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克力末日」論:甜品控需要擔心嗎?

cvb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全球巧克力市值屢創新高,巨大的新興市場不斷湧現,可生產商卻在苦苦掙扎。為什麼會是這樣?我們應該擔心嗎?

2050年就沒有巧克力了?最近有多篇文章指出,我們將面臨嚴重的巧克力危機。

全球巧克力市值持續走高,到2025年有望比2015年翻一番。人們認為巧克力有益健康,比如能抗衰老、抗氧化、緩解壓力和調節血壓等等,因而極大地促進了消費。

巧克力的消費大戶是哪裏?一直以來,西歐和北美消耗掉了全球一半以上的巧克力。瑞士是世界上的頭號「甜品控」,2017年人均吃掉了超過8公斤的巧克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印度對巧克力的需求量激增——2016年消耗了近23萬噸,較2011年增加50%

儘管發達國家巧克力的消費總量遙遙領先,但未來的增長商機可能會在其它地方。譬如中國和印度,兩國的人口都超過十億。高速城鎮化、中產崛起、消費者口味改變,都使巧克力日益受到青睞。

目前,印度是增長最快的巧克力市場之一,過去幾年間需求量穩步攀升。2016年消耗超過22.8萬噸,較2011年增加50%。印度人愛吃甜食,有些人認為巧克力是健康食品,會毫不猶豫地拿來當零食,巧克力成了人們最喜歡的一種食品。

而在中國,1980年代初實行經濟改革伊始,巧克力曾被奉為稀世佳餚。中國對巧克力的消費一直不敵他國,人均年消耗量不足1公斤。

但「咖啡文化」等新風尚的興起也影響了巧克力的使用和消費,情況正在改變。而且,中國大批有錢人會上網購買高檔進口食材,也促使阿里巴巴等零售商反思商業模式,以便在競爭中出人頭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的巧克力消費不敵印度等國,但情況正在改變

巧克力生產陷入危機

然而,巧克力生產商卻在苦苦掙扎。生產巧克力所用的可可樹十分嬌嫩,需要潮濕的熱帶氣候和雨林的遮蔽,能種植的地方很有限。可可樹主要生長於西非國家,全球一半以上的可可出自科特迪瓦和加納兩國。

然而,受全球變暖的影響,預計這些國家的可可耕地將會向高地轉移,以維持最佳生長條件。可用土地面積不足是個難題,目前很多高地不准種植,或者可能不適宜可可生長。

傳染病和其它作物

可可樹的天敵多種多樣,疾病和蟲害是其中兩個,估計每年在全球造成的損失佔總產量的30%至40%。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年早些時候,科特迪瓦稱,受病毒感染,一個10萬公頃的可可種植園必須整體鏟除

今年早些時候,科特迪瓦稱,受病毒感染,一個10萬公頃的可可種植園必須整體鏟除

今年六月,科特迪瓦稱一個10萬公頃的可可種植園感染了可可腫枝病毒,為防止進一步擴散,必須將種植園整體鏟除,至少五年後才能在此地再次栽種。

「自然」危害加上價格波動,可可農戶會考慮改種利潤更高、更易栽培的作物。

印尼是世界第三大可可生產國。由於天氣不佳和可可樹老化,自2010年起產量連續下跌。結果,一些農戶改種了玉米、橡膠或棕櫚等其它作物。

生產商瞭望東南

可可樹普遍受到威脅,而新興市場需求旺盛,對可可生產大戶是個明顯信號。

世界第二大可可出口國加納瞄凖亞洲,特別將中國作為接下來的「大客戶」。為提高可可年產,加納極力從中國進出口銀行獲得15億美元貸款。中國的巧克力市場大有前景,共同利益顯而易見,合作因而得到兩國政府的支持。

其它「熱門」之選位於中東和非洲。阿聯酋和沙特阿拉伯的人均巧克力消費位居前列,遠高於該地區平均水平。消費者認為巧克力是財富的象徵,越來越追求高檔品牌。

阿爾及利亞的巧克力消費水平也相當可觀,但原因不同。歐睿信息諮詢公司(Euromonitor)表示,阿爾及利亞人認為巧克力可以補充能量,特別在年輕人中,自用消費呈上漲態勢,但較少用於禮尚往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巧克力蛋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甜的

真有可持續的巧克力?

大型巧克力生產商都積極參與可持續性發展計劃,如雨林聯盟(Rainforest Alliance)、國際互世(UTZ)和公平貿易(Fairtrade)等。

總部位於美國的瑪氏箭牌糖果(Mars Wrigley Confectionary)憑借2017年的淨銷售額成為全球糖果製造商的領軍者,公司投入10億美元,幫助培育更耐熱的可可。此外,瑪氏還在2009年成為首家承諾到2020年實現可可100%認證的大型巧克力公司,同行對手好時(Hershey's)、費列羅(Ferrero)和瑞士蓮(Lindt)隨後也做出承諾。

億滋國際(Mondelez International)也希望完全採用可持續的可可。2012年啟動的可可生活計劃(Cocoa Life)旨在幫助可可農戶,妙卡(Milka)是集團旗下最新加入該計劃的品牌。

這些都是很大的進步,但供應鏈的主要利益持份者承認,這還不足以讓可可農戶脫貧,這也是他們面臨的主要問題之一。可可大國科特迪瓦就是一例。通過國際互世認證的可可農戶,年收入只會增加84至134歐元(99至158美元)——比非認證的農戶高16%左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非洲當地的生產商希望對國際可可價格更具影響力,稱這樣會更好地保護當地農戶

其它制約也在逐漸顯現,比如認證覆蓋的範圍不足。農戶加入合作計劃後才能在認證體系中充分受益。就科特迪瓦而言,目前僅有約30%的農戶參加合作計劃。另一個難題是確保整個供應鏈不使用童工,而這基本上無從管控。

非洲當地的可可生產商自有對策,宣佈成立一個類似石油輸出國組織的聯盟。他們進一步協調各國間的生產水平和進出口政策,希望對國際可可價格更具影響力。小農戶在全球市場價格震蕩中不堪一擊,這樣做可以更好地保護他們。

現在說「巧克力末日」即將來臨也許是誇大其詞,但風險確實存在,我們應該關注。

利好的一面是,巧克力行業的主要利益持份者也在盡力。這是否足以保障巧克力的未來,尚待以後見分曉。

注:斯塔尼什列維奇是格勒諾布爾管理學院人力、組織與社會系國際商務學教授。

請訪問BBC Capital閲讀英文原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