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伊拉克高大上的「時代廣場」

Image copyright Basra Times SquareHayder Ismael

伊拉克總與暴力流血連在一起。殊不知,巴士拉豪華購物中心內,西方消費主義大潮勢不可擋,吸引當地人花錢買樂、享受自由。

巴士拉。僅僅這個名字,就能喚醒痛苦的記憶。這是伊拉克南部城市,2003年美國入侵伊拉克之後,英國軍隊曾經駐扎四年試圖穩定局面。正是在巴士拉,數十名英軍士兵陣亡。面對形形色色伊斯蘭民兵組織各種各樣、無休無止的致命性攻擊,英軍最終撤出巴士拉。

10年過去了,巴士拉還是由伊朗支持的伊斯蘭派政治家管控,還是一座顏值不高的城市。街道塵土飛揚;運河裏堆滿垃圾;阿拉伯河內仍然可以看到生鏽的沉船,這些船大都是1980年代兩伊戰爭期間沉覆的;被炸毀的樓房還沒重建;港口繼續關閉。

所以當有一天,一位伊拉克朋友建議我們晚上一起去新開的購物中心逛一逛時,我還真有些吃驚。「新購物中心?在巴士拉?」我不禁反問道。朋友回答,「確實如此。今年年初開的,叫巴士拉時代廣場!」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讓我大開眼界。中東地區任何一個城市都可以看到的那種破破爛爛的小店鋪中,拔地而起「時代廣場」這樣一座未來派的龐然大物!

我們把車停在多層停車場,停車場內滿是強悍威猛的四輪驅動和閃閃發亮的新型轎車。

簡單過了下安檢,我們進入了一個和伊拉克傳統形像有天壤之別的世界。這個世界邀請來賓「快樂起來」,告訴訪客「購物不應該被看做任務、雜務,而是一段享受的經歷。」

和所有西方的購物中心一樣,時代廣場內也是寬敞、明亮,共四層,有許多高檔店、精品店。比如,Mango時裝店、索尼和三星店,一家化妝品店裏擺滿了蘭蔻和蜜絲佛陀,幾家比薩餅店、美國式的快餐店,甚至還有一家意大利冰淇淋店。

比商店更讓人吃驚的是人。人一波一波地湧進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帶小孩的父母,坐推車的寶寶。一名年輕女子告訴我,購物中心取代了巴士拉古老破舊的遊樂場。

Image copyright AFP

周四、周五,穆斯林國家的周末,時代廣場成了必去的地方。

外面大街上嚴格的穿衣和行為限定好像在這裏也不適用了。幾乎看不到任何長長的黑袍、或者擋臉的面紗。女人穿著顏色鮮艷的衣服,不少人把頭巾使勁往後推,大膽露出妝容濃艷的臉和不少黑髮。有些人乾脆不帶頭巾,也許是以一家時裝店外的假人模特為榜樣?年輕男子髮型梳理的很時尚,穿著花哨的套服或者T恤、緊身牛仔褲,溜溜達達,眼睛卻如星探盯著異性。

通常很嚴格的性別分隔好像也被打破了。一些商店既賣男裝也賣女裝。異性拉著手,其中幾對顯然太年輕、不會是已婚夫妻。

那天晚上,一群穿白衣的學生在一層大廳裏演節目,且歌且舞,招徠大群人圍觀,還有些人擠到二樓欄桿。朋友告訴我,節目的主題是抗議伊拉克仍在發生的血腥暴力。人群越來越密集,熱情地鼓掌叫好。

購物中心內僅有的槍在三樓,那裏的迷你兒童遊樂場內有射擊遊戲。父母站在一旁,驕傲地看著自己的孩子,騎木馬、坐滑梯、興奮地尖叫。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今年4月巴士拉發生自殺爆炸

我意識到,這麼多年來伊拉克這麼多次,我很少看到這樣的場面:全家人在一起享受開心時光。玩樂,一直是伊拉克的緊俏商品。

我也意識到,眼前的一切意義深刻。這不僅僅是一個購物中心,它也是寬容的神殿,是伊拉克人、特別是年輕人可以放鬆、感受自由的一個地方,是向那些毫無樂趣、要控制他們生活方方面面的獨斷專行者的還擊。

一名女子告訴我,「在這裏,我覺得自己是更廣大世界的一分子。」

我對伊拉克朋友說,歸根結底,這種西方消費主義的象徵可能會超過英國軍隊所做到的一切、對巴士拉的宗教保守派構成更大的威脅。他思索了片刻,贊同到,「這是未來的大潮,不可阻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