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銀髮族人生下半場不言退

Image caption 日本老齡化人口的新希望

退休後還在工作並不是許多人做出的選擇,特別是在日本,因為大多數白領工人都將一生貢獻給一個雇主,平均工齡都是長達40年。

人們的感覺是,你年齡一到65歲,你確實需要退休了,人生算是告一段落。但是,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接受這樣的觀念。

小山昭夫(Akio Kouyama)今年67歲。以前的老同事希望小山能加入到他的人力資源公司,小山很願意從事這項工作。

他說,「退休後第一年,生活還是很有趣的。到處旅遊轉一轉,追求自己的嗜好。但是一年過去了,自己開始琢磨,沒有在工作中發揮自己技能,是不是不太對。」

小山昭夫加入的這家採取會員制的人力資源公司,是專門為那些希望繼續發揮餘熱的退休人員提供服務。

該公司目前註冊的退休人員有750人,平均年齡69歲,最大年齡81歲。他們可以從30多個工種中進行選擇,其中包括接待員和私人司機。 銀髮人才

這家人力資源公司叫「高齡人才」(Koreisha)。

「公司的創始人聽說日本的勞動人口在不斷萎縮,現在只能依靠老人,婦女和機器人。因此,他創辦這家公司,有助於利用銀髮族人才。」 小山昭夫現在已經接任這家公司的經理職務。

Image caption 公司的主要業務是幫助其註冊成員尋找工作機會。這些成員都是退休人員

目前,日本的勞動人口正在迅速萎縮。

當2000年「高齡人才」公司成立時,在日本全國人口中,退休年齡以上的人口佔17.4%。

數據顯示,到了2016年2月,這個比例猛增到26.9%,預計到2040年,退休年齡以上的人口將佔全國人口的36.1%。

在日本的年度預算中,醫療保健和養老金支出佔了三分之一,而且還在迅速增加。

「高齡人才」公司的創始人上田賢治(Kenji Ueda)已經年逾七旬。他調侃說,這些退休人士已經是「工業廢料」,應該進行回收利用,而不是讓他們窩在家裏,忍受「妻管嚴」。

小山昭夫說,「到了我們這個年紀,我們不想做全職工作。因此,我們的絕大多數成員都是每周只工作三、四天。」

Image caption 力三高野正在修整花園

力三高野(Rikizo Takano)今年68歲。他每周兩天的工作地點是東京市中心一座樓頂上的花園。在樓頂上環顧四周,景色非常優美,其中包括著名旅遊景點東京塔和彩虹大橋。

剛一接觸感覺到,他給客戶修整花園好像是他的業餘愛好。

力三高野說,「退休之前,我一直在工廠工地幹活,擔任園林工程師,而且有資歷證書。我對樓頂花園使用什麼土壤,了如指掌。現在我又能發揮自己的技能,感覺好極了。」

力三高野以及「高齡人才」公司的其他成員打工所得工資並不高。他們每小時的平均工資只有800日元(約5英鎊;7美元)到1000日元,相當於學生在餐館打工的收入。

零花錢

但是工資低並沒有造成問題。

「高齡人才」公司首席執行官小山昭夫表示,「只要你每周工作不超過30個小時,或者每月收入不超過400000日元(2497英鎊/3528美元),就不會影響你的養老金。」

他說,「這筆零花錢可不少,他們可以用這筆好好寵一下他們的孫子孫女。」

Image caption 小山昭夫表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我們不想做全職工

但是,日本傳統上是一個儒教社會。在企業裏,老員工不但工資高,而且普遍受到尊重。因此退休人員重返企業,擔任級別較低的職位時,確實面臨挑戰。

小山昭夫表示,「我們如果想重返勞動大軍,就必須重新學習,我們應該以新雇員的心態,重新學習。我們必須學會保持謙卑。年輕人看到我們在努力工作,而不是以老自居,就會向我們學習。」

但是,日本社會的等級觀念根深蒂固。

跨越障礙

今年75歲的中村常野(Masatoshi Tsuneno)組建一個組織,為柏市(Kashiwa)當地社區提供服務。他對這些退休人員宣佈了一條規矩:誰都不允許披露自己過去的工作和職位。目前,這個組織有100名成員,他們形容自己是「多代互動社區」。

即使我私下裏問他過去從事什麼職業,他仍然守口如瓶。他說,不管你過去是公司總裁或是外交官,同事們之間要平等相待,這一點非常重要。

中村常野在柏市建立的組織並不是什麼轟轟烈烈的項目。

Image caption 柏市退休人士協助學校圖書館延長開放時間,方便學生在課前及課後學習

他們還幫助社區維護交通安全,協助學生過馬路,就像英國「棒棒糖大媽大叔」。(英國「棒棒糖大媽大叔」,每天上學、放學高峰時段,就凖時出現在馬路邊。他們把「棒棒糖」標誌牌一橫,示意路上的汽車停下來,讓孩子們安全過馬路。)

這些退休人士還協助學校圖書館延長開放時間,方便學生在課前及課後學習。他們還志願為日托中心提供幫助,女性成員還去家訪探視產婦,以保證她們學會新生兒護理。

早晨問候

這些退休人士甚至還能為孩子的父母或祖父母發揮「臨時替補」作用。因為柏市許多居民,家庭的幾代人並不住在同一個居民區。政府希望全國各地政府採取措施,促進社區幾代人之間的互動。

Image caption 日本政府鼓勵社區內幾代人之間加強互動

中村常野表示,當地的犯罪率很低,遷入的年輕家庭越來越多,說明這種互動產生了積極影響。

「一些孩子幾年前很害羞,現在就有變化,早晨見面時很主動和我們打招呼,這實在太好了。」他說,「我們能夠為社區做好事,而不是在家裏呆著,無所事事。這對於我們來說,也是大有好處。」

不論過去的職位是什麼,過去是什麼級別,中村常野現在對自己所從事的工作感到自豪,感到自己在為社區做貢獻。如果他穿著拖鞋,整天呆在家裏,也許就不會有這種感覺。

(編譯:海倫 責編:凱露 )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