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俄國心態——西方雞蛋裏挑骨頭

Image caption 被控服用興奮劑俄:2012年倫敦奧運800米金牌獲得者Mariya Savinova(右)和獲得第三名的Ekaterina Poistogova

如果「體育爭議」是奧運項目的話,俄國十拿九穩能得金牌。曾經的體育強國這是怎麼了?普京時代,國人自有答案:歸咎西方!

這是我最喜歡的一部共產主義時期的卡通片--《你等著瞧吧》。片子講的是一匹愛搗蛋的狼和一隻很狡猾的兔之間鬥智斗勇,其實也就是蘇維埃版的《貓和老鼠》。我記得,狼和兔之間最著名的一次冒險發生在1980年的莫斯科奧運會上。

想像一下,狼和兔四下狂奔、追逐打鬥,狼本想佔上風,誰成想,拳擊壇內被打翻在地,籃球場上被大力扣籃,空手道台中被拳打腳踢。

這讓我想起來眼下俄國體壇正在發生的那些事。想一想禁藥醜聞,足球失敗,還有足球流氓問題!如果說俄國體育部長穆特科(Vitaly Mutko)本人感覺,他好像在拳擊壇上被毒打、籃球場上被扣籃、空手道中被腳踢,而且天天如此,這一點都不會讓我吃驚。

人常說,沒有新聞就是好新聞,對穆特科來說,最近所有的新聞都是壞新聞!

比如說歐洲杯。俄國隊三場比賽僅僅得了一分,小組賽中被踢出局。場上丟人,場下也現眼:馬賽街頭球迷衝突之後,三名俄國球迷在法國被判入獄長達兩年。

此外,還有違禁藥物問題。俄國被指存在國家支持運動員使用禁藥現象。俄國田徑隊被禁止參加里約熱內盧奧運會。這麼說可能不會安慰莫斯科吧?如果「體育爭議」是奧運項目的話,俄國十拿九穩能得金牌!

Image caption 普京總統據說酷愛柔道、冰球

那麼,俄國人自己怎麼看呢?俄國人接受他們國家的體育問題是自己造成的嗎?

至少,說起男足的話,答案還是:是。俄國報紙對國腳在法國的表現提出了尖銳批評。一份發行量很大的報紙高呼,「我們的足球死了!」另一份報紙哀嘆,「我們的足球就像是拉達,和外國車比起來完全過時。」

但是,自我批評就此打住。然後,人們開始找替罪羊。我也去尋找答案、反應--我前往俄國奧委會總部。我去的那天,奧委會正在為迪納摩體育俱樂部舉辦招待會,迪納摩是俄國最著名的體育運動協會,由斯大林時秘密警察部門的頭子、創始人捷爾任斯基(Felix Dzerzhinsky)組建。

當時,國家和體育有緊密聯繫,現在也是這樣。在俄國奧委會紀念品商店內,可以買到有普京頭像的假金牌,俄國軍隊的T恤衫…對,你沒猜錯,也印有普京總統的照片!

Image caption 歐洲杯上,俄國球迷和英國球迷發生衝突

我在樓上遇到了蘇聯時期體育傳奇人物:季霍米爾諾夫(Alexander Tikhonov)。他冬季兩項職業生涯曾經11次獲得世界錦標賽冠軍、4枚奧運金牌。不過,現在最好還是別想滑雪場了,季霍米爾諾夫的面前是戰場!

他告訴我說,「服用禁藥,百分百是政治。」他說,俄國被單挑出來懲罰,「世界反運動禁藥機構才應該被取消資格,把所有的職能人員都投入監獄!」

我還遇到了前速滑選手、現任俄國議員的卓洛娃(Svetlana Zhorova),她同樣指責西方。「我們做的所有的事,他們都要說俄國不誠實、腐敗、侵略,他們把體育當目標,因為他們很清楚我們的總統是體育迷。」

在莫斯科一家酒吧,我和球迷聊起俄國足球流氓,聽到的也是類似的回答。在酒吧裏看到的普遍的感覺是,俄國是雙重標凖的受害者。一位球迷告訴我,「在馬賽街頭的那些衝突,是英國流氓來了以後開始的。但是,誰也不提這個。等俄國球迷來了,整個世界都開始關注談論。別忘了,足球流氓是在英國誕生的,不是俄國。」

不是我們的錯,是他們挑我們的毛病。這已經成了普京領導下的俄國的國家座右銘。

Image caption 奧運緊要醜聞把俄國體育部長推到聚光燈下

莫斯科經常指責美國、北約、歐盟氣盛,或者試圖搞亂俄國、煽動革命。俄羅斯把烏克蘭危機歸咎西方,制裁也是西方的錯。總而言之,一切都是西方不對。普京總統甚至還曾指責二次世界大戰也是西方的過失。他說,一些西方國家領導人太忙於限制、孤立蘇聯,沒有嚴肅看待納粹的威脅。

尋找替罪羊或許可以幫助減緩國內的批評,但是,對在國外結交朋友卻是於事無補。離奧運會開幕就剩幾個星期了,俄國確實需要幾個朋友。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