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聽力殘障難擋英國姑娘闖北京

Image copyright Getty

去異國他鄉闖生活很難,更何況身有殘障?這位英國姑娘說,諸事不順的時候當然有,但她的北京經歷很「精彩」、滿滿正能量。

外國人常用這樣一個詞「諸事不順的中國日子」(Bad China Day),形容在北京方方面面都堵心的一天:空氣污染嚴重,公交系統爆滿,再努力也無法與人交流。不過,身有殘障,這些日常生活中常見的挑戰往往被成倍放大。

我患有一種聽力喪失,很難聽到高頻音,我需要使用助聽器、借助唇讀與人交流。搬去北京,我這一套系統受到了考驗。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勞拉遊覽長城

剛剛宣佈要在國外尋找實習機會的時候,媽媽大吃一驚,因為我從來沒有表述過要出門的願望。但是,在讀法律系期間,我開始對國際法感興趣,之後向英國文化委員會和士亞商務諮詢有限公司CRCC申請實習機會。

遠離自己的支持網絡、接觸不同國籍的陌生人和各種各樣的口音,我確實有點擔心。但是,被推入繁忙的北京生活之後,我驚奇地發現,我可以多麼獨立,在城市、鄉村之間旅遊、探索。我此前的那些主要擔心很快消失了,但是卻遇到其他一些從未預見的挑戰。

去中國前我曾經見過照片,霧濛濛的天安門廣場上,人們帶著口罩。我從來沒想到,這樣我無法看到其他人說話時嘴唇怎樣移動。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天安門廣場

北京污染天氣不少,大多數人戴口罩。這就意味著,如果對方想和我說話,我只能請他們先摘下口罩,對方通常會疑惑不解。

當然了,在北京的許多外國人都會遇到語言障礙。聽力有殘障的中國人有自己非常完善的手語,但是,中國手語和英國手語區別相當大,我根本不熟悉。

我參與的實習生計劃很不錯,幫我安排漢語課,不過我需要摸索一套自己學漢語的技巧。比如,我會寫下字詞和拼音,找出與英語發音相似的字詞,爭取做到發音時口型正確。

另外一個挑戰是,漢語裏同樣的字可能有四聲,我聽不到,所以只能更認真地聽上下文。

每周一次上課,一次我的老師坦白說,收我當學生時很有點擔心,「你是我教的第一個有殘障的學生。」

我發現她的反應很平常,一些中國人很難接受無形的殘障。也許這是因為,在中國,許多殘疾人上特殊學校,主流學校的人也許只曾很少、或者根本沒有接觸過殘疾人,不知道怎樣、或者很不好意思和殘疾人交流。

在工作場所我也碰到過,有些好奇、但是不了解我聽力缺損的人提出的問題可以被理解為不大合適,我需要詳細解釋,從中也可以看出一些文化差異。

一位婦女遮住嘴,要「測試」一下,因為她不相信有唇讀這回事;還有一些人使用老派的「聾啞人」一詞,假設我聽不見、不會說話,待我解釋完自己的狀況後,對方大吃一驚,「但是你能聽見我說話!」

北京人很好奇,很大方,有時候我也需要面對一些比較過分的問題,比如,「你怎麼殘疾了?」「你媽媽懷孕時出了什麼差錯嗎?」有時候他們用詞不當,叫我「殘廢」,而不是「有殘障的人」。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參觀北京慧靈智障中心

我接觸過一些在「一加一」(幫助殘疾人就業的組織)工作的中國聾人,一些人告訴我,他們感覺被自己所在社區排除在外,一個聾人說,他「生活在一個沉默的世界,身邊絕大多數事情都不了解」,他喜歡玩兒電腦遊戲,他說,這不需要聽力就可以參與。

我很快就意識到,在英國應對殘障比在中國容易。我當然希望我在工作場所不會受到歧視、職業發展不會受到阻礙。在實習單位,我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幫助,其中包括使用電子郵件、而不是打電話。但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麼幸運。

我聽說中國一些公司不願意給有殘障的人提供便利,因為殘障人被視為效率更低。

中國政府有促進殘疾人就業的稅收優惠政策,但是我也曾聽說過,一些公司會雇佣殘疾人滿足指標,然後讓殘疾人在家呆著。

雖然遇到種種挑戰,但是,去中國給我帶來如此積極的影響,現在實習計劃結束已經好幾個月了,我仍然在中國,我決心今後成為一名國際律師。

獨自前往世界的另一邊大大提升了我的信心,過程比我想像的要順利得多。經歷的文化差異也使我更有信心談論、包括向陌生人公開我的殘障。

原來在英國時,比如在銀行、餐館,我都曾請別人代言,避免對方需要重覆自己的麻煩。搭乘出租車、司機要聊天,我曾經很煩惱,我會坐在座位邊上,湊過身使勁聽、爭取看司機的唇形。今後,我不會在使勁猜對方在說什麼,我會信心滿滿地告訴他,我有聽力殘障。

Image copyright LAURA GILLHESPY
Image caption 參觀南開大學和其他外國學生在一起

在中國的經歷很精彩,殘障並不能阻止我擁有積極、有意義的生活。想看、想了解的東西很多,我遇到的挑戰被人們樂於幫忙、希望了解我殘障的善心所抵消。從國家層面來看,中國正在迅速調整、促進多樣性和包容性。

當然還存在一些為殘障人提供便利的問題,但是,這些偶爾遇到的便利問題我都歸入「諸事不順」一類。不如意的事總會碰得到,有殘障也許可能性更大吧。

對於考慮出國的人,不管有沒有殘障,我的建議是,煩躁時泰然處之,盡可能理解文化差異,將它轉化為積極的、構築堅韌性格的鍛煉。

(編譯: 蘇平 責編:董樂)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