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忍無可忍 法國華人憤怒了

Image caption 法國華裔社區表示:受夠了

一向被看作荷包滿滿的「軟柿子」,長期低調,沉默中忍受歧視、暴力。現在,他們受夠了:法國華人的憤怒終於爆發。

法籍華人劉大衛(化名)說,走在巴黎他「心中充滿恐懼」。

這位22歲的大學生上小學時在一條小路上曾被一群青少年搶劫。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但現在如果迎面走來一群人,大衛還是會過馬路。他家裏每個人都遭過搶。

法國華人社區常年忍受隨意的種族歧視,被定性為好欺負。不過現在他們忍無可忍,終於爆發。

今年8月,49歲的華人裁縫張朝林在路上遭到3名北非裔青年暴力打劫,送醫不治後去世。事件發生在巴黎北部郊區歐貝赫維利耶(Aubervilliers)。9月4日,15000名華人聚集在巴黎共和廣場,抗議針對華人社區的犯罪。

法國有歐洲最大的華裔社區,總人數估計超過60萬。但是華裔在法國的時間沒有其他一些移民群體長,包括非裔。

大衛生在巴黎,父母是1990年代初來巴黎的中國大陸人。他說,公開場合有人問過他是否吃狗肉,有人叫他「春卷頭」,還有人叫他「滾回你自己國家去吧」。

Image caption 張朝林之死激發大規模抗議示威

在西方,不少東亞移民和後裔可能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和英國華人一樣,法國華人也認為,針對他們的種族歧視更多被社會容忍,同樣的言論如果對象是其他歷史更長、基礎更牢的移民,恐怕就不會被接受了。

但是在法國,人們的感覺是,亞裔移民是特別嚴重的暴力攻擊的目標。大衛認為,「這是因為他們對我們的成見。」

歐貝赫維利耶是歐洲重要的紡織品批發中心,居民工薪階層、移民居多。這裏聚集著1200多家批發商,其中大多是中國人經營。活動人士說,

僅在今年頭七個月,這裏就發生過至少100起針對華人的攻擊事件。法國警方不按受害者的種族身份登記案例,所以很難了解到官方數字。

歐貝赫維利耶區長戴爾卡維(Meriem Derkaoui)稱張朝林謀殺是「種族主義攻擊」。

社區團體認為,華人普遍被看作軟弱、不反擊、攜帶大量現金。

最近一起審案過程中,被控過去三個月在歐貝赫維利耶犯過11起攻擊案的三位青年堅持說,作案目標的種族背景只是巧合。但是繼續質問之下,他們據說承認華人是帶現金的「軟柿子」。

Image caption 歐貝赫維利耶是工薪階層、移民聚居的地方

在接受BBC採訪時,歐貝赫維利耶的幾名華裔店主和居民都表示感覺暴力有所升級。中年婦女恆和丈夫在歐貝赫維利耶經營花店17年,她也參加了抗議示威,她的店兩次被撬,保險公司不再理賠。

人們的憤怒主要是針對國家的,他們認為國家未能盡責保護。張朝林之死只是「最後一根稻草」,迫使通常被看作就知道默默工作、顧家的華人社區挺身而出。

弗雷德里克·周(Frederic Chau)是著名喜劇演員,柬埔寨、華人混血。他說,「亞裔不習慣出現在聚光燈下。能有兩萬來人示威,對我們、特別是對我父親、母親、叔叔那樣的人來說,很不尋常。」

他還說,「不過這樣做很有必要,因為我們受夠了。我們必須行動起來,改變法國的心態。」

弗雷德里克·周是1970年代有合法居住權來法國的法屬印度支那難民之一,這類華裔被看作比來自大陸的華人更好融入法國社會。

Image caption Frederic Chau正在籌拍一部名為「中國製造」的影片,講述法國亞裔的成長故事

法國的殖民史意味著,來自老撾、越南、柬埔寨的難民—其中一些是華裔—部分人來之前已經會法語。但是歐貝赫維利耶的華裔批發商主要是溫州移民,多在1980年代晚期和1990年代初期來法國,第一代移民語言是個大問題。

莊亞涵(Ya-Han Chuang音譯)在巴黎索邦大學讀博士期間專門研究華裔移民的融入問題,她說,和印度支那移民比起來,大陸移民積累「文化資本」很困難,「他們通常在家庭作坊工作、繼承上一輩產業,這也製造了更多障礙」。

但是,溫州移民的兒子、法國華裔青年協會主席王瑞(音譯)並不符合定性。他生在中國、長在法國,說法語出口成章、引經據典。他能言善辯、很有抱負,曾致函法國總理,警告說歐貝赫維利耶這類地方的局勢是「爆炸性」的。

Image caption 王瑞希望增加警力、增加攝像頭

王瑞介紹,丈夫會五六人結伙去地鐵站、學校接妻子、孩子。在歐貝赫維利耶附近的新庭(La Courneuve),辦婚禮會安排放哨的、防備搶劫;人們會通過微信交流安全信息、協調巡邏安排等。王瑞說,「憤怒日積月累,太久了。」

該協會眼下的要求直截了當:部署更多警力、加強安全防範。自從八月、九月發生華人社區抗議之後,當局承諾在歐貝赫維利耶增加警力,但是王瑞說,區政府表示,安裝不起更多的攝像頭。

區長沒有就此發表評論。

華人社區一向低調,抗議示威抓住了媒體和政界的注意。前總理、可能競選總統的朱佩(Alain Juppe)曾於9月初走訪張朝林家屬。他在向當地華裔講話時譴責了「反華裔種族歧視」案例的增加,敦促法國在不同社區之間爭取和諧。

Image caption 朱佩9月初造訪歐貝赫維利耶

在王瑞看來,這一點也很重要。他希望,幫助不同移民社區構建聯繫的社會服務項目能得到政府更多的支持。

弗雷德里克·周也有同感。他形容,小時候,家門口的擦鞋墊曾經像是中法邊界,「我拒絕接受自己的出身,我想比白人還白。」現在,他全身心地擁抱自己的背景,並且引以為自豪。他說,法國亞裔現在希望得到的是被「看作法國人」。

他們希望,看法改變了,安全感會跟著來。

歡迎使用下表發來您的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