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與狼共舞」之聯想

埃塞俄比亞。清晨跑步登山賞日出,卻與鬣狗狹路相逢!親密接觸感受頗多。比如,讓記者比遇見土狼更不安的其實是遇見人……

住在城市,清早要去跑跑步,恐怕很難有機會遇上一兩隻土狼(也稱斑鬣狗)從你身旁超過吧。

在埃塞俄比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我登上跑步鞋、系好鞋帶出門鍛煉,路上還真能與土狼狹路相逢!

夜色沉沉,人都睡了,土狼潛入城郊尋覓腐肉、動物殘骸。日出之前,和吸血鬼一樣,土狼也離開城市返回周圍茂密的大森林中。

我是在亞的斯亞貝巴東北邊的葉卡山跑步時遭遇土狼的。

大多數時候,我遇到的都是獨狼。土狼頭比較大,肩部肌肉強健,好像夜總會的保鏢一樣。土狼跑步姿勢奇怪至極,好像臀部中了氣槍子彈,一瘸一拐。

我和土狼最親密的接觸距離大概是八米。當時我正在跑步,一個棕黃色、皮毛上布滿黑色斑點的家伙從我身邊一閃而過,然後停在前面小路邊上的草叢間。我也停下腳步,看到不遠處和我對視的是一隻土狼,巨大的頭、健壯的肩。

我們對視了大約10秒鐘,土狼轉身鑽入叢林。

土狼偽裝很好,瞬間就可以從視線中消失。偶爾,我見到過一對土狼,還有一次看到三隻在一起。

土狼很兇,咬人的殺傷力超過大白鯊。在許多國家,土狼都是人們憎惡、害怕的對象,但是埃塞俄比亞有悠久的傳統,人和土狼平安共處、相互寬容。有些人說,土狼也有好處。不管怎麼看,土狼也是在提供一項優質服務:清理動物廢料。再說,有了土狼,還可以控制住野狗泛濫。

但是,1970年代晚期埃塞俄比亞軍事獨裁統治的「紅色恐怖」期間,土狼也扮演過很不光彩的角色。每天,那些遭處決的人屍體被丟棄在城郊……現在也有傳說,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丟了手指、腳趾。

還有些傳聞,我希望只是謠傳。不過,我可不想親自去檢測黑夜中一群土狼到底有多「友好」。

這件事是我一個朋友的經歷。他是競技自行車選手,一天清晨出門去訓練遇上了土狼。朋友大約估計了一下夜色中有多少雙眼睛盯著他、聽了聽一群土狼陰險的嚎叫和「私語」,決定迅速逃跑。感謝上帝,他離開家所在的那個有圍牆的大院時沒插大門——別人都還沒起牀呢。

儘管在亞的斯亞貝巴附近出沒的土狼有好幾百,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實際上是在埃塞俄比亞東部邊界不遠、要塞之城哈勒爾(Harar)外。

那裏有一齣著名的表演一定會讓遊客過目不忘。城門外,夜色降臨,土狼來訪。表演人把肉穿成串、叼在嘴裏餵狼!人與狼如此親密,令我看到目瞪口呆!

現在我有時候覺得土狼也很可憐。如果早上跑步期間遇上、一旁恰好也有上班趕路的當地人,通常,土狼都會被人大聲訓斥、夾著尾巴落荒而逃。

對我個人來說,讓我比遇見狼更加不安的其實是遇見人—跑步的埃塞俄比亞人。通常,他們會無聲無息地突然出現在我身旁,絕對無聲。不過我猜想,他們和我們一樣應該也要喘氣吧。而且,所有的人都不出汗,以最優雅的跑姿、從我身邊悄然滑過。

臨近葉卡山頂峰,小徑在頎長挺拔的桉樹林中蜿蜒曲折。居高俯瞰,秀美壯觀的城市大全景盡收眼底。

通常,山頂只有我一人。這真是運氣,因為那時我一般「風度」欠佳,要蹲下來喘口氣。亞的斯亞貝巴海拔2400米,葉卡峰怎麼也接近2900米。

跑步登頂形像雖然有欠體面,但此處風景卻真是絕色之美。旭日初升,縷縷金光透過清晨的薄霧,撒落在參差的城市天際線。從這裏可以一直看到最南端的博萊機場,還有天空中盤旋的埃塞俄比亞航空公司的班機。更遠處,是層巒疊嶂的群峰。

最美的當然要數返程了:一路下坡!然後痛痛快快地吃早飯,再來一杯新打磨的埃塞俄比亞咖啡。

這時候,土狼恐怕早就躲回大森林了。不過,我已經開始盼望再去跑步,再去欣賞壯美日出,再與土狼親密接觸。

(撰稿:蘇平/責編:友義)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