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西方人的「良知」哪兒去了?

不要的衣服捐給慈善組織。這也是西方世界的良知:第一世界送給第三世界的禮物。誰成想,中途曾在第二世界匈牙利簡短停留。

公元972年,阿爾帕德王朝的蓋薩大公建成塞克什白堡(Szekesfehervar)。現在,她已經發展成一座人口10萬的熱鬧小鎮。當地人說,城堡之白,也許是因為所用的石材潔白,也許是粉刷外牆的傳統造成的。

如果現在蓋薩大公再來白堡轉一圈兒看看的話,也許會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小鎮通往布達佩斯至亞德里亞海的M7高速公路的環路旁,有一座巨大的倉庫。每天,打成巨大白包的100噸二手衣服被運到這裏,其中絕大部分來自英國。

每一個大包至少重300公斤,內容嘛,可能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大雜燴了,女士襯衣,男士T恤,童鞋,禦寒外套等。所有那些英國家庭覺得不再需要、送給慈善商店或者上門收舊貨的公司的那類東西。送的人、在送的時候肯定滿懷最良好的願望。

這就是西方世界的良知:第一世界送給第三世界的禮物,中途在第二世界簡短停留。

只有最好的才留在匈牙利,那些有品牌、質量上乘的襯衣、裙子或者外套。這部分佔貨物總量的5%到10%,質量更差的被運送到非洲西部國家、巴基斯坦和印度。

完全沒人要的東西、特別是那些氣候炎熱國家根本無人需要的冬裝,會被打成「煤餅」送水泥廠燒燬。分揀倉庫的母公司Textrade的銷售經理納吉(Robi Nagy)告訴我說,最後真正扔掉的僅佔1%。但是,考慮到每天接收的貨物總量,這也意味著每天會有重達一噸的舊衣服被送進垃圾填埋場--那部分連燒都燒不毀的東西。

傳送帶轟隆隆轉著,收音機播放著音樂,300名工人嘰嘰喳喳,突然傳出一聲刺耳的切割聲:一名男子舉起大刀劃開了又一個大包。

一群女人擠在他身邊的傳送帶旁,迫不及待地等著。開包後,衣服被分揀放入巨大的棕色箱子裏。這些女人很有眼光,可以迅速判斷哪件女裝能夠在二手商店賣出好價錢(每個匈牙利小鎮的商業街上都有不少二手服裝店),而又有哪件衣服是匈牙利、加納、巴基斯坦任何稍有點自尊心的女人都寧死不穿的。

納吉告訴我,他有一個阿拉伯客戶,總會立刻買走所有的皮草,不論真假,還有真皮製品。我追問,這又是為什麼呢?納吉只是聳聳肩,權當回答。

另外一個棕色的大箱子裏裝滿了滑雪靴、冰刀和各色冬季體育運動用品。兩名男子在操作包裝機,他們把所有歐洲人淘汰的二等夏季服裝打成透明大包,凖備運往西非。

其中一名工人滿懷敬意地小聲說,「我們有非洲客戶,人家瞥一眼就可以判斷這包貨值多少錢。所以我們必須用透明塑料打包。」

二手服裝有正能量的一面、也有負能量的一面。事實上,這麼多東歐人穿著英國人的舊衣服,我們可以假設,這就意味著需要製造的新東西更少,消耗的能量更少,節約的水更多。

負能量一邊呢?為什麼我們要買這麼多東西呢?為什麼我們要用我們浪費的大潮衝垮歐洲、非洲、亞洲那些小成衣作坊、破壞大批手工藝者的生計呢?

我曾經在塞內加爾工作過,那時我有一個小朋友,叫本傑明,他六歲,會說六種語言。他永遠穿著同一條紅色的短褲,沒有鞋。此刻在匈牙利,我又想起了本傑明。如果他還活著的話,今年應該42歲。

倉庫樓上,一些女工在熨燙分揀過的服裝,然完後掛在假人身上,拍照,上網。幾乎用不了多久,就會被那些淘寶的匈牙利人買走。納吉說,網上銷量迅猛發展。

挑剩下的衣服由另外一台鋼嘴鐵牙的機器銷毀。我問納吉,「哪家水泥廠燒掉這些垃圾呢?」他回答說,「靠近克羅地亞邊界的拜萊門德(Beremend)水泥廠。」

那個地方我很熟。去年秋天,數以千計來自中東和非洲地區的移民經過這裏前往歐洲國家。他們當時肯定不知道吧,水泥廠的煙囪冒著濃煙,燒的,原本是歐洲人要送給他們的舊衣服。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