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高壓鍋——瑞典高產聖戰者?

Image copyright

哥德堡郊區儼如怨氣「高壓鍋」,瑞典成為歐洲聖戰者出口大國,其中不乏陷入認同危機的二代移民。鼓勵融入、多元文化失敗了?

哥德堡,瑞典第二大城市。我在一間地下室採訪一位年輕女士。看上去她和其他西方女郎一樣,穿著緊身衣服、化著妝,但她最近剛從敘利亞城市拉卡(Raqqa)回來,她丈夫為所謂的「伊斯蘭國」上戰場喪了命。

她回憶了在那裏目睹過的恐怖。隔壁雅茲迪婦女被強姦的慘叫;犯了規矩的人被鞭打、處決;無休止的炮轟空襲。這些都是聖戰新娘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最開始,那種生活也有吸引力,她曾經很高興。但是丈夫死了之後,她逐漸注意到一些和她從小信奉的宗教不相容的事。

「他們燒死約旦飛行員的時候我問過他們,為什麼要燒死人?伊斯蘭真認為這是對的?我知道的是,不能燒死任何人。」

在另外一名「伊斯蘭國」成員的幫助下,她偷偷逃出敘利亞,越境進入土耳其,飛回瑞典。她給我看了她卡拉什尼科夫、還有她女兒的照片,女兒滿臉都是彈片傷。

我問她,你當初為什麼決定加入「伊斯蘭國」呢?

她回答說,「走上這條路,你就不會再去想這個世界上的生活了,比如有張舒服的牀,你不在乎這些了,就會去想怎麼才能最快地去死、上天堂。」

採訪結束後我開車送她返回市郊。離開時,我看到她在逗一隻流浪小貓,就像其他羞澀的女郎一樣。

哥德堡,聖戰招募大多都發生在這裏。這個港口城市、從前的工業重鎮人口剛過50萬,至少有100人加入軍事組織去打聖戰了。

Image copyright

哥德堡也是瑞典最多樣化的城市之一,三分之一的人有移民背景,其中許多是穆斯林。在東北部郊區安格雷德(Angered),移民背景的人比例佔到70%以上。

瑞典住房短缺嚴重,等市中心的廉租房要相當長的時間,許多新移民最後都落在了安格雷德,包括去年在瑞典申請避難的16萬人當中的一部分。

安格雷德成了警方很難管控的地方。其中部分地區被定性為「脆弱」,這是瑞典警方用語,說明法律和秩序已經出現問題,還有,漸生平行社會。

我們得知,「宗教執法人」試圖控制該社區、確保實行伊斯蘭法。據稱,他們騷擾、恐嚇居民,主要是女人,因為她們穿的衣服不對、或者參加派對唱歌跳舞。

Image copyright

三分之二的少年15歲前輟學,失業率11%——用瑞典標凖來衡量很高。這些脆弱的年輕人,正是極端分子發展的目標。

一位說話細聲細氣的小伙子——我們就稱他伊姆蘭吧——告訴我,強硬的招募者操縱迷途的年輕人、鼓勵他們加入「伊斯蘭國」。

伊姆蘭說,「就像大哥、或者父親一樣,他們會說,『別吸毒了,別打架了。跟我們走吧,為真主而戰,為穆斯林自由而戰。穆斯林人在遭到殺戮、強姦,你還在浪費生命。你從他們瑞典人那裏什麼也得不到』。」

伊姆蘭最開始也希望去中東加入「伊斯蘭國」,但是後來看到那些殘忍的視頻、圖片,他說他現在很害怕,希望能在瑞典為自己開創生活。

安格雷德這樣的郊區,已經成了怨氣高壓鍋。

Image copyright

日積月累的不滿情緒,多發於第二代所謂的「非瑞典族裔瑞典人」中。其中許多人的父母逃離戰火在瑞典找到了安全,他們看上去很感激瑞典給予自己的一切。但是,他們的後代常常覺得受歧視、被排除在體制外。我採訪的許多年輕人說,感覺和父母的祖國脫節,但也不覺得自己是瑞典人。

短時間內從敘利亞和伊拉克湧入大批難民加劇了這裏的問題。去年,瑞典人均接納的難民總數位居歐洲國家第一。

波斯特拉姆(Ulf Bostrom)是哥德堡的老警察,他認為,部分原因在於哥德堡現在削減警力。「有些地方已經失去了50%的制服上崗警員,你自己看看,你去過的地方見過多少警察?見過警察嗎?」我回答,沒有。

波斯特拉姆本人是哥德堡郊區的熟面孔,他花了大量時間爭取信任、和不同移民社區、不同信仰團體交流。

他帶我去哥德堡郊區的 Bellevue 清真寺,這家清真寺據說和多家伊斯蘭組織、與恐怖主義有關的組織有來往;從瑞典前往敘利亞和伊拉克參戰的不少人也和這裏有過聯繫。

Image copyright

後來,我去安格雷德最大的清真寺參加周五禱告,大約500人聚集在這裏祈禱。阿訇是三年前從敘利亞來瑞典的,他呼籲信徒遵守瑞典法律和習俗、盡量融入主流社會。但是我被告知,一次,兩名男子站出來辱罵他譴責恐怖主義。這也是當地社區分裂、兩極化的另一個標誌。

我問波斯特拉姆,那些去了伊拉克、敘利亞的瑞典公民後來怎麼樣了?他說,「有個數字,大約311人,但是回來的沒有一個被逮捕。我認為我們的反恐怖法執行的不太好。」

今年4月瑞典才修改法律,將瑞典公民以參與恐怖主義活動為意圖前往國外列為非法。

波斯特拉姆的上司、地區警察總監弗雷伯格(Klas Friberg)很清楚面前的問題,他知道在那些出現平行社會的地區安全還有待改善。

現實是,眼下,移民背景的年輕人正在被激進化。

生在哥德堡、長在哥德堡,為什麼有人要離開最和平、最前瞻的發達國家之一、前往中東參加極端組織呢?

想一想,當中不少人說不覺得自己是瑞典人,也許更大的問題在於:瑞典的融入、文化多元試驗已經失敗了?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