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人在曹營心在漢」的活法

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宣佈:英國明年三月底前正式啟動脫歐程序。談判想必漫長、艱難,歐盟和英國都該先研究研究瑞士模式:在歐洲、不在歐盟,如何和諧共處?

瑞士小鎮布勒姆加藤(Bremgarten)。鎮中心的商業街上,那位老者的觀點非常明確。

他說,「別人都以為這個地方特別富有。」老者非常禮貌,用英語回答我。我本來是斗膽拿出我的中學生德語水平提的問題。

他邊說話、邊抬手指了指街道兩邊的商店。這確實是一個富裕的小鎮,商店櫥窗裏擺著亮晶晶的銀器,當然還有不可或缺的巧克力。

不過接下來,老者嘆了口氣說,「但是我們並不富裕。太擁擠了。人太多了。太多了。」

老者的形像非常、非常有代表性。就好像有人給你一張紙、一支筆,讓你給童話故事畫一個「瑞士人」的插圖一樣:小八字胡,格呢帽,背帶褲。

不過,鎮上其他一些人更加審慎。我走過去詢問一位帶寶寶的年輕婦女,她說,「啊,是啊,BBC的。移民?不,不,對不起,我不想說這個。」

布勒姆加藤看上去好像就是為了被印到巧克力盒的蓋子上而設計的:碧空如洗,中世紀的鐘樓直刺雲霄;古老的木橋—當地吸引遊客的熱點—橫跨羅伊斯河(Reuss);河裏流淌著阿爾卑斯山融化的雪水,清澈見底……小鎮寧靜、保守,人口多說德語。,此外,我也坦率地說一句,對歐盟鄰居疑心重重。

往北50公里,是瑞士德國邊界;往西北80公里,是瑞士法國邊界;往南走180公里,就到了意大利。

Image caption 瑞士前總統卡米爾-雷伊希望歐盟在移民問題上更加靈活

瑞士是內陸國,但實際上也是另類島國:不是歐盟成員國、但被歐盟成員國團團包圍。

瑞士和歐盟這個非常大、越來越大的鄰居之間簽署了一大堆自由貿易協定,120個!其中有多如牛毛的分項條款、複雜的特殊待遇規定。

禮尚往來。瑞士可以自由進入歐盟有5億消費者的市場,瑞士因此也必須同意歐盟人自由進入。

是,瑞士人真接受了,不過那是截至在2014年以前。當時,在全民公投中,瑞士人支持給外來移民封頂。

布勒姆加藤,這個距離大都市蘇黎世乘坐火車、有軌電車只需45分鐘的風景如畫的小鎮,支持給移民總數設置上限的人所佔比例是全瑞士最高的一個。

瑞士鄉下人站出來發聲了:他們受夠了!這種不滿心態現在在整個歐洲大陸相當普遍。

公投給瑞士政府定了個三年大限:必須在三年內就限制人員流動和歐盟達成協議。

Image caption 英國經濟規模比較大,會不會比瑞士更有主動權?

大限步步逼近,瑞士和歐盟在這個最棘手的問題上達成的新協議總數是多少呢?零!徹底的大零蛋!

我去採訪了瑞士前總統卡爾米-雷伊(Micheline Calmy-Rey),她現在在日內瓦搞學術研究。卡爾米-雷伊大聲笑了笑說,她非常高興擺脫了和歐盟協商的「惡夢」。

英國即將走上無疑也是漫長、艱難的脫歐之路,卡爾米-雷伊祝英國「好運」。

卡爾米-雷伊還曾在2007-2011年間出任瑞士外交部長,和歐盟貿易談判的經驗相當豐富。她小聲對我說,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有必要在自由貿易和人員自由流動的平衡上軟化態度。

她說,「需要對原則作出一定的詮釋。」她的意思是:靈活性。

瑞士提出了折衷方案,可以開放邊界,但是就業優先權需要給瑞士居民。歐盟還沒有斷然拒絕這個方案,但是也沒有同意。

這就是說德語的瑞士人所說的「lebensluge」,意思是,明知道不是真的,或者,換個外交辭令:明知道是故意模糊。

卡爾米-雷伊告訴我,「瑞士雙邊協商、分項協定的經驗表明,有可能既不全在歐盟之內、也不全在歐盟之外。」

我最希望採訪的是阿姆布爾(Michael Ambuhl),他是瑞士最有經驗的貿易談判官員之一,深受政商兩界領軍人物的尊敬。

我總算在蘇黎世找到了阿姆布爾。他50多歲,一頭銀髮。他用幾乎完美的英語請求說:請不要把我說的太「複雜、無趣」。

阿姆布爾說,「歐盟必須發展,不要這樣精確,要接受模糊。」他說,在他看來,主要的問題是「執行歐盟條例」,這對瑞士「絕對是個頭痛」。

阿姆布爾還說,瑞士人堅守自己的司法主權。

歐盟正在和世界打造新型關係,可能還會是大膽的瑞士人更多地揭示出那些新關係將如何發展。瑞士,一個在歐洲、卻不在歐盟的國家,一個和布魯塞爾有量身打造的協定的國家,一個選民呼籲就人員自由流動做出妥協讓步的國家。

對於那些想懂得歐洲未來的人來說,可能真有必要到風景如畫的布勒姆加藤走一圈兒。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