「停止難民瘋」、「歐洲正在自殺」。

數千人站在廣場上聽演說。身穿黑夾克、一頭短髮的男人在人群邊兒巡邏。他們佩戴著白色袖標,上書「秩序」。確實,集會遊行很有秩序。

廣場中心,聳立著巴羅克式的聖母教堂。第二次世界大戰進入尾聲時被英國空軍炸成廢墟,戰後由德累斯頓人重建。

講台上,演講人使用的一些關鍵字眼激發出觀眾的例行回答。他們高呼,「默克爾必須下台!」還有更凶狠一些的「人民的叛徒!」口號聲撞擊大教堂的石牆,聽來好像被擴音,格外嘹亮。

今年德國將接納100多萬難民,這就是引發的反彈。一年前,德累斯頓開始出現類似的示威遊行,此後每周一都有發生。遊行示威是由名叫「歐洲愛國者反對伊斯蘭化」的Pegida組織發起的。主流政客通常將其視作極端邊緣組織。

但是,參加示威的人複雜多樣、五花八門。有帶孩子的家庭、中產白領、年輕學生,還有退休老人。其中也有光頭黨、足球流氓,他們看到了機會。

Image caption 德累斯頓的Pegida集會示威:為默克爾「預留」了絞刑架

在德國,公開展示某些符號、表達與「第三帝國」有關的意識形態都是非法的。所以,那些信奉、擁護這些觀點的人用詞非常小心謹慎。

還有一次,在德累斯頓郊區小鎮弗賴塔爾(Freital)規模更小的一次遊行當中,我遇到一位名叫勒內·迪克的老人。他帶著妻子,走在10幾個人排成的遊行隊伍的隊尾。勒內說他是律師。看上去方方面面絕對正常,身高約略低於平均,帶著眼鏡,非常沉穩、受尊敬的樣子。

遊行結束後,我們走進當地一家小酒館聊天。勒內說,難民大批湧入帶來的結果是「稀釋」德國人。他使用的字眼是「人民」(Volk)。勒內很小心,只口不提種族。但是他說,德國人「正在被繁殖到不復存在」。意思很明顯。

勒內也有好幾次提到了「佔領區」這個字眼。聽起來,他指的是德國。

勒內·迪克不接受二戰後簽署的條約。他認為,德國仍被佔領。巧合的是,我碰上勒內那一天,正好也是兩德統一25週年紀念。我問他,難道這不值得慶祝嗎?

勒內回答,「沒有統一。只有把佔領區都包括進來,我們才能談統一。」勒內指的這些地方包括東普魯士—現在分別歸屬俄國和波蘭—還有蘇台德(Sudentenland)--現在劃入捷克。

勒內說,「這是國家悲哀日。」

Image caption 每天仍有大批難民源源不斷湧入德國

毫無疑問,勒內·迪克這樣的人只是極少數。現在,每個星期仍然有成千上萬的難民湧入,許多德國人敞開家門、敞開心扉。德國人甚至還發明了一個專門字眼:歡迎文化。

但是,在德累斯頓和東部其他一些城鎮,對德國好像過多承擔重負這一事實的不滿情緒也日漸高漲。

安德雷斯今年50歲,看上去非常年輕。他和五個朋友一起舉著德國國旗參加遊行。安德雷斯反問,「怎麼就該德國什麼都幹?我們都經歷過,那種罪責感被深深灌輸進腦海。罪責,我們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是真的。但是,我們已經是第三代了。我們不應該因此受指責了。」

想和這樣的人交流頗不容易。記者在這裏是不受歡迎的人。拿出攝像機,立刻招來人群一陣高呼怒斥:「撒謊的媒體」。他們認為,德國媒體對他們已經有了既成看法。不論示威者說什麼,媒體都執意要把他們描繪成納粹。

現在,德國主流政壇的辯論才剛剛開始質疑默克爾慷慨的難民政策。此前迄今,所有各大政黨都持支持態度。

沒有抒發恐懼和擔心的民主渠道,普通百姓也被推入極右勢力的懷抱。

(編譯:蘇平 責編:友義)

BBC在世界各地派駐的大批記者在密切跟蹤國際重大政治事件的同時,還投入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了解所在地區的人文、社會、自然等各方面的情況。《記者來鴻》欄目就是這些記者從世界各個角落髮回的隨筆、感想,希望這個欄目可以成為您了解世界的小小窗口。

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