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新型家庭——爸爸負責生孩子

Image caption 厄瓜多爾第一個變性人三口之家

厄瓜多爾這個三口之家頗不尋常:爸媽都是變性人、爸爸懷胎生寶寶。不過,高調挑戰傳統觀念和建制,並不合所有人的口味。

這是南美名氣最大的變性人家庭之一。

戴安告訴我,「我們還沒起名字呢,其實應該說起好名字了,不過在等合適的時候宣佈。」她並沒抬眼,而是一邊和我說話、一邊繼續用精心美過甲的玉手敲打手機。

不管孩子叫什麼,肯定都還會引出爭議。戴安和伴侶希望等到局面平靜下來再說。

厄瓜多爾最大城市瓜亞基爾(Guayaquil)。當時恰逢「自豪周」,我在開車,車上坐著的是戴安、她的伴侶費爾南多還有他們六周大的寶寶。小寶寶目前只有個小名,叫「蝸牛」。

轉天將有一場大遊行,這對伴侶在抓緊給彩車辦理各種文件和手續。

戴安和費爾南多是拉丁美洲最受矚目的變性人伴侶。在許多人看來,他們堪稱南美大陸越來越寬容的標記之一。

戴安和費爾南多是在社交網站臉書上認識的。戴安(原名路易斯)在網上花費不少時間尋找理想伴侶。她希望得到的其實和許多其它女人一樣:對方要支持自己的事業(活動人士)、也要一起有個家。後來,她遇到了同是變性人的費爾南多。

費爾南多和戴安都沒有做過變性手術,這就意味著,他們可以像其它任何伴侶一樣、不通過醫學手段幫助自然受孕。

我們坐在車裏,等著戴安去另外一個辦公室辦手續。費爾南多生在委內瑞拉,原名瑪麗亞。趁著「蝸牛」酣睡,他向我講述了他和戴安閃電式的戀愛經歷。費爾南多說,「我們在網上聊了幾天之後,我就坐上大巴去厄瓜多爾了。」他笑了笑,接著說,「一起生活三個星期之後,我就懷孕了!」

變性人父母生孩子?在這一問題上,厄瓜多爾人的看法兩級分化。社會在大踏步地改變,反對改變的聲音也很強大,有時會用暴力方式來表述。

戴安本人曾經數次遭綁架。出於安全考慮,她在市中心的辦公室安裝了閉路電視。

儘管如此,包括戴安本人在內的一些活動人士仍然選擇高調,他們認為這才有助於推動公眾的理解。

費爾南多懷孕期間,這對伴侶在臉書上發表了一段令人不安的視頻:一名醫生告訴費爾南多,別忘了自己是個女人。視頻被廣泛分享,之後醫院被迫道歉。

現在,戴安已經不覺得「出櫃」——公開承認是變性人——是個問題了,但是,這確實是一段痛苦的旅程。她曾經賣過淫、和家人打翻過,儘管如此,戴安現在仍以積極心態擔當活動人士的代言人。在她和費爾南多共同開辦的多個社群網頁上經常可以看到他們的照片,戴安身穿代表性的塑身胸衣,費爾南多顏值猶如男生組合成員,粉絲點讚如潮。

這樣的維權活動並不合所有人的口味。今年在首都基多一次「自豪日」遊行活動中,有人高舉一幅被鮮紅十字刺穿的戴安和費爾南多合影。合影是這對伴侶的牀上照,蓋著牀單呢,配發的新聞是他們要做父母了。厄瓜多爾的LGBT(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社區本應該是這對情侶最堅定的支持者,卻如此高調地公開表示批評。

LGBT社區中部分人認為,戴安和厄瓜多爾總統克雷亞的關係過分和諧。克雷亞是堅定的天主教徒,多次發表仇視變性人、同性戀的言論。他們還說,戴安這樣做不過是為了實現自己的政治野心。2013年,戴安成為厄瓜多爾首位參加國會下院選舉的變性人,但是她落選了。現在,她希望能參加2017年的議會上院選舉。

Image caption 2016年基多「自豪大遊行」

戴安試圖在天主教會和LGBT團體之間構建橋樑,這也招來非議。有人說,她根本無法和雙方保持友好關係。

但是很難否認,戴安迄今一直努力追求的,正是要尋找新途徑、調和對立身份。她是變性人,但是拒絕接受變性手術,表示對社會傳統標籤的蔑視;但是,她也當了媽媽,全心全意地擁抱了家庭這個傳統建制。

那天,開車在城裏轉了六個小時。晚上,天已經完全黑了,我們回到瓜亞基爾北部戴安和費爾南多的家外。

我停好車,坐在車裏遙望這對伴侶安頓小寶寶睡覺。牀鈴柔和悅耳的音樂飄出窗外,戴安拉好一半藍色一半粉色的窗簾,關燈……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