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克什米爾衝突 被遺忘的熱點

近一個月來,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的暴力衝突中,有約60人被打死,5千多人受傷。在這個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爭議地區,本來就脆弱的和平遭到了沉重的打擊。

「這就是打死我兒子的那顆子彈,」阿卜杜·拉赫曼·米爾拿著一個銅質子彈殼說道。

他家住在印控克什米爾的首府斯利那加。他告訴我,印度警方一個月前突然闖入他的家。他們打破窗戶,併發射催淚彈。米爾也保留了催淚彈的殘片,用染上他兒子血跡的手帕包裹著。

「他們從這裏把他拖走,」在二樓一個房間裏,米爾說,「他們在花園裏開了槍,他就死在那裏。」

話音剛落,隨我們一起進入米爾家的人群爆發出一陣憤怒的聲浪。

地方政府否認了米爾的指控。他們說,沙比爾·阿邁德·米爾是在警方試圖控制一群扔石頭的年輕人時被打死的。

在與米爾先生談話時,我聽見外面一陣低沉的吵嚷聲,然後人群開始喊口號。

Image caption 人群聚集在克什米爾首府斯利那加,高喊「自由」。

這是一個敏感區域,官方已禁止任何人在白天出門。但BBC在此地採訪的消息已經傳開,人們不顧禁令,聚集的人群越來越多,高喊「自由!自由!」

說老實話,我很害怕。在這座軍警戒嚴的城市裏,在一個像迷宮一樣的狹窄街區,我被憤怒的人群困在一座房子裏。

但是,他們的憤怒都是針對印度。「印度滾蛋!滾回去!」他們喊著。

克什米爾的人口多數是穆斯林,但在1947年印巴分治時被劃入印度。從那時起,一部分克什米爾人就開始要求從印度獨立。

我們從米爾家出來的時候,樓下喊口號的人很有禮貌地告訴我近期發生的事情,還問我為什麼這裏的暴力事件沒能引起國際媒體的更大關注。

確實,克什米爾的暴力衝突曾經是重大的新聞題材,因為這個熱點地區曾一度被視為可能引起大規模戰爭的導火索。

Image caption 印控克什米爾的年輕人發起暴力示威。

印度和巴基斯坦都聲稱對克什米爾擁有主權,雙方都擁有核武器。兩國因克什米爾爭端打過兩場戰爭。至今,克什米爾仍是世界上軍事化程度最高的地區之一。

克什米爾衝突升級的危險並未消失,但是近年來出現的一系列新問題,如「911」恐怖襲擊、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伊斯蘭國」的興起、敘利亞內戰和歐美國家的恐怖主義威脅,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使克什米爾問題的關注度降低。

近日暴力衝突的導火索是一個知名度很高的克什米爾武裝分子被打死。年僅22歲的布爾汗·瓦尼是「聖戰者組織」的頭目,他積極在社交媒體上發帖,在克什米爾年輕人中吸引了眾多的粉絲。

7月8日,布爾汗在與印度軍警交火時被打死。目前還不清楚,這是一場偶然的交火事件還是印度當局事先策劃的針對布爾漢的襲擊。

布爾漢死後,當局顯然料到會出事,因此如臨大敵,不僅關閉了手機網絡,還宣佈實施宵禁,並派兵增援。

一個多月過去了,印度官方仍未能控制當地的騷亂。

我採訪警方時,看到一個用頭巾蒙面的年輕男子衝出來,向警察擲出一塊石頭。我趕緊找地方躲藏,可是一個警員熟練地用盾牌擋住了石頭。

另一名警察拿出一支強力的彈弓,也用石塊還擊。

「這是為了不讓人群接近我們,」警隊指揮官拉吉夫·雅達試圖讓我安心。

除了彈弓和步槍以外,警方還配備了催淚彈、胡椒噴劑、橡皮子彈,還有最有爭議的霰彈槍。

「為了把傷害降到最小,我們用的是9毫米霰彈。我的人必須能夠還擊,」雅達夫說。

但是,不管口徑如何,霰彈槍還是會造成嚴重的傷害。

在當地的主要醫院裏,有一間病房住滿了戴著墨鏡的年輕男子,墨鏡掩藏的是駭人的槍傷。

「微小的彈珠會撕裂軟組織,」一位醫生告訴我,「這裏有幾十個人會因此而失明。」

Image caption 克什米爾示威者投擲石塊,印度軍警則用彈弓還擊。

印度政府用野蠻手段控制示威人群,顯然會使暴力進一步升級。但是,政府也沒有很多其他的選擇。

印度中央政府已經向克什米爾地方政府移交了相當多的權力。同時,印度堅決反對克什米爾獨立,拒絕和強硬的分離主義分子談判。政府的策略是,調入更多的軍警以控制局勢,直到抗議浪潮消退。

這種策略曾經成功過,但是也有很大的風險。

夜幕降臨了,扔石頭的年輕示威者們漸漸離去。但明天,同樣的場景將會再現。

「每個母親都會生出一個布爾漢,」一個疲憊的警員嘟噥著說。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