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菲律賓反毒戰中的女殺手

Image copyright Carlo Gabuco

我眼前這個身材瘦小,神情緊張,抱著一個嬰兒的年輕母親,竟是一個已經殺了六個人的職業殺手。

「瑪利亞」(化名)告訴我:「我第一次殺人是兩年前,就在這附近的地區。當時我很害怕,很緊張,因為那是我第一次。」

她的殺手團伙裏有三個女人。在這個行業裏,女人的價值在於她們可以不引起對方警覺,從而比較容易地靠近目標。

她現在的工作主要是殺毒品販子。菲律賓新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公開鼓勵警方和公民殺死拒捕的毒販。自那以來,瑪利亞已經殺了五個人,每次都是一槍爆頭。

我問她這些殺人命令是誰下的,她說:「我們老闆,是個警察。」

瑪利亞所說的「老闆」雖然是警察,但他自己就是一個毒品販子。「老闆」曾經幫瑪利亞的丈夫逃出監獄,後來就讓他去當殺手,殺那些欠老闆錢的人。

Image copyright Carlo Gabuco
Image caption 馬尼拉的貧民窟多數居民都對新總統鐵腕掃毒表示讚賞

後來,瑪利亞自己也參與了。「有一次他們需要一個女人,我丈夫就讓我去了。我看到那個我要殺的男人,就靠近他,然後向他開槍。」

瑪利亞也不知道老闆為什麼要殺這些毒販。因為他本身就是毒販,他很可能在殺那些可能會牽連他的人。

利亞和她的丈夫來自馬尼拉的一個貧民區,沒有固定收入。當了殺手以後,每殺一個人可以賺兩萬菲律賓比索(相當於430美元),三或四個人分。這對低收入的菲律賓人來說是一筆巨款。

在菲律賓,雇兇殺人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殺手們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忙過。

杜特爾特總統的意思非常明確。在大選前,他就承諾要在任期的前半年殺掉十萬個犯罪分子。他還特別警告毒販:「不要毀了我的國家,我會殺了你。」

Image caption 杜特爾特發動這場血腥的反毒品戰爭,主要原因是菲律賓冰毒泛濫

杜特爾特發動這場血腥的反毒品戰爭,主要原因是菲律賓冰毒泛濫。冰毒價格便宜,製造簡單,非常容易上癮。杜特爾特將其形容為一場禍及幾百萬菲律賓人的瘟疫。

冰毒貿易獲利巨大,形成了龐大的利益鏈。杜特爾特公布了一份涉毒「黑名單」,包括150多名政、法、軍、警界人士。他還公開點名5名警界高官,指控他們充當販毒集團的保護傘。但是,在反毒品戰爭中被打死的幾乎都是最底層的小毒販。

據警方透露,自杜特爾特6月30日就任總統以來,已經有1900多人因涉毒事件被殺,其中756人因拒捕而被警方打死,其他的死亡個案仍在調查中。

說 是要調查,但實際上這些案子大多數都會不了了之。每天晚上在馬尼拉和其他城市的貧民窟裏出現的血淋淋的屍體,幾乎都是像人力三輪車夫、臨時工或失業者這樣 的窮人。在他們的屍體旁邊,經常有一塊寫著字的紙板,警告他人不要販毒。這場反毒品戰爭的戰場基本上局限在菲律賓最窮的區域。

但這是一場廣受民眾支持的戰爭。在馬尼拉港附近的貧民窟湯都區(Tondo),多數居民都對新總統鐵腕掃毒表示讚賞。他們說,冰毒毀了很多人,造成犯罪率高漲。但也有些人擔心,反毒戰爭正在失控,有的無辜者也因此而喪命。

「羅傑」(化名)是一個天天生活在恐懼中的毒販。他說,他年輕時做臨時工,後來染上了毒癮。就像很多吸毒者一樣,為了賺錢買毒品,他自己也開始參與販毒。販毒比做臨時工輕鬆得多。他販賣的毒品很多都來自腐敗的警察,他們把警方沒收的毒品再拿出來賣。

現 在,為了防範殺手,羅傑每隔幾天就要搬一次家。「每天,每個小時,我心中都充滿了恐懼。天天躲躲藏藏,既疲憊又害怕。你不知道你身邊的人是否會舉報你,你 也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不是殺手。我晚上睡覺都睡不著,有一點動靜就會醒來。最難的一點是,我不知道能信任誰,我不知道明天去哪裏躲藏。」

Image copyright CARLO GABUCO

對於自己販毒的行為,羅傑心中懷有罪惡感。「我知道我犯了罪,做了很多壞事。那麼多人染上了毒癮,因為很多人向他們提供冰毒,而我也是其中之一。但不是每個吸毒的人都會偷東西、殺人。我也是吸毒者,但我不殺人也不偷東西。」

他把他的孩子們送到鄉下他太太的娘家,以防止他們染毒。他估計,在他居住的社區,有30%到35%的居民是吸毒者。

杜特爾特競選總統時曾多次說過他要殺死毒販,並把他們的屍體丟進馬尼拉灣。但那時羅傑並沒有很害怕。他說:「我當時以為他要打擊製造毒品的犯罪集團,而不是我這樣的小販。我希望有機會重新來過,可是已經太晚了。我也不敢自首,因為警察很可能會打死我。」

瑪利亞也後悔她自己做出的選擇。「我感到很內疚,時常覺得緊張不安。我怕那些我殺死的人的家人來找我。」

她還擔心她的孩子們會怎麼想。「我不想讓他們知道,他們能活下去是因為我們做殺手賺錢。」她的大兒子已經在問父母怎麼能賺到那麼多錢。

她現在手頭還有一個殺人任務,她希望這是最後一個。但她的老闆曾經威脅說,誰要退出這個幫伙,他就會殺了誰。她覺得沒有出路。

她在教堂懺悔時祈求恕罪,但又不敢告訴神父她做了什麼。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