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來鴻:韓國人的新鞋和老路

三星智能手機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三星的智能手機風靡世界。

1950年代,戰後的韓國,半壁江山傷痕累累。短短幾十年,韓國一躍成為工業大國、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時過境遷,韓國模式是否也該改一改了?韓國人的執著、勤勞舉世聞名,但是,這能否足以讓韓國應對新挑戰?BBC記者彼得·戴故地重遊。

一個星期日的早晨,韓國國立中央博物館內熱鬧非凡。一群群中小學生正在聚精會神地聽老師講解祖國歷史留下的奇妙遺跡。

三層宏大的展廳裏面,擺買了代表著過去至少兩千年韓國文明史的展品。韓國的國立博物館真正數得上世界一流。

1990年代我第一次來韓國,那時,韓國還是一個與現在迥異的地方,看上去好像有非常遠大、不凡的抱負。

當時,我曾經去三星電子位於水原市的廠址參觀。正如韓國舉世聞名的老對手日本一樣,三星也有專門的櫥窗展示未來的家居生活。其中,三星產品將扮演一大主角。

櫥窗看上去非常搶眼、但好像也很不現實。韓國那些個「暴發戶」難道不就是靠著廉價模仿日本推出的電子精靈、爭取在全球市場分一杯羹嗎?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韓國財閥一直是經濟增長的發動機。

來到三星電視機生產線一看,我對韓國宏圖大志的疑慮立刻又被加固。正如在日本一樣,三星也擺著大大的展示板,昭示早班的業績:當天出產的電視機當中有15%被質量檢查員認定不合格、送回去返修。

我心想,這和日本生產線創下的絕對「全面合格」有多大的差距啊。

不過,20年彈指一揮間,韓國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有些家喻戶曉的日本公司現在已經徹底被擠出了電視市場。三星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電子產品製造商。

韓國怎麼走到的這一天呢?

1953年朝鮮戰爭結束之時,韓國一窮二白。恢復經濟成為一項全國性的大運動。在政府密切引導、支持之下,享有特權的家族性企業迅速成為龐大的集團公司、經濟增長的推動器。

靠著韓國「工作狂」勞動力大軍的堅韌和執著,這些強人單手擎天的家族公司實力日漸雄厚,成為韓國人所說的財閥。

現在,有些財閥仍然是家喻戶曉的名字,比如三星、樂喜金星、現代。另外,在鋼鐵、造船、建築等行業,也有規模較小的一些財閥。

雖然許多韓國大集團公司也受到世界經濟危機的衝擊、在國內面對一些破壞力很大的腐敗指控,但是他們仍然是韓國運作的一個重要部分,仍然吸引著韓國新一代最優秀、最聰明的畢業生加盟。

現在,韓國在世界經濟排行榜上已經升到了第13位,韓國還想不想按著老路繼續往前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 caption 朴槿惠總統倡導創意經濟。

摩天大廈拔地而起;高鐵風馳電掣;通訊最快捷、覆蓋最廣泛,但是,透過表象,也能看到明顯的過勞跡象。

在富裕國家中,韓國人工作時間最長。有些年份,韓國的自殺率位居世界之首。韓國還面臨人口老化、下降等問題;韓國家庭債務深重,掙扎著支付按揭,還有一些家庭背負著為子女教育添小灶的重擔。

父母希望孩子上好大學、找到好工作,或者能加入財閥的大企業。許多學生不僅天天苦讀到深夜,周日早上還要到國立博物館來參加課外活動。

韓國重建是1960年代朴正熙總統發起的。50年後,朴正熙的女兒、現任總統朴槿惠開始倡導走新路。

朴槿惠領導下的韓國政府提出了搞創意經濟的響亮口號。和長期主導韓國經濟的大集團公司製造業是強項相比,形成鮮明對比。

不過,韓國政府過去不就是心想事成嗎。

過去60年,重建經濟給韓國帶來的奇蹟般的成功,但是,轉型成為更加放鬆、更富創意、更加正常的經濟模式,並非易事。

往東看,韓國曾經可以模仿的日本,20多年來一直在正常化的道路上掙扎蹣跚,非常痛苦;往北看,中國也必須搞正常化。

周日一大早來到國家博物館、陶醉在歷史中的那些學生們,關於韓國的未來,需要學的東西可能也很多。

(編譯:蘇平 責編:路西)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