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德里限號—堵車見好霧霾更重?

Image caption BBC記者限行前後來到同一地點測量污染程度

霧霾大戶德里實施單雙號限行兩周。記者注意到,路上清靜了,但喘氣還是難。看來,治霾沒有魔術棒,當局尚需動些真格的。

新年伊始,德里採取大動作。數字顯示,旨在減少污染的新舉措確實減輕了堵車,但是,德里空氣的毒性減輕了嗎?

我本人自認並不科學的調查得出非常明確的答案:沒有。

從一月一日起,德里單雙號限行。也就是說,車牌尾數為單號只能單號日期上路,反之亦然。

從理論上講,出行車輛應該減半,但是,限行措施不適用於各種各樣許多類人群,這就意味著,德里超過900萬輛車當中,每天仍有遠遠超過半數可以上路。

儘管如此,堵車確實明顯減少,出門時心情真可以爽朗許多。但悲哀的是,新舉措的真目標—空氣污染—看起來並沒有真變化。

「比比北京」

12月初,另一個霧霾大戶中國首都北京發佈有史以來第一個紅色預警,德里空氣污染的嚴重程度也引起更大關注。當時,中國政府發佈了一系列健康警報,北京人出門要帶口罩,許多學校關門,工廠停產。

Image caption 去年12月,德里的污染比北京還高50%,是安全上限的15倍

我和夫人帶著四個孩子2015年才搬來德里。北京發佈紅色預警的時候,我剛剛買了一台便攜式空氣檢測儀,我想知道德里和北京是否有一拼。

結果令人震驚。德里的污染比北京還要高50%,超過安全上限15倍。但是,德里當局沒有發佈任何健康危險警報,也沒有採取任何限制措施。

這樣看起來,德里總算開始單雙號限行、並且還推出其他一系列對機動車、卡車的限制規定,對我們這些德里居民來說,確實應該是再好也不過的消息了。至少,德里真的在想辦法。

但是,效果呢?

「末日空氣」

聖誕節前那個星期,我來到被推特網民稱為德里「末日空氣」的中心—城邊環繞安南德·維豪爾的高速公路。

附近不久前新安裝了空氣質量監測儀,測量最危險的污染指標:PM2.5。結果顯示,這裏的空氣質量經常遠遠低於世界衛生組織設定的每立方米25微克的安全標凖。

我去的那天早晨,我的便攜監測儀顯示,PM2.5的讀數是400,超標16倍!

Image caption 限行後,這樣的堵車確實比從前少了

新年後德里開始限行。初期結果顯示,上路的車輛確實是減少了。警察報告稱,市民很聽話,僅僅抓住了2000來個違規上路的。德里交通管理部門則說,假期過後第一天正式上班,使用公交系統通勤增加了70萬人次。

我們再一次前往安南德·維豪爾去檢測空氣質量,路上確實注意到,堵車比原來少了。但是,空氣還是不咋地。我手機上的應用軟件就用了這樣一個字來描述天氣狀況:煙。

不出所料,我打開空氣質量檢測儀,讀數顯示,該死的PM2.5將近500微克,嚴重超過限行之前的讀數,超標20倍!

沒有魔術棒

那麼,我們能從中讀懂些什麼呢?

所有的科學家可能都會說,不多,儘管我的檢測讀數也得到了德里污染監測網數據的證實。但是這確實說明,解決德里的污染危機,沒有魔術棒。

如果印度政府真心想治理污染,需要做的恐怕遠遠不止削減德里上路車輛。

規模巨大的燃煤發電廠向德里2500萬人供電;窮人靠點燃垃圾和牛糞取暖過冬;周圍鄉村焚燒秸稈。

但是,最大的挑戰,可能是要有足夠的政治意願、嚴肅認真地行動起來。

Image caption 治理霧霾,僅靠單雙號限行看來是不夠的

單雙號限行是德里市政府的決定。在德里執政的是「平民黨」,這是總理莫迪領導的「人民黨」的死對手。

人民黨早就說了,靠限行治理污染無意義。印度環境部長賈瓦德卡爾(Prakash Javadekar)說,「如果就是想抓住媒體的注意,那麼我也可以下瘋狂指令。

但是,如果想找到解決問題的真正辦法,真正的辦法在於改善燃料、提高汽車引擎的質量。」

我心想,這可能意味著,沒辦法了,在今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我和我的一個孩子還要繼續使用類固醇吸入劑,防止哮喘發作。

(撰稿:蘇平,責編:白墨)

若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