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日本溫泉小鎮藝妓生活寫真

Image copyright EPA

在好奇的西方人眼裏,白面紅唇、且歌且舞的藝妓當屬日本最神秘的文化傳統之一。記者來到有馬溫泉,採訪兩名藝妓,聽她們談現在的生活和對未來的希望。

一條狹窄的小巷,兩側是傳統的二層小樓。一扇推拉門輕輕劃開,我們走進一間明亮的小屋,裝飾是當代日本風格,新鮮、時尚。雖然這家咖啡/酒吧去年才開張,但傳播的卻是歷史悠久的文化傳統。

我們去的這個地方叫Ito,神戶邊上旅遊小鎮有馬溫泉唯一一家有藝妓的地方。周圍相當大的一片地區,藝妓吧也僅此一處。京都才是藝妓文化的中心,但是,日本幾個溫泉小鎮也靜悄悄地保持著傳統。

兩名藝妓出來迎接我們,鞠躬、微笑。我們脫了鞋,坐在閃亮的黑吧台旁,藝妓邁著小碎步跑前跑後,給我們端來啤酒、小吃。

Image copyright AFP

酒吧內部裝飾非常簡潔,淺色木材,白黑紅三色,點綴著幾盆巨大的蘭花。色調與藝妓的白面、紅唇、黑髮完美呼應,蘭花則是她們身上和服的圖案。

通常此刻,藝妓會陪客人吃晚餐、聊天,也許還會玩些遊戲(通常與喝酒有關),更重要的,藝妓也會表演日本傳統音樂和舞蹈。藝妓作陪相當高大上,即使是在這樣的小鎮,每人也可能要支付高達130英鎊。

不過,我們是來說話的。藝妓自我介紹她們名叫 Ichina 和 Ichiharu。這不是真名。所有的藝妓都有藝名,通常也顯示她們所屬的「單位」。在這個鎮上,只有一家藝妓「單位」,所有藝妓的名字都以 Ichi 打頭,意思是「一」。

Ichina 從小就想當藝妓,和服、音樂讓她著迷。少女時代,她來有馬溫泉旅遊,找到了現在是她老闆的藝妓從師。藝妓管理藝妓,這一行當沒有男人,男人只是客人。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在京都,藝妓從15歲開始接受培訓,在藝妓之家做學徒,稱「舞妓」。在有馬,職業結構沒有這麼明確,培訓開始於18歲,最初持續6-12個月,不過,繼續學習深造還要好多年,尤其是學習和練習傳統樂器。Ichina 告訴我們,這比她原來預想的難多了,特別是還要穿著「寸步難行」的和服。

Ichina 做藝妓已經17年,Ichiharu 也有10年。

從前,藝妓生活在一個與常人平行的世界,只有通過客人才能接觸到外部的日常生活。現在在京都,這樣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仍然保留下來一部分,但是,眼前的兩位藝妓告訴我們,在有馬這樣的小鎮,「我們並不單獨生活。」不過 Ichina 接著又補充了一句,「但是,我們並不告訴別人我們是藝妓。」

她解釋說,「那可能會引出難以回答的問題。和客人的談話我們必須要保密……因此,我們一般都說是在服務業工作。」

藝妓的個人生活也有明文限制。藝妓不准結婚,否則職業生涯就將告終。Ichina 證實了這一點,然後她用日語說了句什麼,哈哈大笑起來。我的翻譯也笑了,過了好大一會兒,才忍俊不止地給我翻了一句,「她說那是真的,她不能結婚,但是她能找男朋友啊。」

只要能做,她們就可以一直做下去,藝妓沒有退休年齡規定。酒吧的老闆娘做藝妓已經50年了。那天晚上她不在場的原因是,她被請去一家私人派工作。

Image copyright BBC World Service

有時候,西方人會把藝妓誤認為高等妓女,其實不是這樣。所以我問她們,客人有沒有行為不妥的時候?Ichina 回答說,「有時候日本男人不脫鞋,這很不禮貌。」那麼,少有的西方客人呢?Ichina 不滿地說,「他們會摸我們的假髮。」她說,假髮是用來自中國或者西藏的人發做成的,因為日本人的頭髮太柔軟。我說,那一定很貴了?Ichiharu 斬釘截鐵地用英語說,「非常!」。

我想知道,現代世界中,藝妓的角色在變化嗎?她們說,既是也不是。原來客人通常都是男人,「但是現在,我們也有女性客人,特別是白天。還有,男人會帶女朋友、妻子甚至孩子一起來。表演內容沒有變,不過客人變了。」

那麼,你們怎麼看有孩子來呢?她們回答說,很高興。有機會把自己對日本傳統藝術的興趣傳遞給下一代。

那麼,你們想不想看到有一天做藝妓、也能有自己的孩子呢?她們對此毫無疑問,兩人都熱切地點點頭,然後 Ichina 又說,「是,我也想……只要是女孩兒!」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