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跨國夫妻育兒記

Image caption 夾在父母中間的小寶寶

老公不是西化暖男、拒進產房怎麼辦?外國婆婆傳經聽得進去嗎?日常帶孩子怎麼打理文化衝突?養兒育女真的是普世藝術?

剛生寶寶沒多久,電腦上就有人打來了視頻。當時,老公愛迪(音譯)正在給我熬粥:一種塞內加爾傳統的產婦滋補粥,成分是熱水、麵粉、黃油等。

視頻電話是婆婆庫蒂婭從達喀爾打來的。她興奮地衝著小寶寶揮手,家裏其他人聚在屏幕旁,圍觀我們的混血兒。

庫蒂婭咯咯笑著,充滿勝利感地宣佈:「我當奶奶了!」接下來,她自豪地判定,「我就知道一定管用!」她說的是那位「大仙」,曾經給我們寄來各種各樣治療不孕的偏方、秘方。看來,那一包包神奇的浴鹽、一句句封好的禱告詞真見效了。噤聲九個月之後,我們總算可以公開慶祝女兒的誕生了。

也許是因為在塞內加爾生孩子還是有風險的,所以通常在孩子安全出生之前,人們一般不討論。孕婦晚上睡覺習慣帶棉布帽,驅鬼避邪。

我經常向庫蒂婭取經,她是六個孩子的媽媽、九個孩子的姥姥/奶奶,她的育兒經驗無需懷疑。庫蒂婭張口就來:多吃大米、小米催奶;不要給寶寶剪指甲,要不然新長出來的太厚太硬;寶寶會抬頭了就開始背在背上;六個月內不添主食,剛添的時候只准吃米糊、煮紅薯;寶寶哭了,可以抹上雪亞脂(乳木果油)輕輕按摩。

Image caption 養孩子是普世藝術?

電話打完了,愛迪看上去有些焦慮,問我,「那羊怎麼辦?」當時我精疲力竭,一邊喝粥一邊反問了一句,「羊?什麼羊?」

愛迪回答,「傳統,生孩子七天后家裏要宰一頭羊。」

接下來,是一輪接一輪複雜的國際磋商。老公的四個兄弟出發去買羊,塞進後備箱帶回家。之後那個星期二,在達喀爾的親友大聚會,狂吃烤羊肉。從此,我的寶寶女兒也就算正式有了名字。

老婆生孩子,塞內加爾男人通常不「親臨現場」。我已經認了,我老公不是那種西方式的都市暖男。但是也許只有非洲男人才能做得到:當英國助產士提議你是不是願意親臨產房時,表現出絕對純正的恐怖。產前輔導班他也臨陣逃脫。我自己去了,看到好多其他人的老公,規規矩矩地坐在那兒觀摩哺乳示範。

等我真「上戰場」時,我吃驚地發現,愛迪裹著藍色的手術袍出現在產房!孩子生下來,我們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們共同的傑作,我感覺,就好像我們已經完成了一項細微、但重要的文化轉型。

但是,日常生活中的文化戰役才剛剛打響!一天我抱怨有人把我的女寶寶當男寶寶了,愛迪堅持說,「那是因為你沒給孩子扎耳朵眼兒!」我立刻驚呆,浮想聯翩,以後的日子我需要想出多少借口呢?愛迪接著說,「我的意思是,沒有任何塞內加爾女寶寶不帶耳環!」

庫蒂婭心情沉重的附和到,「是啊、是啊。」看來,我真是要讓她的孫女一輩子被人誤以為是男的了。

庫蒂婭利用這個機會打聽我們凖備什麼時候給孩子剃頭。她說,剃光了,新長出來的頭髮更濃密,等孩子睡了,拿剃刀一刮就行了。我抱著孩子、撫摸著她柔軟的捲髮,立刻轉移話題,打聽塞內加爾傳統的新生兒按摩,據說這會讓寶寶骨骼強壯、四肢勻稱。

庫蒂婭通過視頻電話介紹我們認識她的上門按摩師Fatou Niang。Fatou看上去很優雅,飄逸的橘色印花長袍,配套的頭巾。她告訴我,所有的寶寶在一歲前都應該做按摩。

在塞內加爾農村,寶寶會被放在柳條籃子裏學坐、學平衡。幾個月過去了,我們的寶寶大了一些,我們騰空了洗衣筐,裝進幾個靠墊,把寶寶放了進去。

寶寶開始添主食,庫蒂婭給我發來各種各種的加餐食譜,小米粥,魚糜大米粥,適合嬰幼兒的燉花生……

塞內加爾男人很愛孩子,每天晚上,愛迪都會在小牀邊給女兒唱沃爾夫語的童謠、說一句溫柔的禱告。他還愛給女兒講故事,他老家流傳的專門講給孩子聽的傳說。

那些故事很有寓意,教育孩子要寬容、善良、勇敢、好奇……

我們也許是來自兩個不同世界的跨國夫妻,但是,養育孩子真是普世藝術。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