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UKChinaBBC UKChina Simplified

主頁 > 特約專欄

海外生存之惑:情人節、簽證和其他

Facebook
2013年2月19日 11:12

自由撰稿人 許意

情人節與驅逐令

節日就像是個悄悄躲在角落、帶著一臉壞笑的怪物,平日沒動靜,一到點了就會出來敲敲你腦袋:該幹點什麼了,不然枉費了過節。

我本來在辦公室埋頭苦幹,準備奮戰完一個報告。一看表7點了,該吃飯了吧。招呼幾個單著的女友出來喝一杯。是不好意思叫男性朋友的,不讓這份落單的尷尬急吼吼的表現出來,也不致於讓對方有所猜測和誤會,畢竟,今天是情人節啦!

街上是流光溢彩的,我是指戀人臉上的光亮,簡直可以照亮夜晚的街。有小青年提著花袋急匆匆的向地鐵站走去,嘴角有暗暗的笑。捧著花的多數是女人,牽著戀人的手,幸福的笑漪在臉上暈開來,被晚風吹散開來,簡直可以熏醉旁人。

晚上7點30,Horlbon地鐵站,人已經不多了。華燈初上,戀人們進進出出,約往下一個地方。站口的花鋪已經被掃得差不多,剩下不鮮亮的鬱金香和零落的玫瑰,折價出售,5鎊,算是合理。戀人們牽手淹沒在夜色裏,我也和我的女友們終於找到一家尚有空位的餐廳。

「等」簽證

巧的是,我們當中好幾位都在等簽證,等著英國邊境署加快辦公速度,發慈悲盡快簽發那萬能的證件。這簡直比等意中人還難熬。找男友你可以去下功夫,尋找,碰面,了解對方,不合適再去找下一個。總之,你是可以去出擊,去努力,哪怕碰壁也還尚有機會。

而這簽證之事,你就只有空空的在城外徘徊, 苦苦的侯著,不曉得哪一天才出來。你絲毫使不上什麼勁,一旦苦心苦力的按照規章制度準備好所有資料,遞交上去了,萬事落空,你也就只有幹等著的份兒。

這種等,就是漫長的空耗、苦等,你什麼都做不了,只有侯著,還哪裏都去不了。耽誤了回國過年,耽誤了出國旅遊,耽誤了下一步的計劃。總之,你就「等」吧。

我問一個姑娘,她去年9月份遞交的申請,已然快半年了,她天天查home office網站,照舊沒有一絲消息。

想起上周一飯局上的事。一新婚大姑娘點醒一大齡男青年:「你只要搞定一件事,其他的事迎刃而解。」話說他愁的事有找媳婦,買房換房,換工作,或者回國,哪一樣都焦急。對於適婚男女來說,若不想成為單身異類,當然尋找合適的伴侶是當務之急,如那姑娘所建議,先找到伴侶,準備結婚,然後兩口子商量著是否回國,然後買房,或者換工作。家為安,定下了人,才可以順手解決其他呀。當然這番道理到底是否適用於他,要實際鑒定。但我們的簽證確實實在的急,是頭等大事,是所有事件的中心。有了它,後面才好一一妥善安排,對麼?

「卡」住了

我們這一撥留下來的人大多是趕上了研究生畢業換PSW簽證的尾巴。不知不覺2年過去了,又要開始續簽證。英國政府開了一個苛刻的口子:創業移民,於是申吧申吧,哪怕還沒有想好這「業」是否能創下來,先拿到船票再說,不要誤了班,連回程的機會都沒有了。

機會就跟人的好奇心一樣,有時候是個圈套,越多並不代表是件特別好的事。好多同學畢業後就直接回國了,即使可以再續2年簽證留英也狠心斷了這條路。他們看得清醒,懶得費時跟一個沒有未來的異鄉人周旋,明明就是一場邂逅、一時的風花雪月,何必談什麼天長地久?

就剩下我們這些好奇心重的人,試探試探再多呆了2年,慢慢上了癮,在海外呆出味道來了,然後卡在中間,撤也不是,留也不是。眼下都紛紛擠上了這條路,不管自雇還是創業,不管借錢還是有錢,不管想沒想好接下來創業的3年如何走,反正我們已經就先申簽吧,然後開始了漫長的、傻傻的等待。

我問我的代理律師我現在沒有護照簽證在手,是不是屬於黑戶,他理直氣壯的說,「不是,等新的簽證發下來之前,你的身份維持不變,還是持著合法的工作簽證,該幹嘛幹嘛。拖是政府的責任,你在期限內提交了續簽申請。」

「那如果被拒簽怎麼樣呢?我是不是得馬上打道回府?」我疑惑。「不,你可以在一周內重新申請,根據他們提出的不足再補交資料,你還是合法身份」。

還要等?我怒從中來。你知道如果重簽就意味著什麼嗎?簽一次等半年,再簽一次不就是一年耗費過去了,敢情一年的光景就和簽證耗上了,這不比談遠距離戀愛還難?

律師是不會著急的,你代理費已經交了,他也夠不著home office.官網上流程上寫得清清楚楚:up to six months. 而他手上有大把的代理案子,到底要操哪個人的心呢?所以能夠理解你的心情的只有同樣一批在苦等的人。

曾飆在「于建嶸赴英簽證之戶口風波」後評論說英國簽證是「一種比戶口簿制度更富有歧視性的制度」,字字一針見血。我們只看到國內戶口制度苛刻,孰不知這老牌帝國苛刻的簽證政策,高調的篩選有錢人和精英階層入關。可是我們還在申,在通往獲得簽證,永居的路上,耗費一年又一年。

想起一英國生意人說的話,為什麼不給中國人簽證呢?想想這三條,第一中國人肯定不是恐怖分子,第二他們勤奮工作,第三他們多數有錢。這個國家到底在拿簽證卡什麼呢?他不明白。我們更不明白。可幸的是,你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永遠有前赴後繼的人們在往這個大門湧,不比春運潮的兇猛勢頭遜色多少。

和中國人一樣不幸的還有其他少數族裔。我一泰國朋友,在英國大學讀博士,拿著泰國政府給的獎金,和學校的證明信去續簽,一樣生生的被拒。害得她下一個馬上出國進行的學術研究被延誤,甚至要取消。好端端的研究人才,一樣被攔在門外。

這不是一篇控訴英國簽證的文章, 卻是在一個本應屬於浪漫的情人節之夜,幾個落單的姑娘,除了那點小情小傷之嘆,倒出來的另一杯苦水,一個比未婚壓力更嚴酷的現實:簽證。在海外的大齡姑娘們個個訓練出了超能力,要能扛得動重物,斗得過房東,防得了阿叉騷擾,寫得出長篇鳥語論文,下得了廚房,還要能熬得住、等得起,等老公出現,等簽證下來。

好一個悲催的情人節之夜。

酒醒了,苦水也倒完了,接下來的日子還得老老實實的過。這漫長的6個月,還是得幹點啥吧。有想讀博的,剛好逼自己趕一趕,把研究報告交出來,爭取拿到offer; 有創業的,老老實實的想想項目計劃,如何起步,如何與人合作。或者,也有人在這轉折口想明白了,不如放下,還是回國吧。這番折騰,這2年的兜兜轉轉,或許也在暗示你,此地並不合適你?與其暗暗的消耗折騰下去,不如把這條路斷了,痛快回去。哪怕某一天大英帝國的簽證下來了,你也可以瀟灑的說,謝謝,我不需要了。

本文不代表BBC的立場和觀點。網友如要發表評論,請使用下表:

分享

Email Facebook 开心网 QQ 书签 renren Sina