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重遊香港 尋找歷史和新鮮空氣

Image copyright PA

故地重遊,香港又變樣了。新摩天大廈拔地而起,老空氣污染有增無減。想看歷史遺跡?呼吸新鮮空氣?難,但也不是不可能。

這是地球上最為壯美的天際線之一。就連在那個霧氣沉沉、悶熱潮濕、頭頂上籠罩著骯髒的污染黃雲的日子,眺望從九龍到對面島上摩天大廈的叢林,維多利亞港的景色都是獨一無二的。

上次來香港是兩年前了。這段時間內,不少高樓又「生根發芽」拔地而起,取代、或者遮擋住那些一度曾經以自己的高大挺拔引人矚目的大廈。

香港當局從來沒有特別擔心過建築遺產,貿易更重要。1960和1970年代,有露台、石牆的老式五、六層樓都被拆除了,取而代之的是幕牆、鋼架的高樓,寫字樓或是商鋪的空間以指數倍數增加。過去幾十年,這其中許多也被鏟平了,取而代之的是80、90甚至100層的摩天大廈。

香港剩下的歷史建築不多了,皇后像廣場的老終審法院大樓;英國總督曾經居住過的禮賓府;舊中區警署;沿荷裏活道走一段兒,原來一棟已婚警察宿舍樓現在被改建成藝術家工作室。不過找到老建築,需要做些偵探工作。

Image copyright BBC CHINESE

原來的東西還用來滿足原來目的的所剩不多,「天星渡輪」就是其中之一。每天,將近六萬人搭乘渡輪遊走於九龍、大陸、港島之間。白、綠兩色的船隊生產於1950年代。

雖然現在可以使用電子卡搭乘渡輪,我還是買了一枚代幣,投進去,旋轉門悅耳地哢嚓一響,開了!煙囪下部掛著牌子,上面是船名—夜星。1963年香港和黃埔造船廠出產。用香港標凖來評判,這應該算是相當古老了。

過港只需要10分鐘,小船穿梭於集裝箱貨輪、遊船之間,隨波起伏。在中環靠岸,乘客跳起身來衝向出口。但是,身穿藍色制服的渡輪工作人員穩如泰山。他知道,同事不把纜繩系好,不可以放舷梯。

我的目的地是(太平山)山頂。在港島,這裏保證可以呼吸到新鮮空氣。

15路公共汽車幾乎立刻進站,上車,開始緩慢爬坡。途徑中環光鮮的購物中心,穿過居民區的司徒拔道。坐在頂層,透過窗戶低頭一看,居民樓中有一片橢圓的綠色:跑馬地馬場。每周三晚,喜歡賭博的港人都會都到這裏來試試手氣。

到了山頂道。在和馬己仙峽道的交叉路口,紅色的出租車給我們讓行。美國領事館大門外,星條旗無精打採。坐在我旁邊的老婦在吃香蕉。突然,就像飛機起飛一樣,公車進入了雲層。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從夏力道開始,沿山頂步行一圈,已經成為我每一次去香港的標記。沒有嘈雜的車聲,聽得到燕語鶯聲,四周是鬱鬱蔥蔥的熱帶植物,和山下城市的喧鬧比起來,真是天壤之別。

那一天,山頂上有一些大陸遊客;幾名跑步健身的,光線昏暗,他們身上的高能見度配飾這次真派上用場了;還有六、七對情侶。長期以來,山頂漫步一直是港人拍拖的必然項目。

幾扇大門,背後是為數不多的豪宅。其中一扇緊緊鎖閉的大門通往「龍廬」,奇怪的是,儘管地理位置如此顯赫、誘人,這座宅子卻年久失修,塗鴉密布。據說,「龍廬」是鬼屋。

又轉一個彎兒,看到這裏張貼著一些海報,抗議在山頂計劃修建精品酒店。海報上,有示威者躺在公路上封堵卡車、汽車的照片。

遠處,海港中的一艘船鳴響低沉的霧號,我已經到了著名的觀景點。通常,從這裏可以俯瞰美到窒息的香港大全景。三名女子耐心地等待著,穩重的三腳架上頂著昂貴的照相機。

但是除此之外,什麼也看不到。

那一天,在香港這座世界上最偉大的貿易城市之一,那些象徵著她的商業能量、致富雄心的摩天大樓,都躲在一層厚厚的灰霧後,無影無蹤。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