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沙特夢打造出華美「鬼城」?

Image caption 仔細看一看,城裏缺什麼?人!
「阿布杜拉國王經濟城」是全世界最宏大的建築項目之一,投資1000億美元,旨在打造可供兩百萬人工作生活的嶄新城市、世界最大的深水港口之一,與地區對手迪拜比拼,吸引跨國公司和遊客。但是,原油價格繼續暴跌,全球金融市場驚魂不定,再加上保守文化的挑戰,「沙特夢」的未來充滿不定因素。

開車進入沙特阿拉伯最新的城市,需要首先經過一座宏大的紀念牌樓。牌樓上最搶眼的是一幅巨大的前沙特國王阿卜杜拉畫像。真有必要說一下,畫像非常討好前國王。

阿卜杜拉國王雙目炯炯、威風十足地眺望著遠方的大沙漠,看上去好像非常自得。作為全世界最大的建築項目之一「阿卜杜拉國王經濟城」(KAEC)的總設計師,他人雖已去,卻名垂千古。

KAEC的老闆法赫德·拉希德(Fahd al Rashid)請我們BBC來這裏參觀。拉希德今年38歲,很擅長使用媒體。他曾在美國接受教育,現任KAEC執行總裁。斥資1000億美元的KAEC工程,宗旨是要在紅海岸邊距離吉達(Jeddah)以北100公里的地方打造出一座具有全球重要意義的新城市,吸引200萬人來工作、生活。

Image caption 阿布杜拉國王經濟城

拉希德洋溢著那種自豪的市長身上才有的熱情。想想鮑里斯·約翰遜(大倫敦市長)戴上阿拉伯頭巾、披上飄逸白色長袍的樣子。拉希德開著閃閃發光的「攬勝」帶我在新城各處參觀。

我們從深水港開始行程。東道主向我介紹,到2020年前,這座港口將成為全世界最繁忙的深水港之一。

幾十架起重機高高聳立,紋絲不動地向波光粼粼的紅海敬禮。

拉希德說,現在每天有100艘船從這裏經過。不過,一位看上去面露尷尬之色的助手把他拉到一邊,湊過去耳語了一句。拉希德說,「呃……我想我可能說的有誤,應該是每個月100。」

我在KAEC參觀期間,這也成了一個反復出現的主題曲。宏大的夢想,殘缺的現實。工業區裏有幾十家工廠和組裝車間,但是,其規模看上去更像是集鎮,不是都市。

數千名工人—主要是來自東南亞國家的民工—正在建設龐大的公寓樓小區,但是只有很少幾座將近完工,有些看上去好像已經被放棄了。

Image caption 著名建築師諾曼·福斯特為KAEC設計了壯觀的火車站。

著名建築師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為KAEC設計了壯觀的火車站,從吉達前往麥地那(Medina)的高速鐵路將在此停靠。但是車站還沒啟用。再說了,沙特人的車癮還是一如既往。

一所學校倒是已經開放。但是,現在KAEC全部5000名居民中,幾乎沒有多少人帶著孩子來這片到處都是推土機、灰塵密布的地方生活。

10多年前,阿布杜拉國王宣佈了他的宏大夢想。時光飛逝,現在,沙特要與迪拜媲美成為地區樞紐的雄心大志感覺更像是虛幻的想像。

Image caption 建設總投資高達1000億美元

拉希德的信心毫不動搖。他向我保證,用不了多久,每年300萬遊客就會蜂擁而來,觀賞美麗的海岸線和珊瑚礁。我說,但是,這可是沙特、不是迪拜。女人能被允許開車、在海灘穿泳裝嗎?

酒店會有酒吧或者夜總會嗎?沙特著名的宗教警察是不是也會來這裏「度假」呢?

拉希德看上去略有不舒服。他說,我們的遊客會是不同的遊客,是那些到附近麥加、麥地那朝聖之後來度假的穆斯林。我們將根據沙特傳統、提供21世紀的度假服務。

沙特王國在高度保守的傳統限制之下努力適應新現實,KAEC是一個強有力的象徵。原油價格暴跌迫使薩勒曼國王政府削減國家預算,新口號是私有化、多樣化。KAEC項目符合當下所有這些追求。不祥之兆是,這個被稱為私有化的項目已經從政府那裏拿到兩筆緊急貸款,避免無米下鍋之難。

Image caption 完工後面積超過華盛頓特區

KAEC、甚至包括整個沙特阿拉伯目前面臨的挑戰既是文化的、也是經濟的。只要沙特繼續死守嚴格的瓦哈比教義,許多外來人、投資商、遊客都會繼續將其視為更封閉、而不是開放,沉浸在過去、而不是擁抱未來。

離開「阿卜杜拉國王經濟城」之前,我沿著紅海海濱大道散步。橙紅色的落日餘暉,慷慨地灑落在沙特理想這一座奇特的紀念碑上。

一群西方人—KAEC管理層的白領—下班後出來騎車鍛煉。其中有一位年輕婦女,長髮隨風飄。在利雅得,幾秒鐘之內,她就有可能受到說教、被勒令蒙上頭。但在這裏,她有自由。因為,KAEC仍然是一座「鬼城」,沒有人。

那麼,項目完工後大街上人來人往時又會是怎樣呢?KAEC會成為新沙特的先驅、還是頑強不屈的保守主義更鮮亮、更現代的表述?

(撰稿:蘇平,責編:騰龍)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