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韓國人為什麼不怕金正恩?

面對金正恩驚神破膽的狂言和核彈,首爾人臉不變色心不跳。原來,日常生活中還有更迫在眉睫的威脅:車!

你一定找不到太多這樣的地方了。下雨天,陌生人會走過來送你一把傘;或者十字路口,身邊的女人伸長手臂、用自己的傘給你遮雨。

這種陌生人之間的善良,我已經親歷過兩次了。我曾經在走在街上,突遇大雨,既沒傘、也沒雨衣,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給我保護……

真好,點滴善良,改變我一天的心情。允許我多愁善感一下吧,就好比說,不管天氣怎樣,我的心中總是充滿陽光。

在首爾,這樣陽光的時刻非常多。一次我把相機丟在體育館,回去找,發現已經有人交給接待處。我還曾見過,在酒吧,有人把鼓囊囊的錢包放在椅子上佔座兒、自己去上洗手間。在你生活的地方,你在餐館這樣試試,你的錢包能堅持多久呢?

這是一個充滿信任、而不是恐懼的城市,雖然朝鮮集結的炮兵不過只有50英里(80公里)遠。這個威脅,大概每六星期左右我們都會被提醒一次:民防演習。警報大作,一些人會跑去躲避,不過大多數情況,我們還是坐在桌前紋絲不動。

但是,就算搞演習,也沒有真正害怕的感覺;金正恩時不常威脅要把首爾變成「一片火海」、「一片廢墟」,我們也是當做耳旁風。

上一次朝鮮核試驗是一個星期五的早晨,但是,那天晚上,首爾和其他任何一個周末一樣,仍然是杯光酒影、歌舞升平。上班族一醉方休,面對朝鮮最高領導人的威脅泰然自若。沒有人搶購罐頭,只有人搶喝燒酒。

在民防演習中,一個假定場景是一群武裝分子向重要建築物發動攻擊,濃煙滾滾,全副武裝的士兵衝進來……

這並不是過於虛幻的想像。從我住的公寓可以眺望韓國總統府。1968年,就在我家那棟樓的窗外,一群偽裝的朝鮮軍人試圖暗殺韓國總統,被識破。雙方開槍對攻,還投擲手榴彈,朝鮮人民軍124部隊的31名特種兵潰逃,大多數被追繳,喪命在首爾的群山和森林中。

Image caption 2012年首爾的這場民防演習模擬毒氣彈攻擊

沒錯,那確實是將近50年前的事了,但是,許多人還沒有忘記。並不是朝鮮的威脅太渺茫、根本沒有可信度,只不過,韓國人並不真的相信金正恩會發動攻擊。金正恩肯定知道,反擊將是迅速的、猛烈的,可能對他會是致命的。

所以,我們在首爾的人都繼續從容不迫,即便是在民防演習期間。實際上,演習也是這座繁忙的都市中一段平靜的插曲。大約20分鐘的時間,車流停止了。在我看來,這真沒有增加了危險感,反倒是提升了安全感。

你看,這其實是暫時擺脫了韓國的瘋狂司機!對他們來說,紅燈和路人都是隱形的。韓國車裏有電視,出租車司機是一邊看電視一邊向你衝過來,猶如不制導的導彈。

韓國交通為什麼這麼瘋狂?也有一些理論。一位學者斷定,這是因為韓國是個難民社會,1953年內戰才結束,數百萬人流離失所,所以,韓國人仍然永遠往前衝,生怕自己被拉下。

當然,這只是理論。

Image caption 首爾的車流。比金正恩更迫在眉睫的威脅?

原來我在首爾騎自行車,後來放棄了。我和公共汽車叫板,不好意思,司機贏了。我服輸,但那場失敗仍然讓我痛心。

首爾的公交車司機應該可以成為出色的日本神風敢死隊飛行員,他們如同飛魚導彈一樣駕車飛往車站,我們這些可憐的乘客死死揪著扶手……

金正恩導彈越做越有進步,每次放飛的距離越來越遠,核試驗的威力也越來越大。但是,不管合不合邏輯,我還是更害怕首爾的公車司機,而不是平壤的那個暴君。我不知道,這會堅持多久。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