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老人當政 國家能獲新生?

Image caption 人口老化對政府來說是個大問題

古巴,年齡是個敏感問題。人口大約18%超過60歲。不久前,快滿90歲的前總統卡斯特羅總算露面演講和追隨者告別,不過並沒有跡象表明,他那些年過八旬的革命戰友有要交棒的跡象。人口老化、領導層更老化,古巴如何打開新篇章?

在古巴,年齡可是一個大問題。到2030年,幾乎三分之一的人將進入、或者接近退休年齡。加上生育率下降,現在,古巴人大多是爺爺奶奶、而非青少年。

總統勞爾·卡斯特羅本人也已經84歲了,他曾經形容這種現象是一個「嚴重問題」。當然了,人口老齡化對政府來說是個頭痛:養老金、養老院支出上升,稅收減少意味著國庫收入下降。

不過,在最近的黨代會上勞爾還說,這個頭痛很快就會成為別人的問題了。他說,到時候了,該讓年輕一代接班了。就他本人來說,他希望能更經常送隔輩人去上學,他認為應該允許那些為革命作出巨大犧牲的人去享受晚年,或者套用勞爾的原話:「餘生」。

他甚至還提出了領導人的年齡上限,「進入中央委員會不應超過60歲,領導人不應超過70歲。」聞聽此言,在座的人不少面無表情,也許其中幾個心裏暗自盤算,五年後下次黨代會時自己年齡有多大。

勞爾·卡斯特羅倒是很幽默,對著會議廳裏這群七八十歲的老人說,「怎麼這麼嚴肅!這個話題怎麼引起這樣的沉默?不要以為不當國家領導就不能做貢獻。」

看上去卡斯特羅這一代也許總算要交棒了,不過黨代會上同時又宣佈,老一代革命者一時半晌是不會離開的。勞爾·卡斯特羅就算卸任古巴總統之後,還將繼續擔任古共中央第一書記直到2021年。他的副手、今年只有85歲的本圖拉也獲選連任五年。那些年輕人——別忘了,這些人其實也早就不是大姑娘小伙子了——只能繼續耐心等待。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菲德爾·卡斯特羅(左)和勞爾·卡斯特羅在星期二(4月19 日)的古共黨代會上

黨代會上,古巴老資格的革命領袖菲德爾·卡斯特羅也罕見露面。當然了,菲德爾·卡斯特羅早就離開了聚光燈,無需應對當領導的繁重工作,他來參加會議、講話,很多人看是在發表告別演說。

菲德爾·卡斯特羅說,「也許這就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在這個大廳裏講話了。」此時,台下明顯傳出倒吸冷氣聲,亦有代表交頭接耳低聲私語。

菲德爾·卡斯特羅說,「很快我就要90歲了。這是我從來沒有想到的。我就會和所有其他人一樣,我們每個人的這一天都會到來。」

國營電視台的轉播鏡頭迅速切換到忠實的卡斯特羅粉絲臉上,他們流著淚,看著自己具有時代意義的偉大領袖、困境中的指路明燈說再見。不過, 菲德爾·卡斯特羅最後還是說了一句寬心話,古巴共產主義者的信念將繼續存在,你們有責任發揚光大。

上面這一幕發生之前的幾個星期,一位截然不同的國家領導人剛剛到古巴來訪問過。美國總統奧巴馬的年輕、活力、幽默、開放給古巴人留下很深印象。在一次直播的新聞發佈會上—這在古巴非常少見,奧巴馬久經考驗、悉心剖光的作秀與勞爾·卡斯特羅凖備不足、粗糙暗淡的表現一目了然。

奧巴馬游刃有餘,時而和記者開玩笑,時而就人權問題發表嚴正聲明,從前的游擊隊領導人勞爾卻顯得粗暴無禮,明顯看出他被記者提出的有關政治犯的問題激怒。

正如他在古巴時指出的,奧巴馬總統生於1961年,也就是美國入侵古巴的「豬灣事件」那一年。奧巴馬迫切希望能夠放下過去、展望未來。

Image caption 奧巴馬訪問期間展現的年輕和活力給古巴人留下很深印象

部分古巴人也認為,現在到了年邁領導人讓位的時候了,這樣,年輕一代——最好還包括更多女性——可以更好地和美國打交道。但是也有一些人、其中包括年輕的共產主義者否認古巴存在代溝衝突。

桑切茲(Yoerky Sanchez)絕對屬於後面這一類。他說,「有上了年紀的人主張改革,也有年輕人觀點很傳統。」桑切茲是古巴最年輕的議會議員之一、《反叛青年》報紙主編,是新一批老派革命者的旗手。

至於老一代古巴人如何看待目前正在發生的這些變化,能夠提供最佳解釋的,也許要算我朋友的爺爺、92歲的路易斯。

上一次美國總統來古巴訪問——1928年柯立芝總統——的時候,路易斯年僅四歲。他已故的妻子是美國人,所以,奧巴馬來訪問的時候我問過路易斯,看美國總統又來了,你高興嗎?

路易斯用完美的英語回答說,「我當然高興。」他的聲音很柔和,但很清楚。路易斯說,「古巴人和美國人差別很大,也許比我們意識到的要更多。但是,做朋友永遠好過做敵人。」

(編譯: 蘇平 責編:歐陽成)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